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新闻>书评> 断臂已是昨夜——评〔逆水寒〕

断臂已是昨夜——评〔逆水寒〕

【拔刀论剑】3 《断臂已是昨夜——评〔逆水寒〕》
温巨侠点评:就是需要请动这样的作者编温书  
    这一篇也是从我小说“逆水寒”论起,但气局布署可大的多了,放眼温派江湖,放手温书天下,纵橫卑蓋,上穷碧落,翻江倒海,巨细无遗,交织严密,联想浮翩,把我几部重要作品、派系、情节、內容、人物与精华结合成一统,不是熟读温书的人不可能如此信手拈来,不是深谱武侠江湖的读者不可能这般娴熟运用,不是对编剧创作的侠友不可能有这种出色能耐。
    如果温剧能请动这种作者编撰,就不必擔心常聞所謂的「温书改编成影视剧成为武侠小说界里最貌合神离、肢离破碎」的了。
以下也藉此之便,再重复录发昨天我对逆水寒评文有关“逆水寒”其实未完和自号“坑神”的由来,希望没看过的读者不致有遗漏,已看过的侠友就当路过,或再看一遍为“坑神”冤情、“瞻仰”一回呗:
“逆水寒”本来还有三十八万字,道出戚少商为何替代江湖厌倦的铁手,以及顾惜朝、赫连小妖等人的下场和归宿,惜给连载这小说的杂志“腰斩”了,没得刊登下去了,主編下令我在三万字内“解决”一切,所以我只好用“留白”的方法去完成他。 
没办法。我撰写这书的时候,正给台湾“白色恐怖”逼走四方,流亡江湖,人在香港,那是金钱挂帅的社会,让你仂小说可以发表還有可以餬口的稿費已经很赏脸的了。我那时才26岁左右呗,坚持不写过分的暴力与黄色,在人浮於事的港澳可就要吃定这个「虧」了。我可不像古龙,他有台湾文坛的支持;不似金庸,他自己有报馆杂志。三毛父親是豪門。瓊瑤的先生是皇冠領袖平鑫濤。白先勇父親是名將。倪匡有貴人查先生和張徹導演。其实我是从来没有“挖坑不填”的,曾經刊登连载我小说的有超过八个国家或地区,也超过三至四百家杂志刊物,現在還有不少的编者还健在,不信可在網上公诸天下问一下温瑞安可有‘开过天窗’(没及时交稿逼使刊物留个空白页叫“开天窗”)?迟交过一天一篇一次的稿的?我的作品都是给“停写”的,給「腰斬」的,有时是刊物倒闭了,有时是编辑內部的人事倾辄,有的報刊卻因转行登财经股市去了。然而如今内地读者都以为我故意不填坑,还常常稱呼我為“坑王”,我开始有点不以为然,心想:您们那时又不見得出来救我。可是,匆匆过了三四十年之后,还不断有讀者(有很多還是年輕人哦)还在催我写、追問我几時才续完,例如:说英雄谁是英雄、四大名捕、方邪真、白衣方振眉、七大寇(将军剑)、女神捕、布衣神相……看來,我的读者粉絲,不但长情,而且长寿,我应该號稱“坑神”才是。
【拔刀论剑】3  《断臂已是昨夜——评〔逆水寒〕》
作者:一尘不染
  
   《逆水寒》是著名武侠小说家温瑞安先生于1984年——1986年间创作中篇武侠小说。
  《逆水寒》不仅是一部优秀的武侠小说,也是温先生本人如何历经陷害、背叛、逃亡、营救及心路历程的真实写照,具有相当高文学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
  北宋年间,江湖侠士戚少商领导的连云寨常常对抗腐败的宋朝廷,杀贪官惩污吏,在江湖上大行侠义之道,一时风头正劲。连云寨的所作所为,惹得朝中权相蔡京、傅宗书等人的记恨,派出手下精干人物卧底连云寨,意图将戚少商等侠客一网打尽,并追回戚少商手里掌握的一个惊天秘密。
  追杀戚少商的势力和保护戚少商的势力展开殊死搏斗,江湖黑白两道,朝廷各方实力,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全部都参与了进来。
  连云寨、毁诺城、小雷门、青天寨、神侯府、赫连将军府、神威镖局;无情,铁手连同刘独峰,文张,黄金麟等朝廷大员,九幽神君、赫连春水、高鸡血、韦鸭毛、花间三杰等江湖人士,也都主动或被动的卷入了这场牵连甚巨的祸端里。
  一场追杀与逃亡、追捕与反追捕的惨烈大戏上演了。
  故事从背叛开始,
  连云寨五当家管管仲一突然接到大当家顾惜朝紧急下发的“报恩令”,告知总寨有难,令他单骑回援。
