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新闻>短篇> 燕垒怪谈之青菜面

燕垒怪谈之青菜面

流浪的蛤蟆 :总觉得厨子应该能吃出来鸡肉味,故事赞 @燕垒生 #燕垒怪谈# 《青菜面》 | 清代乾隆年间,某地有个圣因寺,香火甚盛。圣因寺的住持号称四绝,一是画得一笔好梅花,二是一手瘦金体书法也号称远绍宋徽宗,三是说起佛来更是天花乱坠,第四就是做得一手好素菜,因此极受当地人推崇,视之为神僧。有一次某将军解甲归田回乡路过此处,这将军半生行伍,征战.
清代乾隆年间,某地有个圣因寺,香火甚盛。圣因寺的住持号称四绝,一是画得一笔好梅花,二是一手瘦金体书法也号称远绍宋徽宗,三是说起佛来更是天花乱坠,第四就是做得一手好素菜,因此极受当地人推崇,视之为神僧。有一次某将军解甲归田回乡路过此处,这将军半生行伍,征战四方,杀人无算,却极好口腹之欲,当年领兵在天南海北征战,身边也总带着厨子。听得住持做得好素菜,便想来尝尝。和住持谈了半天禅,腹中也有些饥了,住持道:“将军腹饥,若不嫌弃,待老僧煮碗面来。”将军吃过的山珍海味不知有多少,听得只是一碗素面,多少有点失望,只是勉强答应一声。待住持去院后菜地里割了几片菜叶,汲来井水煮开了,又从橱中取出一筒面来放下去,和着菜叶跟盐一煮便盛出来。将军见连油都没一滴,心想这面定然很是难吃,勉强接过来挑了一根,才一尝,却一下呆住了。原来看上去清汤寡水一碗青菜面,吃到口中,竟是鲜香甘美,异乎寻常。他把一碗面吃光了,连面汤也喝了个干干净净,仍是意犹未尽,不由赞道:“好面!不知大师这面是怎么煮的?”住持淡淡一笑说佛法有云:“至味无味”,淡至极处,也正是至味,所以这一碗青菜面才能如此鲜美。将军听了虽然并不太懂,却也赞叹不已,临走时给寺院里捐了一大笔功德银。
  过了一段时间,这寺院突然发生了一起血案,住持竟被一个中年人杀了,事后那中年人逃不掉,当场自杀。这事一发生,旁人都大吃一惊,因为住持德高望重,又是出家人,这等有道高僧照理根本不会有仇家,谁也不知这中年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但地方上出了血案又不能顺利结案,当地知县自是难以收场,真个快要愁坏了,将那凶手的图形四处张挂,看有谁能知道此人来历。刚挂出去两天,有个人突然前来禀报,说这凶手乃是将军府中的厨子。一听竟是将军府中之人,知县大吃一惊,忙去将军府探听。将军倒也客气,一开始不知这地方官前来所为何事,听他一说,将军道:“这厨子已失踪多日。”便让与那厨子相熟的管家前去认尸,一认之下,果然正是那失踪的厨子。管家一见这厨子的尸身,便叹道:“你心眼也太小了。”知县问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厨子与住持会有什么深仇大恨。管家说这厨子跟了将军很多年了,相当得宠,平时在府里地位不低,只是此人心高气傲,当年将军征战四方,每到一处,将军和当地的达官贵人盘桓,厨子则是向当地名厨请教。因为将军有权有势,这厨子也虚心好学,那些名厨更是倾囊以授,所以他的厨艺屡屡见长,而他也自视极高,自命是天下第一名厨。那一回将军回到府中后仍想着这碗青菜面的滋味,越想越放不下,便叫家里的厨子也做一碗。厨子听得将军对一碗青菜面赞不绝口,甚是不以为然,因为将军说是那面纯是清水煮的,就加了几片青菜和几颗盐,就算面用得再好,终究淡而无味,肯定不会有将军说的那种鲜美之极的味道,其中玄虚,多半是因为当时将军听经听得又累又饿,所以觉得面好吃,于是夸口说:“将军,这面我也做得出来,只不过要待将军狩猎之日方可。”将军虽然年事渐高,却仍然保留着打猎的爱好,每隔一阵就带上家人进山打点野味回来。这一天又到了将军出猎之日,等黄昏时回来,将军已是又累又饿,一到宅中便叫厨子上饭。这厨子马上端了一碗青菜面出来道:“将军请用。”将军见端出来的这碗面热气腾腾,汤清如水,面根根不烂,里面几片菜叶碧绿,与在寺里吃的那碗面几乎一模一样,可是一尝便一口吐了,骂道:“什么东西,一点味都没有。”
