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1 要啥没啥的韦总裁】

明鹿鼎记 511 作者轩樟 全文字数 8826字

“没有卖不出去的货,也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就看怎么运作!”韦宝忽然道。 吴雪霞眨了眨眼睛:“我还以为你醉了呢。好了好了,不早了,去歇着吧,这些事情明天再想不迟。” “明天我就上山海关的海商会馆去住,你真的不回去了吗?”韦宝问道。 吴雪霞粉脸一红,她其实也有些想回家了,只是怕回去了之后,韦宝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再想跟在韦宝身边就麻烦了。 “我也没有想好。”吴雪霞有点扭扭捏捏的道。 韦宝呵呵一笑:“先回去吧,说不定你哥也已经回山海关了吧?等你二哥回来,你跟他一起出来,见我并不难。” “谁要见你啊,看把你给美的。”吴雪霞粉脸羞红,兀自嘴硬:“我回去之后再想出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的。” 韦宝笑了笑,并没有答吴雪霞的话,站起身来,准备去睡觉了。 这时候林文彪到了韦总裁身边,轻声道:“总裁,最新情报,那个南直隶大商马志生已经到了山海关!好像是应了吴襄的邀约而来。” 韦宝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知道了。” “要做掉这个家伙吗?不难。”林文彪轻声问了一句。 韦宝一怔,没有想到林文彪现在杀气这么重,动不动就想杀人。 杀人不是韦宝的风格,偶尔做一做盗劫晋商票号这样的大买卖,他可以。但是一遇到问题就先想到杀人,这肯定不是韦宝的风格。 案子做的多了,肯定有露出马脚的时候,最关键是习惯了这种解决事情的方式,对这种解决事情的方式上瘾了的话,以后就麻烦了,真的拥有很大的治理权力的时候,都用这种方式,暗杀的方式解决问题,这不是白色恐怖是什么?跟大明的东厂和锦衣卫的办案方式有什么分别? “以后不要随便动这种心思,若有需要,我会告诉你!”韦宝冷然道。 “是,总裁。”林文彪心里一惊,知道自己的提议,可能有点惹得总裁不高兴了,随即行礼下去。 “他跟你说什么了?”吴雪霞很八卦。 韦宝看了眼吴雪霞:“该告诉你的,自然会告诉你。不告诉你,是因为跟你关系不大,你知道多了没啥好处。” “哼。”吴雪霞沁了沁粉嫩的小鼻子。 接下来还有件让吴雪霞为难的事情,就是睡觉,这几天她都是和韦宝一道睡的,可那是在外面,现在到了韦家庄,进了韦宝的总裁府,这就不同了啊。再明目张胆的和韦宝一道睡,她不好意思。 幸好韦宝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轻声问吴雪霞:“你晚上怎么睡啊?” 吴雪霞粉脸羞红,轻声回应:“那你想我怎么睡?” “你若不介意,可以像以前一样,跟我睡。”虽然回到了总裁府,这里依然是韦宝老大,韦宝自然可以做主睡觉的问题,而且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是受过保密训练的,不会乱说。 理论上,韦宝除了黄滢之外,可以与他下辖区域内的任何女人一起睡!真的一点压力都没有。甚至包括有家庭的女人。 不过,韦宝还没有到那么饥渴的地步,不会见着如意的女人就睡觉,那样的话,啥都不用干了,一天到晚就忙着睡觉这点事都忙不过来了。 所以韦宝在和没有过从的女人遇见的时候,除非特别特别亮眼,一般都不仔细看,他知道自己的毛病,意志力很不坚定,是个好看的女人,看多了就会想拉上床。 