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2章 追凶

宁小闲御神录 2372 作者风行水云间 全文字数 2219字

这位圣人境看起来对它也是十足忌惮,原本突进之势为之一顿,竖起护臂挡在自己额前。 “叮”地一声轻响,小箭击在护臂上,居然将他平平推出去三丈远! 这还是小箭未以长弓射出,威力大概要减弱不少。 就在这当口儿,被他挟在手里的典青岳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住手,不是她!”他所有力量都用来对抗体|内的毒素,连传音都不能了,只含糊不清说话,“替身,快!” 圣人境低头细看,发现他的脸皮已经胀得很薄,像是指头一戳就要爆裂,眼部充血,瞪谁谁都毛骨悚然。嘴唇是早就肿得半天高,这种情况下连说话都费尽全力,因为舌头也胀得格外厉害,说出来的字句都模模糊糊了。 再这样下去,不等拿到解药,典青岳就会死! “等着,这笔账一定要算!”圣人境猛一跺脚,忽然返身奔了出去。 这时中军大帐已被掀翻,露出|阴素霓惊魂未定的俏颜。刺耳的警报声中,整支摩诘天大军都沸腾起来,整体戒备,近卫团奔过来将她护在正中央。 圣域大军的驻地离得不远,与摩诘天只隔了几座山峰。出了这样的大事,两边自然都是剑拔弩张,战局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摩诘天大军当中冒出几发神通,重重轰在圣域的大营当中,一下打爆了两辆大车,烧死几头驮兽。 这个举动简直就引爆了火药桶。 摩诘天和圣域的军中大将几乎同时抚额,道一声“要糟”。 暴怒的军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撩拨?尤其这里地形复杂,能容纳庞大军队驻扎的地方太少,所以两军几乎是脸面挨着脸面,要打架也是方便得紧。也不晓得是谁第二个动了手,两支军队就像红了眼的公牛,顷刻间斗在一起! ##### 等到双方首领将各自的队伍勒停、安抚,已经是两个多时辰以后的事了。 两边队伍各死伤了近百人,这还是阴素霓无意宣战,并且圣域高层将领得悉典青岳重伤时说过“不是她”的论断,不敢轻率进攻的境况下。 真正令两边止战的,却是典青岳忽然又亮相战场! 大军师还活着,圣域蛮人肚子里憋着的火气当然就被浇熄了大半。 阴素霓也知道现在局势紧张,火速派了几个巫凶过去给大军师治伤,又写了一封短信,着人递到对面圣域的大营里去,内容当然是慰问典青岳伤势、申明自己清白,并且保证一定会找出凶手云云,力图缓和气氛,弥补突发的裂隙。 要知道,摩诘天和圣域原本就是死对头,自圣域崛起于天外世界以来,这两家的关系几乎没有蜜月期,都在打生打死。随着双方战死的人越来越多,仇恨度自然是越来越高。这一回两大势力为了争夺南赡部洲而结盟,虽不能说貌合神离,但这同盟关系其实脆弱得如同薄冰,一击就碎。 有鉴于此,双方高层也一直小心翼翼维护这层关系,不想今日居然在乌顶山脉出了这样的纰漏。事情若处理不好,阴素霓都可以想象父王接到消息时的脸色会有多难看,恐怕从此以后对她也没有从前重视和宠爱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眼前最重要的是治好典青岳的伤、安抚圣域的脾气,否则大祸将至! 阴素霓铁青着脸,娇叱一声:“将后厨所有人都押过来,包括递菜的!” 典青岳症状她也见到了,的确是剧毒发作。饭是在摩诘天大帐里吃的,毒自然也是在这里中的。那么阴素霓首先要追究的,就是一等女官唤铃的责任! 这会儿唤铃已经被押到阴素霓面前,浑身颤抖如筛糠,哪里还有先前在后厨做威做福的半点得意。她也知事情扯大了,骇得站都站不住,一下扑在阴素霓脚下:“公主饶命,奴、奴婢也不知怎么一回事!” 阴素霓一脚将她踢得口吐鲜血,冷森森道:“饭菜一律由你先尝,现在贵客中毒,你敢说不知道?该死!” 唤铃哭道:“当真不知。奴婢就记得我们跨过了天隙,后来、后来再回过神来,典大人已经中毒了!” 阴素霓冷笑:“你不记得自己试菜?” “一片空白!”唤铃跪行几步,要来抱阴素霓的腿,被她躲开了,“公主,我当真冤枉!” “你冤枉?”阴素霓呵了一声,“那我冤枉要向谁说?” 唤铃服侍她多年,当然知道主人的脾气。在这生死关头,她脑筋转得飞快,突然道:“想起来了,奴婢保有的最后一段记忆在后厨!当时我领了公主命令,去吩咐厨房做冷盘和点心。当时、当时还有一个人撞着我了!那是个下等女官,名字叫作……”那只是个最下等的女官,又是新来的,她怎么记得名字?眼看阴素霓不错眼地盯着她,唤铃心里一急,目光正好扫过站在一边噤若寒蝉的众人,不由得伸手一指,“她认得,他们都认得!” 被她指住的正是二等女官,后者早被眼前这阵仗惊得动弹不得,又被唤铃这么一指,下意识脱口道:“孛蜜儿。孛蜜儿不小心碰到唤铃大人。” 阴素霓目光缓缓从后厨每个人脸上扫过,众人都觉得面如针刺,赶紧低头。“那么,这个孛蜜儿人呢?” 大家相互看了看,才想起来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她,她去清洗餐具了,还未回来。”说起来,这个小姑娘还真是没有存在感。 阴素霓轻启朱唇,吐出冷冰冰两个字:“去找!” 身后数名侍卫顿时领命,奔了出去。 二等女官小心翼翼道:“唤铃大人特地将这工作指派给她,让她要用最纯净的山泉水洗濯。那泉水不在这峰上,孛蜜儿必须下山。” 唤铃猛地抬头尖叫一声:“你胡说!你陷害我!” 二等女官则是俯首保持着恭谨的动作:“就在后厨,每个人都是证人。” 阴素霓眯起眼,随便选了一个勾了勾手指,示意他站出列:“此话当真?”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