第二百一十六章 相见

作者魔笛童子 全文字数 3727字

现在小荷无论外貌、身形、打扮和气息都跟唐紫希一模一样。 唐紫希变出一面小铜镜给小荷照镜子时,小荷看到镜中的自己也是吓了一跳。 怎么自己变成了皇后娘娘啊! 小昂用的是什么妖术?怎会能让人瞬间改头换面呢? 一开始,小荷还挺同情叶王的,认为叶王是个好人。 看来自己看错叶王了! 叶王果然是祸国秧民的妖孽所化,否则又怎么解释,他的奴仆变帮别人换脸呢?亏自己之前还那么傻去同情叶王,其实叶王根本就不值得任何人去同情! 叶王肯定是看到皇后娘娘在陛下心中地位无可撼动,又怀有龙胎,担心皇娘娘会威胁到他,所以就让小昂假借献礼之名,接近皇后娘娘,然后趁着自己走开的一会那,用妖术将皇后娘娘掳走了! 此刻,又把自己为成皇后娘娘,想必是为了将真正的皇后娘娘转移到别的地方争取时间。 想到这里,小荷心里大骂:该死的叶王!居然敢害皇后娘娘!我一定要把你真面目禀告陛下,把皇后娘娘救回来!你再得宠只也不过是一个面首,怎么能跟尊贵的皇后娘娘相比?看陛下这回怎么惩罚你! 小荷哪里知道,她眼前这位小昂正是皇后娘娘假扮的呢! 唐紫希解除了小荷身上的威慑,让她可以动。 小荷想喊出声,但无论如何都发不出一个字,原来唐紫希依然封印着她的声音。 “皇后娘娘,现在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寝室休息了。”唐紫希冷冷地说着,对着小荷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意思很明显,要是不照着做,就杀了她! 小荷吓得脸都青了! 一来也是怕死,二来想到要是自己死了,就没有人为皇后娘娘通风报信,现在只能顺着小昂的意思去做了,只有活下来,才有机会救皇后娘娘啊! 想到这里,小荷只好迈着哆嗦的步伐回了寝室,躺进帷幕里。 待她一躺好,唐紫希就隔空封印了她的意识。 她连说半个字的机会也没有。 唐紫希亮开桑子,用自己的声音道:“小荷,小昂,本宫有点累,要就寝了。你们都退下吧!” 说完这番话,唐紫希自己也偷偷笑了笑。 这就像一个人在演独角戏,每个角色都是自己。 就这样,唐紫希顶着小昂的身份,从永和宫的大殿里走了出来。 出了大殿,就有宫女引路。 引路的宫女根本就看不出这个“小昂”已经被唐紫希调包。她们认为小昂是墨宫的人,不可得罪,一路上都对自己客客气气的。 每踏出一步,唐紫希的心情都既紧张又激动! 她被困在永和宫足足一个多月了!如今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想到被锁在冰冷的墨宫深处那可怜的小丈夫,想着这些天以来小丈夫所受的侮辱和委屈,唐紫希难过得眼睛通红。 云河,你要等我…… 我现在就来救你了! 出了永和宫,引路的宫女就会止步。 唐紫希想要去墨宫,那得要靠自己。 凭着小蛇事先传递给她的影像,她就算足不出永和宫,也对皇宫的地形无比熟悉。 她延着最快的路径,很快就来到墨宫。 墨宫外守着郦苏指派的精兵。 看到小昂回来了,他们恭敬地向小昂行礼:“昂大人,您回来啦!” 唐紫希向他们点了点头,以打招呼。 本来小昂的身份只是叶王的一个奴仆,而且还是废体质的下民,这些侍卫的身份要高贵得多。 只不过叶王现在是皇帝的第一面首,而小昂又是侍候叶王起居饮食的人,也即是叶王身边最亲近的人,小昂也沾了叶王的光,没有人敢得罪。 得罪小昂,等于得罪叶王,谁得罪得起呢? 这些守门侍卫同样看不出唐紫希是假扮小昂的。 唐紫希无惊无险,就跨过了门槛。 终于迈入墨宫,距离云河又近了一步! 墨宫里的花园,一片田园风光,湖畔的农田,花海中的凉亭,还有小桥流水,搁浅的木船,这一切景物,既像船谷,又像飞狐谷。 郦苏把云河幽禁在一个跟他从前生活的地方相似的环境里,可想而知,他对云河的扭曲用心。 只是,这个地方再美,对唐紫希来说,只不过是幽禁小丈夫的笼子。 笼子再大,也始终是笼子。 不远处,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这就是皇宫里最神秘的地方。 “小昂,你这么快就回来啦?怎么样,见到皇后娘娘了吗?我们替主人送的礼物,皇后娘娘可满意?”游黎迎上来,焦急地询问。 看到游黎这反应,唐紫希就知道,他看不出真正的小昂已经被自己调包了。 “皇后娘娘是万金之躯,其所在的家族更是有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钻石矿脉,又怎会看得上我们献上去的那颗小小的钻石。当然是被皇后娘娘嫌弃了啦……”唐紫希学着小昂的语气叹了一口气。