吴雪霞娇羞的看了眼韦宝,有心拒绝,却鬼使神差的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韦宝只是笑了笑,似乎一切都与他预料之中一样,然后边走边对王秋雅道:“给我床上准备两床褥子,今晚吴雪霞跟我一起睡。” 王秋雅轻声答应了,对身边一名女秘书交代一声,底下人立刻去办。 范晓琳好奇的问王秋雅:“小宝与吴大小姐已经睡在一起了?” 王秋雅点头。 徐蕊也很奇怪:“既然都睡一起了,为什么还要多准备褥子啊?” “应该是没有那样吧,我也不是很清楚。”王秋雅嗔道:“这种事情我怎么好问?再说我问谁去啊?问公子,还是问吴雪霞啊?” 两个人点头,的确是没法问的事情。 总裁府分前后院,后院他的住处与他爹娘的住处是隔开的,他爹娘只占了九分之一大小,是一处极大的庭院,有花园,树林,溪水,庭院,楼台,反正装饰不输于皇宫! 韦宝这边的面积则要大的多,占了剩下来的九分之八大小,其中整整一半的面积,属于韦宝自己的住处,剩下来的一半,是为了安置韦宝未来的女人们的,有几十处独立的别墅庭院,属于中西结合的风格。 这些都是韦宝亲自设计的,他不缺这些资料画和建筑式样。 只是这个时代的人毕竟没有那么先进的工艺,直到现在彻底成型,还是与现代建筑有很大区别的。 就各种管道这一项,就不可能达到现代的工艺水平。 韦家庄的电力很紧张,用于工业生产都费劲,总裁府也只是有一部分照明线路而已。 根本不可能无限量用电。 反正,整个韦家庄正向着近代的大城市方向发展,韦宝的总裁府则已经达到了清末民初的袁世凯,段祺瑞,曹锟、吴佩孚、张作霖这些大军阀的住宅水平了。 事实上,除了热武器跟不上,韦宝就发展了这么几个月,真的已经超过了清末民初的很多地方军阀的实力,四百多万的人口,韦家庄加上辽南的大片土地,加上警备部队,有三万多陆海军联合组成的军队。 要是在清末民初的乱世,那些军阀几百人就敢称为一个团,千来号人就敢称为一个师。韦宝手下都能编出三四十个师了。 当然,韦宝不需要那样弄虚名,他的手下军队编制都是实打实的! 光是一个连队就有一百多人。 一个旅就比清末民初那些军阀一个军的人数都多。 香儿帮吴雪霞洗漱,然后吴雪霞又在韦宝练功打坐之后,帮助韦宝洗漱,松骨。 韦宝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接受吴雪霞的服务。 徐蕊、范晓琳和王秋雅,仍然保持了以前总裁府没有建成之前的习惯,三个人一起睡在韦总裁的外间,三张大床。 “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做什么都比咱们厉害。”范晓琳有些酸溜溜的道:“连名分都没有,就愿意这么跟着小宝,这是已经认准了小宝了!” “吴大小姐家里都知道这事情吗?就这么由着她这样跟在公子身边吗?”徐蕊也有些酸溜溜的,虽然她们都没有奢望过能够成为韦宝的正妻,但是都这么想过的。 王秋雅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吴大小姐是跟他哥一起走的,当时咱们还经过了吴府,她是从吴府大门走出来的,吴府的人肯定都知道的,她爹娘应该是同意了的,否则不会这样。” “大户人家也会这样啊?这应该是吴襄已经看中小宝了。”范晓琳酸酸的道:“真没有想到,他们会同意女儿连名分都没有就这么跟着小宝。” “算了,这些不是咱们操心的事情,早些睡吧。”王秋雅劝道。 范晓琳和徐蕊同时轻轻地嗯了一声。 两个女人哪里睡得着?朝思暮想了好些日子,终于等到了韦宝回家来住,本来都幻想着韦宝今天会找她们亲热一下的呢。 “差不多了,睡吧。”韦宝舒服的闭着眼睛。 韦宝身上的吴雪霞,一边为韦宝捏着背上的筋骨,一边轻声道:“再等会吧,你筋肉都还有点发硬。你对买粮食的事情,有把握吗?这事情关乎很大啊。” 韦宝明白吴雪霞的意思,笑道:“关系有多大,我明白的很。如果粮食不济,几百万人即便不闹事,也会重新出外逃荒,辽南能往哪里逃?