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剑气九霄 1069追杀

魔天记 1069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3367字

只见冷蒙整个人虽然被冰封,双目仍旧寒光闪动,且此刻身体之上隐隐浮现出一层血色光芒,头顶的血色大幡更是忽明忽暗的亮起一阵血色光芒。 覆盖在上面的蓝色冰晶在血色光芒流转中,赫然浮现出一道道细不可闻的裂纹,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散开来。 蓝袍巨汉见此种情形,自然脸色大变,随即一咬牙,手中黑光一闪,多出而来一枚巴掌大小的黑色符箓。 他脸上露出一丝不舍,嘴角抽搐一下后,终于现出一丝决然。 口中低低诵念了一句咒语,一挥手,黑色符箓化为一道流光,飞到了冷蒙身旁。 “噗”的一声,符箓碎裂开来,一层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将周围十余丈范围笼罩其中。 符箓笼罩的范围,瞬间一切都仿佛凝固住了一般,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冷蒙身上的血芒虽然还在,不过从这一刻开始,却丝毫没有再闪动过了。 血灵幡上的红光也是一样,表面冰晶上不断扩散的裂纹也骤然停止了下来。 “这是什么符箓,似乎能够将一处虚空凝固起来!这没有能够破碎虚空的大神通,恐怕一时半会是休想从里面出来了……”远处,柳鸣被眼前的一幕,惊讶的连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 这种神奇的禁锢符箓,他便是在太清门的古老典籍中也是闻所未闻。 蓝袍巨汉做完这些后,脸色顿时一松,身下腾起一道蓝色光霞,托着他的身体。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冷蒙被禁锢在了原地,双目一动不动,眼睁睁看到蓝袍巨汉飞走,眼神深处隐隐透出了一丝癫狂之色。 而就在此时,冷蒙身后数百丈外。柳鸣化为了一道淡青色的幽影,从一块巨石后面飞出,在冷蒙视野之外绕了过去,朝着蓝袍巨汉所遁方向追去。 蓝袍巨汉离开此处荒山后,顿时化作一道蓝色遁光,迅速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一路上。他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方圆百里的虚空中稍有风吹草动,便立刻转换方向。 如此接连转换了几个方向,足足飞驰出了数千里后,他才在绝冥谷附近的一处深山峡谷落了下来。 蓝袍巨汉甫一落地。立刻低低喘息起来,神识朝着四面八方一扫,发现无恙后,这才手指连弹,数道蓝光纷纷落在了四周,布下了一座简易的阵法禁制。 做完这一切后,巨汉这才松了口气,翻手取出一枚碧蓝色丹药服了下去。运转法力催化药力后,脸色才好转了些许。 便在此刻,三十余丈外的乱石堆中。忽的弹射出一道灰色剑光,一闪之下,迅疾无比的朝蓝袍大汉刺来。 巨汉布置的禁制,只是闪了一闪后,便被剑光轰然击碎。 蓝袍巨汉连被暗算,早已成了惊弓之鸟。此刻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当即顾不得形象。身体在地上一滚,游鱼一般滚到了十几丈之外。 “轰”的一声! 那道灰色剑影直接刺入了其原本所站立的地面上。被炸开了一个巨大坑洞。 不过这蓝袍巨汉虽然躲得快,左边手臂还是被一道破碎剑芒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很快流了出来。 “是谁,胆敢偷袭于我,出来受死!” 下一刻,蓝袍巨汉身形一纵的飞到了半空,祭出一柄白色大伞,护住了身体,口中厉声喝道,同时其目光飞快朝着周围扫视而去,面上满是惊疑未定之色。 结果那柄灰色飞剑一击不中,迅疾的转了一个弯,再次朝着蓝袍巨汉飞射而来,光芒一闪,化为无数密密麻麻的灰蒙蒙剑影,铺天盖地的笼罩而来。 蓝袍巨汉神识早已扩散出去,竟然无法察觉到这灰色飞剑主人所在,眼见无数剑影激射而来,只得挥手打出一道法诀,催动头顶白伞,迎了上去。 无数剑影刺在了白伞之上,将其伞面击打的光芒乱闪,连连颤动。 这白伞不过是一件法宝雏形,威能远不如原先的寒朦珠冥宝,不过如今宝珠已经自爆,巨汉眼下只能将就着使用这柄白伞御敌了。 随着剑影的落下,一股股巨力透过白色大伞伞面传递到身上,使得本就元气大损的蓝旭,脸色一阵红白交替,但好在总算勉强抵挡住了。 无数灰色剑影狂攻了一阵无果后,灰光一闪,骤然纷纷倒射而回。 蓝袍巨汉只觉身体一松,,随即大喜,就打算再祭出一件防御法宝,争取一点喘息之机。 然而远处灰色剑影,却一声清鸣后,瞬间合而为一后,化为了一道十余丈大小的灰色巨剑,再次朝着蓝袍巨汉劈斩而下。
