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最后的审判

秦吏 1033 作者七月新番 全文字数 5116字

“选择西去的人,家已经不在后方了。” “而在前方!” 喜牢牢记得,两年多前,站在皑皑白雪的葱岭之下,李信曾如此对自己说。 对李信而言,家在雪山的那一边,在那些尚未被探索和征服的土地城郭,在马蹄尽处! 李信像是秦始皇帝在最后的生命里,用力射出的一支箭,承载了其遗愿,一旦离弦,不抵达终点,他就不会回头!哪怕是胡亥的诏令,哪怕死亡,也无法带走李信对始皇帝的忠诚! 于是整整八千人向西进发,他们大多是无牵无挂的青壮,良家子、恶少年,紧随李信步伐,毫不犹豫,彼辈去到另一片天地后,会有如何作为,喜无从知晓。 但对于远征军大多数人而言,家依然在东方。中原有他们祖先的坟冢松柏,有日复一日在里闾门前眺望的妻儿,熟悉的衣冠乡音,让人安心合口的粒食羹汤。 于是在喜等人的带领下,万余远征军开始了东归之旅,并于他们自行纪年的“秦始皇四十年”,也就是“摄政元年”的三月,回到了张掖郡敦煌。 进入玉门关时,他们人数已经减半,上千人倒毙在干涸的戈壁上,其他人则留在了沙漠里的绿洲国度,放弃了回家的希望…… 因为家太远了,哪怕喜等人到了敦煌,复见秦之郡县楼阙,可距离关中,尚有一半的路程。 好在流经敦煌的党河滋润了干渴已久的西征军,鸣沙山相比于西域的大沙漠,根本不算什么。 他们在敦煌重整旗鼓,开始从西边打通河西走廊,将试图回到这片沃土的月氏王子击败,守住了大秦的新领地。 为此耽搁了很多时间,直到摄政二年开春,他们才重新出发。 接下来的旅途还很长。 从酒泉乱石耸立的黑山峡谷。 到张掖附近色彩绚丽的丹霞奇观,这些他们西行时走过的路,都需要大军用脚步重新丈量一遍。 只要是还在河西走廊,这绵延千里的漫长路途里,人只要一抬头,便能看到西南方连绵不绝的祁连山,似乎永无尽头,牢牢占据着天际线。 难怪它被月氏、匈奴人唤作“天”。 看着祁连山上的积雪,喜也摸了摸自己的发髻。 多年前被发配西域的瘦削老吏,头发尚且乌黑,如今却渐染霜色。 随着脚步向东,士卒们不知道磨破了多少双鞋,河西走廊越来越窄,似已到尽头,但西征军若想回家,还得过最后一关:素来凶险的乌鞘岭。 两侧有高大的雪山终年积雪,寒气常侵乌鞘岭,形成东西壁立的严寒气带,季春飞雪,寒气砭骨,西征军们相互搀扶着攀爬,忍受着气候骤变带来的寒冷,才越过了这道天险。 翻过乌鞘岭,过了令居县,在大河渡口,喜遇到了新任张掖郡守的羌华,而从他口中,喜也基本得知了这些年天下的分分合合。 羌华大赞黑夫勘乱定难,重新一统天下,喜却未置可否,西征军人数多,渡河慢,行进也慢,他则得到了特许,可以乘坐最快的邮驿去往咸阳。 “夏公日夜盼着重新见到喜君,以高爵重职相待。”羌华如是说。 但喜却不为所动,断然拒绝。 “我是监军。” “我终日向将士宣扬军法,岂能离开军队,擅离职守?” 若非喜一路上尽力控制,这支西征军,恐怕无数次分崩离析,或者在饥寒交迫中,沦为群盗兵匪了。 喜决定将他们照看到终点,有始有终,不能出任何差错。 他们渡过大河,进入临兆的长城内,沿着秦始皇帝当年西巡复返的路线,穿过陇坂,到了关中…… 至此,才算是到了家,景致也变得不一样起来,少了大片大片的荒野,多了阡陌相连的农田里闾,周原岐山之下,男耕女织,一片祥和景象,让人很难想象,两年前这还是战场。 西征军大部被留在了雍地就食,等待复原命令发回原籍,而喜也在众人垂泪相送中,告别了朝夕相处三年的将士,继续向东行进。 离开雍地时,喜的马车上多了几策新近修订的秦律,沿途休憩时,喜便皱着眉一条一条地看,他想知道,这几年里,律令有何损益之处。 入夜时分,亭长知道他身份,提出要加灯盏,并提供鱼、肉等,却被喜拒绝。 “我卸任西征军监军身份后,便只是一个被秦始皇帝贬爵为上造的戴罪之人,《传食律》有言,但凡留宿亭舍,不更以下到谋人,粺米一斗,酱半升,菜羹一升,喂养马匹的刍草半石,夜里不可提供灯烛,既然这一点律令未改,便不要对我特殊对待。” 黑夫夺取咸阳后,倒是曾发文书去西北,恢复喜在朝中做官时的地位,但喜在敦煌看到这份文书时,却没接。 喜当时不认为那道诏令是合法有效的,因为两边信息的偏差,此事便不了了之。 于是固执的喜,只能在白天观看抄录律令,当看花了眼睛时,他便在沿途村邑,走到田埂上,向农夫小贩们问好,询问近来官府种种施政之策。 犹如一个即将办理一场大案,进行一次审判的令史,默默记住所见所闻的一切,要将它们都充当呈堂证供…… 摄政二年七月二十日,风尘仆仆的喜,即将抵达咸阳西十里外的杜亭。 而就在这时,他的马车,却被人拦了下来! 赶车的仆不认得眼前的人,见其伸臂拦车,连忙拉住缰绳,马车在其面前丈余外停下,因为此行关系重大,不免紧张,呵斥道: “汝乃何人,可知车中是谁?竟敢当涂阻拦?” “我知道。” 那声音铿锵有力,一如当年。 纵是车里闭目的喜,也不由睁开了眼,他握着书的指尖,有些微微发颤。 “车中坐着的,是天下闻名的喜君。” “喜君为官数十年来,恪尽职守,对律令烂熟于心,断狱数百,其手中绝无冤假错案,每一个,都做到了律令上的公正。” “喜君面上冷酷,实则心怀百姓,更敢当朝质问始皇帝,而今沉冤昭雪,西行复返,我作为晚辈同乡,特来此相迎。” 马车的竹帘缓缓掀开,喜探出头来,他已是满头灰发,饱经塞外风沙,老吏眯着眼,辨认出了来者身份。 眼前的人,已不再是当年在安陆湖阳亭,拦车喊冤的年轻后生了。 他一身常服,束冠深衣,唇上两撇矢状浓须,腰间带剑,就站在满是尘土的道路中央,合拢双手,朝喜作揖。 只有那张与黔首一般黝黑的脸上,笑容依旧。 “喜君,别来无恙乎?” …… 喜与黑夫二人,在杜亭中对坐。 恍惚记得,二十年前,他们的初次相识,也是在安陆县一个不起眼的小亭驿。
只是两人的命运不一,都为这大时代的浪潮所激,脱离了原先的轨迹,只是黑夫最终以下克上,成了弄潮儿,喜则漂得更远些,倒是更像一个见证者…… 见证了一个小人物从区区黔首成长为帝国真正的统治者。 也见证了一个时代的风起云涌,壮怀激烈,趋于平淡…… 喜目光看向一旁,传说是白起自刎时溅红的拴马石墩就在一旁,当年就是在这,喜被始皇帝西贬,落魄地要踏上漫长谪路时,途经杜亭。 因为有扶苏为喜求情被斥在先,满朝文武无一敢来道别,唯独黑夫之妻叶氏单车而行,赠酒相送。还赠了一舍人,供喜使唤,一女佣,供喜沿途洗衣造饭之用。 为此,喜特地对黑夫作揖: “若无这对仆役一路照料,我恐怕撑不到李信那,多谢摄政夫人,我去西域时,他们留在了敦煌,如今已有两二一女,不欲东归,恐怕无法将他们还给摄政夫人了……” “此外,也要多谢摄政那捎人送到河西的相赠之言。” 黑夫还礼,对敬重的人,不论他到了什么地位,都是恭谨如初: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李将军的确识得喜君,而喜君,也未辜负他和众将士的信任,将西征之人平安带回,沿途未曾有一起冒犯百姓的冲突,殊为不易也。” 喜说道:“李将军亦深知摄政,他越过葱岭前,让我带一句话给你。” “什么话?” “李将军只想问。” 喜抬起头,目视黑夫: “黑夫,还记得始皇帝的志向么?” “始皇帝的志向……” 黑夫默然良久,叹息道:“都明明白白,篆刻在恒山、芝罘、碣石、琅琊的刻石上啊!” 他站起身来,念起那些仿佛上个时代的迷梦呓语来。 “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 “这是始皇帝对拓展华夏领土的雄浑大志,只可惜天下负担不起这么多征伐,不过足以欣慰的是,李信,他能继承此志,率军西征,替长眠骊山的始皇帝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九州之外的其他文明,以李信之能,或许真能打下一片山河,让始皇帝的威名,传到极西之国罢?” “这份开疆拓土的遗志,已由李信继之。” 