有可能把人给全部拱手送给建奴了!” “嗯,我听说辽东那边的人虽然恨建奴,但是也比较能接受建奴了,因为有的辽东的大户,比建奴还狠。跑到建奴那边做奴隶,不见得会死,但是得罪了辽东有的刻薄的大户,简直过的生不如死!要不是这些人常年欺压辽民,你这趟也不会不费任何本钱,就从辽东弄走几百万辽民。”吴雪霞道。 “我也费了本钱的好不好?我打通了蓟辽系的军官和地方行政官吏,否则葫芦岛附近的蓟辽系官员怎么会那么配合啊?”韦宝笑道。 “你果然花了钱财贿赂那帮人,我爹爹早就猜到了,你太坏了。”吴雪霞嗔道。 韦宝呵呵一笑:“关我什么事情啊?你自己都说了,要不是那些辽东的大户平时压榨的太狠,老百姓怎么可能一股脑的抛弃本乡,往外乡逃?物离乡贵,人离乡贱,故土难离啊!” “我问你粮食的事儿呢,你有法子吗?你这趟弄来了这么多金银,现在算是有钱了,我看,贵就贵一点买吧!只要过了今年,来年应该不会这么紧张了!千万别和那些南直隶大商和晋商闹翻,免得到时候真的弄得有钱都买不到粮食了,尤其是到了冬天!这真的会出大事的。”吴雪霞知道韦宝的脾气,真的很担心韦宝火气上来,会跟那些南直隶大商和晋商闹翻。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是绝对不会多花费冤枉银子的!”韦宝自信道:“我不但要比现在的价钱更便宜的购买大量粮食!还要叫他们求着我买!” 吴雪霞像是听天书一般的看了眼韦宝,完全不相信韦宝所说的话,“你别说大话好不好?要是有什么主意,你先说给我听听啊?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的,连我爹我都不会说的。我想好了,我明天等你去了山海关,我先回家算了,反正我爹娘现在也同意我与你在一起了,我回去劝一劝我爹,让他多卖卖面子,看看能不能以吴家的名义帮你多购入一些粮食。你现在又不是缺银子,也别太固执,太小气了,银子不能看的太重。” 韦宝笑道:“我小气吗?你是这么看我的啊?这些抢来的银子是不能见光的!你不懂,至少今年我是绝对不会动用这些金银!” “我觉得没啥好担心了的,都已经运到韦家庄来了,金银又没有写字,你重新铸造一遍,谁还能分得清楚是哪儿来的金子?”吴雪霞道。 “可是我要是平白无故一下子拿出来很多金子,不是等于告诉全世界,晋商票号的案子是我做的?我像是这么傻吗?你别问了,实话告诉你,我并没有想好具体怎么做!但我也绝对不是说大话!我身后有四百多万辽民,我相信老天会帮着我的!”韦宝自信道。 “四百多万辽民?老天?”吴雪霞听了韦宝的话,几乎没有晕倒:“你的心可真大!已经转眼就要入冬了,你没有想出法子来,还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一样!没饭吃的时候,四百多万辽民和老天不但不会帮你,还有可能一起来杀你!” 韦宝呵呵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其实应该焦急,应该害怕的,但是他不论怎么样,似乎都紧张不起来。 韦宝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心真大练的大了,而是他始终保持一个理念,实在不行就跑路! 韦宝觉得,自己的镇远舰应该装得下这么多金子吧?真到了玩不转的时候,自己就跑到海外去,学学开台王颜思齐,跑到啥岛上弄一方小天地,从头再来便是,有船有人有金银,还会比去年过年刚刚重生穿越的时候,差点被人赶出家乡出外逃亡的日子惨?不存在的。 这次粮食问题没法解决,他只能提前对建奴动手! 虽然四百多万辽民刚刚到位,还谈不上对于天地会和他韦宝有多大归属感,但是韦宝相信,自己待人以诚,老百姓就算是时间短暂,也应该会念着他的好处的! 这就是韦宝想好的后招,也是他现在不是很惊慌的原因!
