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新闻>作家圈> 马伯庸推诗

马伯庸推诗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马伯庸
临睡前随手翻诗,无意中翻到唐珙。此人经历颇有意思,父亲叫唐钰,乃是南宋遗民,曾经去被蹂躏过的宋帝陵搜捡诸帝遗骨,别葬深山。后来唐钰梦见有一群穿黄袍的人抱着一个婴儿过来,说是为了报答他掩骨之德。后来唐钰生一子,即唐珙,字温如。唐温如同学在诗界声名不彰,传世作品也不过八首。不过他本身才华出众,虽然是元末之人,诗里却透着唐诗特有的气场,这是极其难得的事。他的诗像唐诗到什么地步呢?楞是被人误收入到《全唐诗》里⋯⋯我估计可能是名字产生的误解,把唐温如看成了(唐)温如。这首误入唐诗的元诗七绝叫做《题龙阳县青草湖》: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这四句皆不离湖中泛舟的主题,各有抒发,而这抒发又不彼此离散,而是贯穿一线。先有沧桑之慨,而生悲愁之心,以至醉酒之态,乃得轻灵之梦,情绪变化清晰可见。描摹喻指浑然天成,作法很妙,值得反复揣摩。
我尤其喜欢后两句。船上独酌自醉,湖面倒映着璀璨群星,周身光灿,恍惚之间分不清自己是在水面还是天空。随着睡意梦境渐起,小舟分水徐行,徜徉于浩瀚星河之间。太有童话之美了。
后人评价此诗有太白遗风,应该不算恭维。
大家晚安。

马伯庸:
他的《澄碧堂》也是奇绝之作 


 

马伯庸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