喜点了点头,认同了,李信的确是如此认为的。 “还有,始皇帝令人不以谥号论己,後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他希望大秦世世永昌,千秋万岁,永远延续下去。” “可这世上,没有不灭的王朝,夏商周皆是如此,秦又岂能例外?我虽撑住了这摇摇欲坠的社稷,但我死之后,一切犹未可知。” “不过,扶苏之子公孙俊,他已被封在海东,偏居一隅,只要没有太大变数,或许真的能在那江山永固,万世一系呢。” “所以,这份万世一系的遗志,或由海东侯继之,就像殷商已亡,宋国却承袭也子姓社稷一样。” 对这一点,喜皱着眉,不置可否。 “始皇帝还曾承诺过,说地势既定,黎庶无繇,天下咸抚。男乐其畴,女修其业,事各有序。惠被诸产,久并来田,莫不安所。节事以时,诸产繁殖。黔首安宁,不用兵革……” “他活着时没能做到,反倒是徭役无度,大兴宫室,南征北战,天下疲敝不堪,以至于酿成了大祸,不过如今好了,我再度一统九州,六国灭尽,关东安定,就连边疆的隐患匈奴,也已残破北遁,奔走于天南海北的戍卒可以回家,农夫只需缴纳十一之租,也算是男乐其畴,女修其业,各有序乐。” 黑夫摊开手,笑道:“这一点遗志,由我来继承!” “如此观之,不论东去,西行,还是留在中原,吾等,皆是始皇帝的继业者!” 喜感慨道: “你所继的这份志向,最难办到,四十八郡,两千余万口人,还有难以调解的六国之人,可不是李信、公孙俊只需对数千人负责能比的。” “很难罢?”喜问黑夫,这一刻,他又成了那个对黑夫敦敦教导的同乡长辈。 “难。” 黑夫先是一愣神,感慨地颔首:“真正承载重担,方知创业难,守业更难。” 他接着避席长拜道: “喜君,除了这三点外,始皇帝还有一份遗志,还未能实现!” “那便是初平法式,审别职任,以立恒常。” “大圣作治,建定法度,显箸纲纪!” “要让秦法律令,因地制宜,真正布于天下,作为万世纲举!” 喜默不作声,只嘿然道:“这,当真是始皇帝的遗愿么?” 他当年不就是以此相劝,劝秦始皇帝不要为了一己私欲,带头破坏律令,才被迁怒远徙的么? 黑夫道:“不论是他真心也好,吹嘘也罢,既然承诺了,作为继业者,便要办到。我期望,有那么一天,这天下,能真正依法治国。” “哪怕穷尽一代人的努力,也只能朝那个目标,行进一小步!” “但想要做到这点,光靠我不行,光靠这满朝只想着子孙富贵的列侯功臣们更不行。” 在天下大定后,功臣们,已然成了黑夫必须提防的对象,这群实现了阶级飞跃的家伙,要堕落腐化起来,也是很快的。 所以,需要一个真正公正的人站出来,重新构建起司法体系。 “若说这世上还有能公正无私,能公正执法的人,也非喜君莫属!” “若说这世上还有能监督我的人,也非喜君莫属!” “所以,喜君,此事非有你参与不可。” 黑夫长拜,俨然刘备请诸葛亮出山的姿态: “请喜君作为朝廷的御史大夫!监督天下官吏,也包括我这摄政!并重新核定律令,改始皇帝时律令之弊,使秦之律令,再度行于天下。” “让这法崩礼坏的世道,再度拥有天下程式!” 喜有些动容,但却并未答应黑夫。 也没有拒绝。 喜的眼神锐利,定定地看着黑夫:“和李信一样,老朽也有一个问题。” 如同令史在审判时,不论案情如何,不论主观判断如何,不论掌握客观证据如何,都要按照既定程式,对嫌疑犯发出的诘问。 他问的只是黑夫,却好像又在问众生、后人,所有将这个故事从开始,看到结尾的人! 喜的问题,仿佛跨越了时空,甚至穿透了薄薄纸面! “黑夫,还是秦吏么?” …… PS:仔细想了想,李信的故事放外传吧(嗯,如果有的话)。 所以,21号我也缓缓,你们也缓缓,22号最后一章,大结局。 读者们,你们慌么o(* ̄︶ ̄*)o。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