韦宝很迷恋老百姓的力量,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老百姓出来的人,懂得感恩,知道统治阶级只要对普通的,底层的老百姓稍微好一点点,老百姓们就会有归属感,就会对上面的人感恩戴德,甚至豁出性命去维护统治者! 当夜韦宝再没有与吴雪霞多说什么,两个人想着各自的心事,都等了很久才睡着。 次日,韦宝很早就起来了,虽然精神有点不是很好,但好在年轻,在压力之下,睡的还算充足,稍微有点晕乎乎的而已。 韦宝告诫自己在这种时候尽量冷静! 在现代的都是啥压力?就学的压力,就业的压力。工作之后,房租的压力,房贷的压力,吃饭的压力,婚姻的压力,还有未来生儿育女之后,小孩子就学的压力,就业的压力,房租房贷的压力,婚姻的压力。 反正就这么不断循环,都是一些不该成为压力的方面,压的人一辈子没法想其他的事情。 所以,被压力压惯了的韦宝,现在觉得还好。 范晓琳和徐蕊有事情,陪韦宝吃完早饭还要去工作。 范晓琳、徐蕊、吴雪霞和王秋雅等人真的很佩服韦宝,在这么大的无解难题面前,依然谈笑自若,似乎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就冲韦宝这一点,跟着韦宝的人,知道事情严重性的天地会上层高官们的信心也增强了很多! 反正总裁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是了! 只要有总裁在,天就塌不下来! 上午,韦宝在韦家庄各地巡视了一圈,主要看的地方是工业区和军舰湾内的军工署工业区! 就连军舰湾这种隐秘所在,韦宝都带吴雪霞去了! 吴雪霞轻声对韦宝道:“你胆子真大,先皇言令禁止进入的地方,你都敢来!不过你放心,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跟任何人说起这里。” 韦宝笑道:“我若不信任你,带你来干什么?敢做这么多大事,没有自己的武装怎么行?” 天地会兵工厂仍然处于非常原始的阶段,现在的武器,也依然仅限于手榴弹,简单的炸药包这些防御为主的武器。 不是没有研发枪炮的基础,而是韦宝觉得没有建立自己的钢铁体系之前,研发枪炮毫无意义,研发出来的,也是只能靠信仰,作用威力不大的土炮土枪,比起这个年代的鸟铳三眼铳啥的,也未必能强大多少,也不会比红衣大炮强多少,所以没有必要赶着研发。 另外还因为火葯的数量极其有限,连满足手榴弹生产的需求都困难。 这主要因为没有形成工业体系! “都能保证质量吗?”韦宝拿起一枚手榴弹,边看边问身边亲自陪同他视察的邓大梁和邓二鲜兄妹。 “能!可以保证一千发手榴弹也难遇到一发哑火的。”邓二鲜信心十足道!“只是威力不能保证每一发都一样,质量还不是特别稳定,但是引信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也不用再担心碰撞导致意外爆炸。稳定性和安全性也过关了,所以才进行大规模生产!” 韦宝点了点头:“很不错!现在有多少手榴弹库存了?”韦宝问的是兵工厂负责人。 兵工厂负责人道:“按照总裁的要求,边生产边往辽南运!现在已经累计制造8100多发,运过去了6000发。我们的月产量最高可达到4000发左右。” 韦宝皱了皱眉头,这种速度是绝对不够的! 他知道,对建奴作战,肯定不能指望配备源源不断的手榴弹,而且手榴弹也只在防御作战中比较有用,一旦建奴跑起来打,并不打阵地战,手榴弹的威力很有限。 但是这种速度还是不行,最起码,要对所有辽南的,二十多个重镇的建奴发起一波突袭,每个地方就至少要上千发手榴弹,至少要总数超过三万发手榴弹才行!现在才运过去6000发,够干什么? 