  连云寨大寨主戚少商是一个惜才如命心怀坦荡之人,故此连云寨实行的是双头鹰管理体系,也就是说,连云寨有两个领袖,一个是大寨主戚少商,另一个就是大当家顾惜朝。
  不料,五当家管仲一刚进寨子,便遭大当家顾惜朝突袭身死。
  毫不知情的戚少商与二当家劳穴光、三当家阮明正、六当家勾青峰等人与前来剿匪的朝廷军队恶战之后,回到寨里休息。
  顾惜朝借与戚少商等人接风洗尘的机会,连同连云寨叛徒突然发难,设机关、下毒酒,劳穴光、阮明正、勾青峰为保护戚少商,竟一一壮烈牺牲,戚少商本人也被顾惜朝砍断一只手臂,借地道逃出生天。
  原来,顾惜朝就是朝廷权相派出来瓦解连云寨的卧底。
  故事就从这场背叛狙杀开始,戚少商断臂逃亡,一路上知交尽掩门,更有甚者还落井下石,参与追杀。
  有很多读者看到此处,未免有些莫名其妙,这背叛也来的太气势汹汹了吧?世上真有此等之事?
  其实,《逆水寒》里的顾惜朝,深究起来,并不完全算背叛,因为他加入连云寨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戚少商和整个连云寨一同拔掉,只能说是卧底,谈不上背叛。
  读者纠结于此的原因,应该是戚少商以国士对待顾惜朝,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而鸣不平吧。
  要说真正的背叛,还得说温瑞安先生的另一部经典作品《刀丛里的诗》,那里的背叛才真的让人咬牙切齿,在这里暂不评论。
  《逆水寒》里,并不是仅仅只是在讲述逃亡与追杀,更有很多侠义真情的人,如果戚少商没有这些人前赴后继舍身忘死的救助,早就被顾惜朝等人抓住或者杀死了。
  提到救助,就必须要先说一个人,这就是戚少商的红粉之音息红泪。
  息红泪是一个很复杂的女子,她爱戚少商,但却纵容戚少商的风流韵事,可是私下又对戚少商不检点的行为伤心难过。
  她与戚少商更像是一对政治伴侣,彼此合作多于缠绵,但并不是说戚少商与息红泪没有爱情,只是,二人都是事业型的,彼此间无法退让一步,让戚少商放弃连云寨与息红泪过日子,他肯定不愿意,息红泪也是如此。
  而且,息红泪对戚少商风流倜傥的行为始终是耿耿于怀的,从她创立毁诺城也可以体会出来,她内心恐怕未必只是与戚少商假意为敌。
  或许,她心底对戚少商的幽怨更要大于对他的爱。
  戚少商的情敌赫连春水就不同了,他也武功高强年轻英俊,而且家世豪门。但他对息红泪却一往情深,为救情敌戚少商,赫连春水几乎将部属消耗殆尽,自己也屡次三番深陷险境,这固然有他侠义豪情在里面,但更多的是因为对息红泪的真挚感情。
  如果换位思考,戚少商能否对赫连春水如此仗义,这是一个未知数。
  当然,并不是说戚少商不能舍身取义,而是戚少商能否放弃大业理想,将实力消耗在一场事不关己的逃亡上。
  对于戚少商、息红泪、赫连春水三人的情感纠葛,作者温瑞安先生安排得极其精彩,是本书的一大亮点。
  尤其是最后,作者并没有按照一般人的逻辑方式,让戚少商与息红泪大团圆结局,而是给了他一个事业,给了息红泪一个家,给了赫连春水多年来真挚感情的一个交代。
  这是一个让人拍案叫绝的设定。
  所以,没有了感情的羁绊,后期的戚少商,才能在京城领导金风细雨楼与神侯府遥相呼应,成为侠道之中对抗权臣的群龙之首。
  说到这里,就再延伸一下,讲讲影视剧改编的问题。
  戚少商与息红泪、赫连春水之间的三角恋,本是《逆水寒》里极具看点的桥段,戚少商的伤,息红泪的泪,赫连春水的似水柔情,抒发的是人性的弱点与本能,精彩就在这里,好看也因为有这些情节。
  但有些影视剧,一定要砍掉这些情节,理由是小说篇幅太长,无法将所有情节都归纳在影视剧里体现出来。
  但是,他们恰恰在砍掉这些情节的同时,却又加进去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完全与原著无关的情节。
  这未免有些乌龙。
  如果篇幅过长,砍掉部分情节,这是可以理解的,但砍掉精彩部分,然后却添加上杜撰臆想出来的狗血剧情,这是为哪般?
