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花开的声音

明星天王 943 作者念笯娇 全文字数 2412字

《人民的名义》杀青,剧组搞了个庆功宴。 “苏导,接下来看你的了。” “格格加油。” “苏老师,我们大家都等着你给我们奇迹。” “哈哈,好久好久没拍戏拍得这么过瘾了。” “和老戏骨们对戏就是过瘾。” “苏老师,茜茜,小颖,你们三个年轻人不一般啊,外界说的什么偶像派,我看是偶像派和实力派兼得。” “……” 庆功宴上,老演员们一个个找苏曈喝酒,庆祝杀青。 苏曈没喝酒,但酒杯里是果汁,看起来像红酒。 他一直不喝酒,就算喝点,促进血液循环,对身体有好处,他也不喝。 苏父在前,他这辈子都会引以为戒。 苏父喝多打老婆,苏曈也一直引以为戒,从来不打骂自己的女人,实在气不过,被弄烦了,干脆不说话,眼不见心不烦。 “大家今晚之后可以彻底放松了,我还要投入到紧张的后期剪辑制作当中,你们随意,别老找我喝呀。”苏曈开始还跟几个干了,后来人太多,每次都喝都干,那就露馅了,他喝的果汁,人家没人知道呀。 酒场就是如此,没酒什么也谈不成,说不成。 “大家别老敬格格啦,格格是我的领路人,我能有今天,全依赖格格,我替格格喝。”小刀跟苏曈一桌,就坐他旁边,看到敬酒的人多,主动为苏曈分担。 女中豪杰。 众演员也没为难苏曈,跟小刀喝。 苏曈捧红了很多艺人,小刀是其中之一,在这种场面,这样为苏曈说话和分担,一点也不奇怪。 无论哪行,讲究的是知恩图报,不忘挖井人。 施茜茜坐小刀旁边,想替苏曈喝,却没理由。 人家小刀替喝的理由无可挑剔,她施茜茜没理由啊,难道好意思说格格是我喜欢的人,我替他喝? 不过,看着小刀一杯又一杯下去,施茜茜眼珠子一转,站起来:“你们这是欺负我们女流之辈呀,还有谁要喝的,来,我们巾帼不让须眉。” 闹到后面,整个宴会都火爆了,苏曈那一桌的人四面受敌,一桌人硬杠整个宴会的人。 喝到后面,苏曈一桌子的人,就他一个能站着了。 施茜茜都站不住了,扶着桌子一个劲儿找对手。 小刀早就喝趴了。 其余的一桌子男男女女要么跑洗手间吐,要么睡着了。 至于其他桌子的人,就算平时不喝酒,或是不怎么喝酒,被气氛带动,也喝了不少,一个个喝高,东倒西歪,男男或女女抱一块都有。 苏曈看着这些老老少少,心怀感激,大家都对这部戏抱着很大希望,外界却没人看好。 就算苏曈加盟,再爆出施茜茜和小刀加盟,也没多少人看好。 故事题材太另类,新鲜的事物出现,人们总是抱着不相信不看好的态度。 就如TT宝出现,很多人不用,不相信这个类似网上银行的东西,因为它不是国企,不是国家的。 但现在,TT宝开始融入人们的生活中,使用TT宝支付,有很多红包。 很多人使用后也发现,活期利息居然比银行定期都高。
如今,TT宝风靡全国,一骑绝尘。 TT宝支付成了市场一大主流。 很多人少了随身携带大量现金的麻烦,一个手机,一个TT宝,走遍全国。 苏曈让工作人员给喝多实在回不去的人开房间,让他们睡一晚。 小刀喝高了,回不去,也住进了酒店。 施茜茜半梦半醒,喝得比小刀还多。 宴会没有媒体,大家都不怕自己的窘态会传出去。 也没有人愿意得罪苏曈,得罪别人,偷拍这种场面。 小刀睡着了倒好伺候,搬进房间就好,施茜茜就有点麻烦了,有点胡言乱语。 “知道我是谁吗?”苏曈扶着施茜茜去房间,笑着问道。 施茜茜浅浅一笑,当真倾国倾城。 不愧是女神之一,一颦一笑,都充满诱惑和吸引。 苏曈才发现,她笑起来的时候,右脸有个小小的酒窝。 “你妖妖姐呢?”苏曈问道。 施茜茜就是笑,不说话。 他想想估计妖妖跟雅雅一样,不是专职保镖,不会一直都在。 “你们啊,我喝的是果汁,千杯不醉,你们瞎操什么心,把一桌子一宴会的人都搭进去了,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吐得稀里哗啦的。”苏曈把施茜茜扶到床上,不由得埋怨道。 施茜茜喝多,笑起来有点像傻笑,吐字不清说道:“酒这东西,要么不喝,要么喝醉。半醉不醉太清醒,不是让人念旧情,就是让人想旧爱。” 苏曈不由得乐了:“八卦一下,你旧情旧爱是谁啊。” 喝多了的人,行为有点不能想象,施茜茜刚还好好的,忽然就哭了起来:“她变态,喜欢女人……我好脏……” 苏曈一下尴尬了起来,说的什么啊,还这么说自己。 “别乱说哈,大家都是一副臭皮囊。”苏曈左右看了看,没办法,只能自己继续帮忙,帮施茜茜脱鞋子。 施茜茜正躺着,忽然一下爬起来,俯身就欲吐。 “去,洗手间。”施茜茜躺下后,酒劲彻底上来,差点就一下吐出来。 苏曈连忙扶她到洗手间去。 一到洗手间,施茜茜就完全不顾形象,跪在马桶前,扶着马桶大吐特吐。 酒气冲天,苏曈不停地摁冲水键。 “她好变态……”施茜茜一边吐一边哭着说道。 苏曈一边给她抚背,一边疑惑:“谁啊?” 施茜茜不说,哭哭啼啼。 说也是模模糊糊,语无伦次。 最后,苏曈勉强知道她说的好像是江雨怡,而且好像说江雨怡是同性恋。 那女人是拉拉? 苏曈吃惊,这个消息很劲爆啊。 江雨怡居然喜欢女人,她经历了什么啊。 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 “她怎么你了?”苏曈问道,一问他就有点后悔了,这不是在施茜茜伤口上撒盐吗,她一定是受到江雨怡骚扰过了,才这么反感,有了心理阴影。 施茜茜趴在马桶上,吐够了就想睡觉。 苏曈不知道她吐完没有,该不该把她搬回去。 不过他知道了,江雨怡这个女人,伤害的人太多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