但她的步伐却没有停下来。 心急如焚的眼眸在冰冷而幽阴的墨宫寻寻觅觅,终于在祭台上找到了那一抹单薄而清瘦的青影…… 此刻,云河就安静地沉睡在祭台了。 唐紫希走到他面前,他依然没有惊醒。 他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仿佛在梦中遇到了最美好的事情,而沉醉不愿醒。 绚丽得如同锦秀山河的眉目间,以前的忧愁也一扫而空。 单纯的睡容,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只是脸色苍白发青了些,不大像正常的活人。 云河!一个多月了,你陨落在河底神殿,连灵魂都被那邪神吞噬,如今我终于见到你了…… 唐紫希鼻子一酸,眼泪就险些要夺眶而出。 但是她忍住,不能在墨宫里哭。 否则就会被郦苏发现的…… 她只好把所有悲痛的眼泪都忍在肚子里。 就在这时,云河突然毫无征兆地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漆黑得像一对黑珍珠,没有生命的神彩,就像空虚寂静,没有生命的遥远宇宙。 他望着唐紫希,眼珠子里倒映着小昂那张哀伤的脸。 只是他不懂得,眼前人为何会如此悲伤。 他如木偶般机械化地坐起来。 他的醒来并非唐紫希的到来,仅仅是因为躯壳在祭台上被唳气养润了一晚,吸收的唳气已经达到饱和,又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他动起来而已! 这个时候,郦苏正在早朝。 正常情况之下,两个时辰之后,郦苏就会来墨宫看他。 郦苏用意念让云河起来,是方便游黎和小昂帮他梳洗打扮。 两个时辰,是非常充足的了。 当郦苏来到墨宫的时候,云河就能以最好的状态迎接他。 这几天以来,郦苏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 云河用空洞的眼眸凝望着唐紫希。 唐紫希也用心痛而哀伤的目光注视着他。 只是,云河没了灵魂,根本就看不到唐紫希。 相爱的一对,明明相见,却不相识。 以前,小丈夫总是像小孩子那样在自己怀中撒娇,说着让人脸红的情话,而那时候的自己,为了所谓的矜持,却未能珍惜他的坦诚,甚至对那种事情避让三分。 等到自己尝到了小丈夫的温柔,难离难舍之时,小丈夫又遭遇厄运连连,让他失去了从前的心境,对自己再不敢如从前的撒娇。就像一个受伤的小猫,躲起来偷偷流眼泪。 可是,无论是撒娇粘人的小丈夫,还是伤心落泪,就得郁郁寡欢的小丈夫,他也是活着的,是有灵魂有感情的活人。 而如今,只剩下一具空壳,除了空洞地微笑着,他再不会对自己作任何回应。 唐紫希亲眼看到云河被害成这样,她的心痛得碎了一地。 云河……对不起,我来迟了…… 唐紫希的眼睛红红的,泪水已经氤氲了她的双眸。 她多么想伸手去抱一抱小丈夫。 安慰他,给他温暖,让他别害怕。 她会救醒他,带他离开这个地方,让他活过来,让他再一次睁开眼睛好好看着自己,接受自己的溺爱。 然而,唐紫希不能。 如果这样做,郦苏的神念就会发现。 必须再等一等!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明明近在眼前,两颗心却咫尺天涯。 她只能忍着泪水,凝望着云河,肝肠寸断啊! 游黎看到唐紫希一直看着云河发呆,还一副想哭的样子,还以为他又在担心主人而已,便走过来道:“小昂,时刻不早了,赶紧替主人梳洗打扮吧!” 唐紫希没有回答游黎。 她用神念感应了一下。 小蛇说过,郦苏不会时刻用神念监看着云河的,在一天之中,有一个时段,郦苏是会将神念撤走,那就是游黎和小昂为云河梳洗换衣的时候。 虽然实际的所为所为,郦苏根本就没把云河当作人来看待,只是玩具。 但是,这种私人的事情,郦苏是不屑于看的。 毕竟,他只是想榨取狐血炼丹,他留恋的,是云河对他那种默默无私奉献的友谊,而是不想指沾这具皮囊,也不屑于用这具皮囊来行乐。 对一个活死人做那种事,那还真不是他的兴趣。 所以,在信任了小昂和游黎对云河的忠诚之后,他给予了这个玩具朋友一点私人的空间。 而这段时间,就是唐紫希的机会! 果然,游黎把云河扶去浴池的时候,郦苏的神念就撤走了。 唐紫希等的就是这一刻! “游黎,我们的计划要开始了。”唐紫希用本来的声音道。 突然听到女主人的声音,游黎显然吓了一跳。 “唐姑娘?”游黎十分惊讶,因为他眼前看到的仍是小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