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异世游 169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2393字

「因为答案会影响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柳语兰说。 「嗯---·‘邓山想了片刻,终於苦笑说:「我是觉得没指望了,我已经伤害她太多了。」 「哦?而且我们两个心里都有数,就算勉强重新在一起,分手的原因其实还是存在,问题还是没有解决。」邓山说:「有点理性的话,我们就该保持距离,别再彼此伤害了。」 「分手的原因·-依然存在吗?」柳语兰转过身来,指指自己的鼻子说:「我?」 邓山尴尬地笑了笑,不知该如何回答。 「既然如此……好吧。」微侧着头的柳语兰,似乎下了什麽决心,突然说:「阿山,我跟你说…我一直很喜欢你喔。」邓山还是第一次听到柳语兰这麽说,不由得有些傻眼,呐呐地说不出口. 「但是,我不觉得你喜欢我呢。」柳语兰说:「虽然语蓉一直这麽说,我并不相信.」 邓山终於开口说「为什麽你不信?」 「如果你连『喜欢我这三个字都不肯说出口,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说到这儿,柳语兰转过身来,清澈的目光凝视着邓山。柳语兰不等邓山回答,又说:「如果你害怕我拒绝,所以不敢说,那一样是不够喜欢我。」 邓山竟有点不敢和柳语兰对视,低下头说:「可是你也从没说过啊………」 「对啊,我虽然喜欢你,但还不到没有你不行的程度,所以我可以忍着不说。」柳语兰说:「你也是吧,我后来有了男朋友!你也一样笑着恭喜我,不是吗?虽然‘·…我那时其实并不想看到你的笑容。「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可以忍受这些。」邓山苦笑说:「也许我不懂得爱人吧?」 「 「她说…我心底最喜欢的毕竟还是你。柳语兰眉头微微皱起说:「你当真觉得,我是你心中最重要的人吗?「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啊。」邓山苦笑说:「直到……某些时刻,你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才发现,语蓉说的似乎是对的。」 「晤:此柳语兰背靠着窗户,轻踢了踢地毯说:「每个人状况都不同,好像也不能太苛责你……」 「所以?邓山呆愣地接口。 「既然这样,如果你想要我当你女友,可以喔。柳语兰抿嘴一笑说「嫁给你,也是可以的喔。」 只这麽淡淡一笑,邓山的心就不由自主地坪坪跳了起来,不知道柳语兰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怎麽?」柳语兰望着邓山,眨眨眼说·「我会错意了吗?其实你并不要我?」 「不,不是。」邓山说:「我怕……你在开玩笑……」「不是开玩笑。」柳语籣低头说「我对爱情,没有语蓉这麽执着,没有你,我也不会太难过,所以不和语蓉争。但是,如果你和语蓉不可能发展,你又喜欢我的话,我毕竟不讨厌你啊,为什麽要拒绝你?」 「这……真的吗?」邓山向着柳语兰走了几步,不知道该不该将她一把搂住。 「等等……」柳语兰推了邓山胸口一下,不让他太过接近,正色说:「有两件事情我得先说清楚。」 果然没这麽好的事情,邓山苦笑说·「怎麽?」 「你这什麽反应啊?柳语兰瞪眼说·「一副我在找麻烦的样子。」 「你不是要找麻烦吗?邓山故意一表正经地说:「那麽请说,我洗耳恭听。」 「第一,你也知道,我最想要的不是嫁人,是继续念书做研究。」柳语兰说:「如果妈妈病好了,我马上就会甩了你,自己出国喔。「呃……邓山说:「我不能陪你去吗?「我去念书耶,忙得很,你跟来干嘛?柳语兰食指一点邓山脑门说:「而且你以前英文就烂,这麽多年单字文法都还老师了吧?跟我出国……你想每天待在公寓洗衣煮饭,等我回家陪你做爱吗?」
邓山无颜以对,只好说「也不用说成这样…」 「反正出国的话,几年内都没空谈恋爱啦,你另外去找个女人吧。」柳语兰说:「别守活寡,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我也说不定心血来潮,在国外就随便嫁掉不回来了。」 「别嫁得太随便吧。」邓山大皱眉头。 「反正我出国了,就不要你管了啦。」柳语兰擦腰说:「这就是第一点!」 语兰毕竟是语兰,自有不讲道理之处,邓山无言以对,只好说:「那:第二点呢?」 「第二点。」柳语兰声音放轻了些说:「我不是什麽温柔爱幻想的女生,对爱情也没什麽憧憬,更不懂罗曼蒂克,什麽情话之类的我根本不懂说,所以和我交往,会很没有恋爱的感觉喔。」 「你是这样吗?」邓山倒不知道。 「你不觉得我当初有了男友,还是整天和你到处鬼混吗?」柳语兰瞪眼说「开始那半年,他三、五天就为这种事和我闹情绪,后来才认命了。」 「这……」邓山说「你为什麽不多陪他一点?」 「有些事情和你在一起做会比较开心啊。」柳语兰说·「这样说好了,当我好朋友,和当我男友,其实我态度都差不多,不要期待我会特别温柔。」还有这样的喔?邓山忍不住抓头说:「那……那干嘛交男友……」 「当然……当然还是会有不同啦。」柳语兰眨眨眼说。 「什麽不同?」邓山问。 「什麽都要说清楚吗?」柳语兰脸庞泛起一片薄红,轻轻跺了跺脚,低声骂:「你这傻瓜。」 「呃……」邓山看到柳语兰的模样,心微微一荡,不由自主地跟着红着脸,说不出话。 「我说完了。」柳语兰的羞涩模样,只出现了短短一刹那,她抬起头望着邓山说「就这两点,你可以接受吗?」 「这……一定要出国就分手吗?」邓山颇有点苦恼。 「一定要分手!别婆妈啦!」柳语兰说:「但相对的,若我出不了国、念不了书、做不了研究,你又愿意娶我的话,我就嫁你了。你不用考虑如何求婚,约一天去公证就好,拍照请客办典礼有点麻烦,可免则免,不过如果你坚持也无所谓。」 「就这样决定……会不会有点儿戏啊?」邓山不禁傻眼。 「我和你都认识八年了,还有什麽好考虑的?」柳语兰瞪眼说:「你再拖拉就算了,当我都没说过。」 「怎麽这样?邓山张大嘴说「想想都不行喔?」 「哼,原来这麽需要考虑?柳语兰瘪嘴一扭头说:「我看当我没说过好了,回家吧。」 「别……」邓山连忙说「我接受、我接受。」 「你真的接受?」柳语兰凝望着邓山说:「你说清楚点。」 「我接受你这两点……特色。」邓山苦笑说:「反正看样子,就算我受不了想分手,你也不会在乎。」 「什麽?」柳语蓉踢了邓山小腿一脚说:「居然敢打这种主意?」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