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新闻>短篇> 马伯庸,哪儿能退孩子?在线等,挺急的。

马伯庸,哪儿能退孩子?在线等,挺急的。

马伯庸,哪儿能退孩子?在线等,挺急的。
说一个悲伤的故事吧。
大家都知道,我每天都给儿子讲两个睡前故事,还得是原创的。不过我今天要说的悲惨不是这个。毕竟虽然每天原创很辛苦,但也有套路可循。只要掌握了窍门,你就可以像很多游戏公司那样,同一套内核换换片就能应付过去。
我开发了很多系列,比如城市金刚系列、喵喵队系列、无敌忍者团等等……这些套路千篇一律,就是某个城市被一个组织守护着,当怪兽来了以后,一通傻打获得胜利。只有一个系列是例外,叫做白狐狸骗人,讲的是白狐狸如何捉弄别人,算是走斗智路线。马小烦特别爱听,简直把白狐狸当偶像崇拜。
我考虑到他也快上小学了,不能老听这类简单故事,于是把白狐狸的故事做了一下升级,叫做白狐狸侦探。每集破一个案子,每一个故事里会用一个经典推理桥段,锻炼一下他的逻辑思维。
这个新系列大受好评。第一个故事是一头北极熊死在家里,地上有一摊水,隔壁海豹先生刚刚拜访过,可他不承认,除非白狐狸找出那件凶器。我给了他一个提示:北极熊住的环境。他琢磨了半天,居然真猜到了海豹用冰刀杀死北极熊又把凶器融化---可以说是迈出了推理的第一步。
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从此以后,他每天都要听白狐狸侦探的故事。这意味着每天我得原创俩推理故事!
尽管我可以利用信息不对称优势,把各种经典桥段揉到故事里,不愁迷题枯竭。但因为故事背景是动物城,行为逻辑和人类不太全一样,所以很多地方还是需要我现编,对脑力消耗还是很大。
比如说有一次。我带他起滑雪,就讲了一个雪地故事:狗先生躺在公园雪地里死了,周围只有他走进去的脚印,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呢?大家应该都猜得出,凶手是踩着狗先生脚印倒退出去的,经典老梗。可是他却猜凶手是一只鸟,因为鸟会飞……这让我后面的准备全浪费了,措手不及,几乎编不下去。
我每天碰到的窘境,基本都是如此。我特么设计个窗户禁闭的密室,他说凶手是可以爬进窗隙的蚂蚁;我特么讲了一只在东方快车上有十二道捅伤而死的灰狼,他说凶手是撞过去的豪猪;我说八只动物被风暴困在一个封闭岛上,歌剧魅影开始杀人,凶手只可能在这些动物之中,他说也可能是小银鱼游过去干的呀……
今天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严重,他开始像一个甲方那样,临时改需求。
我给他讲的是一只小白兔去滑雪,中途死在一棵树下。白狐狸检查现场,发现头顶破裂,旁边树皮也破了,说这是一起意外,小白兔是滑雪速度太快撞死的。
我想老是讲凶手杀人太单调,刻意增加一些新变化。他妈妈才讲完守株待兔,我正好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一遍,感觉挺好的。没想到他不干了,他坚持说侦探故事必须有凶手,这个结局不算,重讲!
卧槽,这等于要改全部设定啊。我想了半天,憋出一个想法,重新讲。说白狐狸经过调查,查出这个滑雪场的企鹅老板为了节约成本,减少雪道标志物,导致兔子撞死。企鹅为粗心付出了代价,小朋友以后可不能学他呀。
我很佩服我的急智,多好呀,既有凶手,又有教育意义。
妹想到这个兔崽子居然看不上社会派,非本格不听,说这个结局不算,重讲!
我这时候实在没脑子想了,只好胡逼发挥,说凶手是犯罪金刚,谁也打不过,这时白狐狸变成推理金刚,两边战成一团,最后白狐狸用推理激光打爆了凶手,全剧终。
马小烦听完以后拍手称快,然后给我提了三个要求:1 以后故事里必须有凶手 2 凶手最后要和白狐狸有一大战 3 被害者要都活着,不然他晚上害怕。
所以我就上网问问,哪儿能退孩子?在线等,挺急的。

马伯庸:……[允悲]无法反驳//@Sempreto_:谁开发谁保护 谁污染谁治理
马伯庸:媳妇建议说和之前的系列联动:讲一只骗子狐狸改行做侦探,老对手黑猫警官怀疑他策划大阴谋,死死盯住。可每次狐狸一遇危险,黑猫总会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出手相救。狐狸也会在黑猫碰到悬案时“不经意”地留下提示…//@鲭__:建议增加医生红狐狸,警察局长黑猫先生,大boss猴教授




流浪的蛤蟆:妇产科医院后门都有个退孩子的窗口……

马伯庸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