  古人说画蛇添足,我看这简直是画龙砍足添鞋子。
  真的希望导演编剧们莫要再毁了经典作品。
  忘掉烦恼,我们回头再读《逆水寒》。
  作品的另一大亮点也非常精彩,戚少商本来是逃犯,捕快抓逃犯乃天经地义之事。
  但四大名捕之一的铁手,因路过此地办事,却卷入了这场惨烈的追杀与逃亡,当身为捕快的铁游夏一旦得知戚少商是冤枉的,立即挺身而出,力保戚少商。
  但因铁手仍是捕快,需按照法理办事,在得到朝廷大员黄金麟等人的同意后,卸功自缚,意随追捕大军回京协助查案。
  不料身为朝廷命官的黄金鳞却出尔反尔,趁机暗算铁手,并动私刑将铁手折磨得遍体鳞伤。
  至此,一直到故事的最后,铁手的武功始终没有完全恢复到十成,也就是说,铁手一直都是在劣势中与人对敌的。
  谈及此,温瑞安先生本人也多次表示:铁手几乎没有一战是在完全公平下环境下决斗的。
  我记忆里,大概只有抓捕楚相玉和力战凌落石,算是铁手硬碰硬的几场战役。
  作者大概是想表达一种信念,一种精神。那就是无论身处何地,何种状况,就算在不公平的情况下,也不要放弃拼搏,不要放弃理想与追求。
  作者温瑞安本人也曾在逆境中求生存,在监狱里恶劣的环境下,仍然创作出《大侠传奇》等优秀作品。
  作为四大名捕之首、铁手的大师兄,无情却是以另一种方式参与这场逃亡与追杀的。
  或者说,无情开始是无意中卷入此案的,但他与铁手一样,一旦得知戚少商是冤枉的,立即站出来为戚少商翻案。
  不过无情处事的方式方法,却又与铁手有很大不同,铁手更多的是正面对抗,而无情以智谋取胜,铁手经常因为厚道而遭人陷害,无情却鲜有落入敌手的情况发生。
  或许是铁手功力深厚皮糙肉厚,伤几次也无妨,但无情身子单薄又无高深功力,作者也不忍心让无情深陷险境。
  可是如果一味的按照既定程序来设定情节,那未免过于牵强,身为武侠小说名家的温瑞安先生,肯定不会用这么苍白的手法来推动情节。
  于是厚道的铁手也会用计谋取胜,如“老虎啸月”聂千愁的五个败类兄弟,企图暗算杀害失去功力铁手之时,却反被铁手以言语挑拨,以“二桃杀三士”方法除掉了几个败类。
  而无情在办案的过程中,与神捕刘独峰阴差阳错的交了手,双方都受伤不轻,无情更是双臂尽失功力,连暗器也无法发放。
  很少吃亏的无情公子,这下也优势尽失,又面对挟持剑僮的朝廷高手文张文大人,他怎么办?