于此同时,巨汉身后处,霹雳声一响,一道紫色剑光凭空闪现而出,紫光一闪,也化为了一柄紫色巨剑,表面电蛇缭绕,噼啪声大作。 下一刻,一灰一紫两柄巨剑仿佛剪刀一般,一个交错后,同时斩在了白色大伞之上。 一声撕巾裂帛之音传来,白色大伞竟瞬间被一切而开。 “嗖”的一声! 一道蓝色人影从两道巨剑之下激射而出,正是蓝袍巨汉,一条手臂竟已被齐肩斩掉,鲜血从肩头蜂拥而出。 巨汉脸色苍白之极,丝毫不管身上的伤口,口中飞快诵念咒语,一团蓝色火焰从他全身各处浮现,包裹着他的身体,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看那方向,却是朝着绝冥谷中而去! 破空声一响,又一道青色人影从百丈外地下破土而出,却是柳鸣。 他因为顾忌对方还有那种禁锢空间的符箓,所以始终没有现身,本想要凭借两柄飞剑解决掉对方,却终究棋差一着,未能如愿,如今施展御剑术直追下去。 蓝袍巨汉在飞入绝冥谷的片刻之间,周身被滚滚蓝焰包裹,脸色却渐渐红润起来,遁速越来越快,一头扎进了绝冥谷。 柳鸣微一犹豫,遁光微微一停后,还是同样追入了进去。 据冷蒙所言,这蓝袍巨汉身上很可能带有寒水城进贡幽王的贡品,眼下此人正处于虚弱之际,法力大损,这般好的机会,柳鸣自然不愿放过。 更何况,绝冥谷之中的绝冥之气,虽然对幽,鬼二族危害很大,但他身为人族,应当也没有大碍才是。 结果一进入绝冥谷之中,柳鸣立刻察觉到了此地的不同。 这苍茫的山谷之中,所蕴含的九幽阴气竟然非常之低,有多种其他气息混杂其中,显得紊乱无比。 此刻柳鸣无暇多想,手中剑诀一催,背后银色肉翅一闪而出,速度立刻快了近半,迅速拉近了和前方蓝袍巨汉的距离。 蓝袍巨汉周身蓝焰翻滚,回首望了一眼,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他方才不惜施展了幽族的禁术,燃烧了不少寿元,这才短时间内强行恢复了不少法力,且为了甩开对方还冒险遁入了绝冥谷险地之中。 谁知身后之人,竟然胆敢追进来。 如今他的冥宝寒朦珠已经自爆,身上虽然还有一两件宝物,但是回想刚刚那两柄巨剑之威,仍是心有余悸,自讨即便全部祭出也未必可以抵挡。 最令其深感恐惧的是,他发现神识扫过对方时,竟无法感应到对方的修为。 心念电转间,他手中法决猛地一催,遁速立刻快了几分,又接连转换方向,竭力不让身后剑光追上。 两者在绝冥谷之中如电飞驰,转眼间便飞过了数千里,渐渐深入了绝冥谷深处。 蓝袍巨汉虽然百般腾挪,仍是被祭出银色肉翅,并且御剑飞行的柳鸣慢慢追了上来。 当他一个急转,绕过一处黑沉沉的险峻山峰,发现前方两座山峰之间,有一个的光线暗淡的峡谷,其中隐隐有流水声传出。 蓝袍巨汉见此,顿时大喜。 他修习的正是水属性的功法,峡谷之中若有地下暗河,正好可以潜入其中,借水遁之术逃脱身后的追击。 一念及此,他再不迟疑,化为一道蓝色幽光,朝着峡谷之中飞射而去。 此刻,柳鸣已经追了过来,看到蓝袍巨汉的举动,心中一急。 若是真的让这蓝袍巨汉躲入地下水脉,他即便有精擅御水的兽甲诀加持,也没有绝对把握能够击杀此人了,当即猛然一提法力,足下灰色飞剑中卷起一道剑光,将身形包裹其中的化为一道灰色剑光,紧跟着蓝袍巨汉飞入了峡谷之中。 一进入峡谷,柳鸣忽的觉得周围虚空一阵晃动,一股莫名吸力作用在他的身上,以他此刻法力,在身躯一震后,竟也不由自主朝峡谷某个方向急坠而去, 他大惊之下,还未来及作出何种反应,就忽然眼前一黑,随即又恢复了清明,但周围景色赫然大变!哪里还是什么峡谷,竟然出现在了一个百余丈大小的巨大石室之中。 “刚刚那峡谷竟然是幻术,而且是极为高明的禁制!” 到了此刻,柳鸣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觉情况下,竟闯入了绝冥谷的一个不知名禁制之中。 前方数十丈远处,蓝袍巨汉也是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