而且,这还是第一波突袭,等进入防御作战之后,建奴一定打的更凶,更需要大量手榴弹!连枪支都没有,要是连手榴弹也没有,光是凭着对射箭枝,建奴的射术十倍于己方,还玩什么?把人都拿去给建奴当活靶子差不多。 而且己方军队满打满算三万人左右,还有几千人是海卫队,陆军连三万都没有,建奴的男人都能看成士兵!在辽南至少能动用五万以上的大军! 军队数量和作战能力都赶不上对手,这仗就没法打了! 韦宝将这些情况对身边众人说了。 兵工厂负责人为难道:“主要是材料难找,扩大规模不成问题。优质的铁料供应困难,马上就要断货!生产无烟火葯的能力也不足,没有这么多合适的材料。要是材料充足,至少每个月能再多生产3000发到4000发手榴弹的。年前别说三万发手榴弹,能否送15000发手榴弹到辽南去,都无法保证。” 韦宝并没有对兵工厂负责人发火,知道他说的都是实情,他们底下人有底下人的难处:“不是年前,是下个月,至少要凑齐20000发手榴弹!”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有足够的材料,再将兵工厂的规模扩大三倍。”兵工厂负责人当即道。 韦宝叹口气,“规模暂时没法扩大,我也没有地方给你们弄合格的铁料,能买的,都设法把北直隶和辽东黑市的铁料买尽了!再从外地采购,时间上也来不赢了。” “总裁,能否多造土雷?还是照老办法,用瓦罐土雷替代,可以降低火葯的消耗,也不用铁料。”邓大梁问道:“能否将土雷的生产线重新开起来?” 韦总裁曾经对军工署的人说过游击战的思路,所以他们大概都知道武器用途,宝军作战,基本上是偷袭战和伏击战为主,这段时间总裁要求全力生产手榴弹,所以土雷做的少了。 只是土雷的威力,连手榴弹五分之一都难达到,在人身边爆炸,可能都难以把人炸死。 瓦罐碎片啥的,有多大的威力啊? 手榴弹爆炸之后,铁片削铁如泥,碰着人身体的哪个部位,人那个部位基本就报废了。 兵力和武器,都决定了韦宝的这个仗,真的好难打,好像乞丐去与骑兵过招一样。 “开起来吧!手榴弹的计划单不变,土雷的计划单上个50000!”韦宝道。 地雷战,地道战,那都是敌后武工队的武器,可他担负的是正面与建奴作战的任务,要把建奴都赶出辽南的任务啊,他也不知道大规模的游击战能起到多少作用。 建奴有骑兵优势,韦宝有人口优势。 韦宝担心,一旦无法将建奴在这个冬天都赶出辽南,整个辽南将呈现犬牙交错的态势,到时候,他的辽南辖区会变成第二个辽东,甚至把建奴的注意力都引过来! 建奴的骑兵完全可以让辽南没法生产,好不容易开荒一点土地,打下来一点粮食,还不够给建奴做军粮的呢! 那他将无比的惨! 因为辽东的背后是大明朝廷,好歹有增援的。他的背后可是什么都没有,搞不好,还要被大明朝廷反捅几把刀。 安排完兵工厂的事情之后,韦宝心事重重的带人离开。 “你们偷偷造了这么多武器?都是要拿来打建奴的啊?”吴雪霞轻声问韦宝。 韦宝点头:“你说呢?” “你胆子真大!你有多少人啊?就敢打建奴?辽东辽西几万精锐,加上蓟辽兵马,总数十几万,也只能被建奴打的不敢出窝。你有多少人,就敢主动打建奴?”吴雪霞觉得不知道是她变笨了,还是韦宝做事实在太荒唐。反正吴雪霞觉得,越是对韦宝的事情知道的越多,韦宝所作的事情,她就越没有办法理解。 韦宝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吴雪霞说,皱了皱眉头,感觉像是被人看穿,看扁了。 当然,他知道吴雪霞并没有小觑他的意思,只是关心他。 这就好比一个学习成绩平平的人,人家却发现他填报的志愿是重点大学一样,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嘛,很容易让人产生羞耻心理。 “你们的箭枝够用吗?”吴雪霞问道。 “够!”韦宝这回答的很利落,因为在永宁城北边有个很大的兵工厂,是专门做箭枝的。 虽然那里的箭枝主要给建奴供应,是韦宝为了讨好建奴。 但是给建奴供应一支箭,他们自己最少会留下两支箭,超过建奴的箭枝数量没有问题。 只是箭枝这种武器,韦宝并不看得上眼,宝军虽然也有常备的射箭训练,可他知道,吃饭长大的汉人,哪里是吃肉长大,拉硬弓长大,睡在马背上长大的建奴和蒙古人弓箭手的水平啊? 吴雪霞哦了一声,“那你有多少人马,这个能问一问吗?我感觉你手下应该有不少跟卫所兵差不多的人了。” “没有多少,万把人!”韦宝随口道。 “才万把人,你这么点人,能守住金州城和旅顺就要求神拜佛了,你怎么还敢想着主动打建奴啊?”吴雪霞一只手捂住了她的脑门,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韦宝。 “去山海关吧!”韦宝对于吴雪霞这个好奇宝宝也是无语了,反正吴雪霞的话,不管有意无意,每一句都很容易刺中他的自尊心。 吴雪霞嗯了一声,嘟哝道:“我是想不通,你弄那么多,弄四百万辽民过去干什么?就算搞到了粮食,这些人都吃的饱饱的,对建奴有多少战力啊?顶多是多弄一些人被建奴杀罢了,唉,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 韦宝没理她,快步上了马车。 吴雪霞在香儿的搀扶下上了马车,看着一脸冷峻的韦宝,想笑,又忍住了,“喂,你不会生我的气吧?我是忍不住多嘴了,我是真的搞不明白,而且关心你,才问的嘛,我是真的想不通你要弄那么多人去做什么?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吃饭的负担,如果你只弄个二三十万人过来,死守金州城和旅顺口还是问题不大的。你就是太想一口吃个大胖子了!” 少年不知愁滋味。 吴雪霞虽然大概猜到了韦宝的一些想法,但是在她这个十五岁的,不太认真的年纪,看待土地,人口,战争,这些沉重的字眼的时候,却只能是带着一点好笑的心态来看待的。 因为吴雪霞还不算是韦宝体系内的人,还没又办法产生同理心,没有办法像范晓琳、徐蕊和王秋雅她们那样紧张韦家庄、辽南和天地会的事。 吴雪霞一个人唠里唠叨,韦宝再不搭话,静静的看着沿途在马车窗前移动的风景,深秋的北国,一片肃杀气息。 “哦!我想到了,你不会真的跟我在京城的时候说的那样,你想把整个辽南打下来,你想把辽阳城打下来吧?你真的疯了!你该不会真的为了考不中举人,就想把辽阳城打下来,然后朝廷肯定会增加一场恩科在辽阳城,然后肯定没有多少辽西辽东的子弟能赶过去,到时候,就你一个人考试,你就能弄到一个举人功名了,我猜的对不对?”吴雪霞抱着嘴巴,叽里呱啦的语速很快,活像很久没有说话的人,逮着机会就拼命说。 韦宝依旧没有理会吴雪霞。 “你也真是的,你这是考科举考的走火入魔了!你要真的那么想弄个举人功名,多花银子,总是有办法的,何必要做这么多的事情啊?”吴雪霞叹口气道。 韦宝彻底无语了,吴雪霞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虽然不能说把他的计划全部猜透了,但即便是这样,也猜到了八一九不离十,真是有点厉害了。 “那是你的想法,我可没有这么说!跟辽南比起来,一个举人的功名算什么啊?”韦宝冷淡道。的确,他想走官场路线,那是要等到他以现有的资源,实在是发展不动了,要在大明的土地上有所发展,官场路线会事半功倍!但是若拿不到辽南的大片根据地,都无从谈发展的事情,要劳什子的功名做什么?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