  作者这次没有再写无情多么聪明智慧,而是笔锋一转,着重描述了无情的无奈,他也只能去面对这场几乎无法取胜的战斗。
  文章中,无情单薄的身影,在拥挤喧闹的人群中,骑着马追击敌人。后来连马也没了,只能以手柱地,甚至用爬的姿势,吃力的继续追击。
  追到了又如何取胜?无情并不知道。
  但他仍然还是要追下去。
  作者通过这一段对无情的描写,展现了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侠义精神。
  这才是作者真正要表达的。
此书的第三大亮点是这场祸端的结局,且看原文:
  一些被追击千里、家破人亡的“通缉犯”,突然摇身一变,变为受朝廷封赏的“忠臣烈士”;一些追击穷寇、赶尽杀绝的朝廷鹰犬,突然权势倾覆,变成待罪之身惶惶然不知自处。
  ——这算什么!?
  对流亡数千里、辗转数十战、友死亲亡、家散业毁的戚少商而言,心中只有荒谬二字!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也许心里和戚少商想的一样:这算什么?事情就这样突然结束了?
  其实笔者恰恰认为,这才是本文极具现实意义的体现。
  古往今来,最复杂也最荒谬的莫过于政治,多少影响人类社会进程的因素,起因或许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小事件,虽然背后的原因是复杂多变的,但诱因却很简单。
  萨拉热窝的一个青年,就可以引发世界大战,莱特兄弟无聊中的行为,就改变了人类的交通史。
  在古代集权制度之下,皇帝或当权者心里微妙的变化,足以决定一个事态的发展方向。慈禧太后一怒之下可以向八国宣战,也可以在几万精兵攻打各国使馆而不入的窘态下暗送秋波。
  于是,圆明园就消失了。
  在《逆水寒》一文中,诸葛神侯接到无情汇报的信息之后,立即与无情、追命、冷血、大石公等人制定了一个计划,由诸葛小花出面,以极其委婉的方式,半劝说半威胁,说服宋徽宗放弃追杀戚少商等人。
  其实,我估计宋徽宗此刻还是在懵懵懂懂糊里糊涂的精神状态下,一听说有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名声甚至是地位的时候,立刻怂了,对诸葛小花言听计从。
  这不仅体现了宋徽宗即便是一个昏庸的皇帝,但也只有他说的话才算数的古代政治体制,也体现了权臣如蔡京、傅宗书、甚至是诸葛小花等人操控政庭的高超政治手腕。更体现了政客的翻云覆雨、政治局势的变幻莫测。
  说得直白一些,戚少商、顾惜朝、黄金麟、刘独峰等人,不过是朝廷几大实力对垒的棋子罢了。
  所谓,抓你是正确的,
  所以,放你也是正确的。
《逆水寒》里最后一个亮点,也是笔者最欣赏之处,那就是——复仇!
  戚少商一夜翻身解放当家做主了,对于曾经陷害他逃亡三千里、辗转数十战、兄弟尽牺牲的仇人,他怎么办?
  当然,他真正的仇家是宋徽宗、蔡京、傅宗书等人,但既然已经被平反,他当然不可能再去寻仇,起码不能马上去。而且,在当时的环境下,也不允许他反叛朝廷。
  况且,虽说蔡京、傅宗书等人是幕后黑手,但毕竟没有直接去戚少商正面接触,对于戚少商来说,他更仇恨的是顾惜朝、黄金麟等直接参与追杀迫害他的这些人。
这一点,作者温瑞安先生没有让我们失望,他给了读者一个《基督山伯爵》式的复仇方式。
  黄金麟这个超级马仔,直接就被雷卷等人干掉了。而这次“杀无赦”行动的总指挥顾惜朝就没那么走运,他在受尽欺辱、手下尽叛、家财散尽的“三尽”折磨之后,终于对上了戚少商,就在他以为可以东山再起的时候。
  这一段,笔者看得非常痛快过瘾,坏人就该有报应,正所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佛门也讲因果循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但是到全文结尾处,情节再次逆转,在江边独钓寒江雪的诸葛小花,与戚少商有这样一段对话:
  【老者问:“你可有杀了他?”