  这碗面是那厨子殚精竭虑才做出来的,每一步都想得极其周到。面是用最好的麦子精碾后再过细罗筛,为了增香,里面还和入了粟子粉;汤水则是用最好的口蘑精煮,那几片菜叶更是精挑细选,用刚摘下的菜心氽汤,可以说青菜面至此已凌绝顶,他实在不相信那住持能煮出比自己更美味的面出来。这厨子心性偏激,只怕是觉得自己自命厨艺独步天下,结果因此事在将军面前丢尽了面子,他心有不甘,竟然做出这等事来。那地方官听了也唏嘘不已。因为听寺院中的和尚说起当时情形,那厨子扮成一个香客,以施舍为名来见住持,当时住持也给他煮了碗面,结果厨子刚尝了一下面就拔出刀来抵住住持的胸口要他说出这面到底是怎么做的,而住持一直坚持说就是寻常的面条,两人争执不下,而旁人发现了情形不对围过来,那厨子骑虎难下,才下了毒手。为了这种事居然要杀人,实在让人难以想像,这厨子只怕也是对厨艺太过痴迷,以至于如此。只是寺中最出名的这碗青菜面成为绝响,让那知县大为惋惜。
  过了几年,知县进京述职,有个许久不见的同年好友在家中设宴为他洗尘。酒过三巡,最后一道却上来了一盆面。这面清汤寡水,只有几片青菜,但知县一尝,却是大吃一惊,原来这面和当初在寺中吃到的青菜面滋味一样。见他的表情,那朋友笑道:“吾兄应该也在圣因寺尝过此面吧?”知县叹道:“尝是尝过一次,只道已成绝响,没想到还能在此尝到。”那朋友也吃了一惊,问是怎么回事,知县便将那住持被杀的事说了,说起那住持如此高僧,却不得善终,实在令人唏嘘。他朋友听完却道:“原来如此,果然有因必有果啊。”知县听得话中有话,问这是从何说起。那朋友便说他当初未尝考取功名时,因为圣因寺颇有清誉,便来借宿求学。当时年轻,因为耐不得寺中天天吃素的清苦,有次偷偷溜出去,想到附近农家买只鸡吃。到了那农家,却见案上正有一只杀白鸡,只是两片胸脯肉都被割去了。他顺口一问,说有人预先定下了。他没往心头去,就在那儿吃鸡喝酒,正在快活,忽听得有人上门,正是定下鸡胸肉的人来了。一看那人,他也吃了一惊,原来这竟是寺中的一个沙弥。这沙弥也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熟人,神情有点尴尬,此人也正在年轻好事之际,便取笑说这寺里的和尚在外面是一派清心寡欲,没想到暗地里也在吃肉。沙弥急了,这才说了实话。原来圣因寺的素面一直很出名,滋味鲜美无比,明里只说是“至味无味”之类,说白了却不值一哂。原来这面的确不是普通面条,是用鸡脯肉砸成细泥,与面粉拌匀后在烈日下晒干,然后再上石磨再次磨成粉,过细罗后和水压成面条。如此完全看不出鸡肉的样子,也尝不出鸡肉味,但面条的滋味却是鲜美无比。这个秘密圣因寺住持代代相传,圣因寺也借此得享大名,一旦说出去,寺院的清誉就要一落千丈了。这人听那沙弥苦苦央求,这才答应闭口不言。知县听朋友说了这内情,不由恍然大悟。鸡肉和入面里,原本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可圣因寺的和尚却以此来沽名钓誉,难怪碰到一个认死理的厨子时那住持宁死都不能说。世上之事,果然有因必有果,事事莫非如此。

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