  戚少商摇首。
  老者眼中已露出嘉许之色:“能杀人之剑,只不过是利器;能饶人之剑,已属神兵。你在武学上的境界,跟你人格上的修为一样,又高了一层。希望有一天你能施活人之剑。”
  老者又矍然道:“你已大悲大哀,大起大落,也大彻大悟,你要了此残生,还是要以此残生有所作为,这就由得你自己选择了。”】
  这时候的戚少商已经复仇完毕,顾惜朝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只不过戚少商没有杀他而已。
  但其实顾惜朝已经死了,就像当年的戚少商,在兄弟死尽散尽、爱人不在,事业毁灭的情形下,他早已死去。
  现在的戚少商,已经不在是当初风萧萧兮的断臂侠客了,在经过黄泉路上厮杀的烽火与马鸣之后,他已脱胎换骨大彻大悟。
   只不过,那断臂的疼痛,仍仿佛是昨天的事……
温巨侠按语:(写在“拔刀论剑”评温书系列前面:“在寂天寞地時开天劈地”)
      百度温吧,剑试天下;温风诗语,自成一家;拔刀论剑。侠道相逢,梦想出嫁;俠影縱横,燃亮華夏。
     我大约在去年年底知悉,百度温吧正举办“拔刀论剑”征文比赛,这件事我特别喜欢,因为我素知百度温吧的威名,是武侠论坛、网站里最越狱的、最破禁的,最好玩的、最有才的,有色有胆有风骚,有志有气有傲骨,過癮激情有想法的一大幫人:我喜欢。特别是花満衣、泽夜九日、温柔一媚这些犇人骉骑,特别让各路风煙有激发、有火花,大可一朝风月,也能万里晴空。正如現在選女友,只要長髮大波浪,別以為這是滿足了一個要求,其實已具备了三個條件,非常不可能的任務,他們都達到而且超越了。
      可惜我太忙,拖慢了他们的脚步,花少俠、九儿把稿给我一段时日了,我一直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常常想起,岌岌可危。 
     可是因为实在太忙了,我只能挣到如今才能逐篇仔细看了,然后在千忙中(例如我現在機上)说出我的感言。
     其实我最想说的感言是:这些侠友写的那么精彩、那么优秀、而且有那么新颖、创念、理性、激情的想法,他们,理应,比我,更应该写(武侠)小说的,甚至,很可能,会写的,比我好多了。
    我衷心感谢他们。
    而且希望这些优秀的新人新秀或老手好手,有学养的评者,有创意的写手,能为武侠小说这寂天寞地里,更添开天劈地的佳作。
    我衷心祝福他们。

温瑞安相关新闻

温瑞安作品全集
四大名捕会京师》 《江山如画》 《祭剑》 《说英雄谁是英雄》 《四大名捕斗将军:少年冷血》 《四大名捕斗将军:少年追命》 《四大名捕斗将军:少年铁手》 《四大名捕震关东》 《白衣方振眉》 《四大名捕逆水寒》 《四大名捕破神枪之妖红》 《四大名捕破神枪之惨绿》 《四大名捕走龙蛇》 《四大名捕战天王之纵横》 《四大名捕战天王之风流》 《方邪真系列之杀楚》 《方邪真系列之破阵》 《温柔一刀》 《一怒拔剑》 《七杀(武侠)》 《惊艳一枪》 《江湖闲话》 《伤心小箭》 《朝天一棍》 《群龙之首》 《天下有敌》 《天下无敌》 《凄惨的刀口》 《将军剑》 《神州奇侠》 《剑气长江》 《跃马乌江》 《两广豪杰》 《英雄好汉》 《闯荡江湖》 《神州无敌》 《寂寞高手》 《天下有雪》 《血河车》 《大侠传奇》 《侠少》 《唐方一战》 《龙虎风云》 《六人帮系列》 《长安一战》 《落日大旗》 《小雪初晴》 《古之伤心人》 《纳兰一敌》 《此情可待成追击》 《神相李布衣系列》 《七帮八会九联盟》 《女神捕》 《女神捕系列之销魂》 《女神捕系列之弹指相思》 《吞火情怀》 《乱世情怀》 《今之侠者》 《温瑞安微型小说集》 《杀人者唐斩》 《试剑山庄》 《山字经》 《刀丛里的诗》 《骷髅画》 《少年四大名捕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