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疑点

作者Loeva 全文字数 3357字

秦含真返回正院去看秦安夫妻从大同带回来的行李和下人怎么样了,进门之后,才发现秦泰生正站在院内等候通传。不过他一如既往地能干,在他的安排下,行李都已经送去了应该送的地方,为秦柏、牛氏与秦平、秦含真准备的礼物都卸了下来,另行摆放,至于给长房与二房的礼物,也有了去处,下人们被安排下去休息,只几位管事与大丫头们随秦泰生一起,等候在院中,随时接受这永嘉侯府的主母牛氏的召见。 秦含真上前去跟秦泰生问好。 跟上次见面时相比,秦泰生的外貌成熟了不少,留起了小胡子,穿戴也贵气多了。他如今不仅仅是一个从五品武官的管家,还是永嘉侯府的管事,身份地位自然不可与过去同日而语。除了在秦含真等秦家主人面前,他还保持着下人的谦恭外,当着外人的面,他腰杆子都直了很多。仔细一看,还不难发现他的身材比多年前略有发福,不过这也变相增加了他的气势,使他看起来更象是个体面的大管事了。 秦泰生在秦含真面前还是笑眯眯地:“三姑娘好。几年不见,三姑娘长高了许多,已经是大姑娘了,出落得越发水灵。我在大同待了几年,觉得满大同就没有能及得上三姑娘的女孩儿了。想必三姑娘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名门闺秀。” 这话略有些夸张,不过秦泰生是自家人,这话多少带了点说笑的意味。秦含真笑笑,道:“多谢泰生叔的夸奖,不过这真是太夸张。我在京城可没什么大名声,大同想必也有许多才貌双全却不爱出名的好姑娘。” 她往双门紧闭的正屋看了几眼:“祖母这是在屋里跟谁说话呢?这个架势,似乎是在说一件很重要又不能让外人知道的机密之事。” 秦泰生顿了一顿:“机密算不上,夫人想必是在询问卢嬷嬷的病情,还有五奶奶怀孕的事。五奶奶在上京路上动了胎气,如今身子不大好。夫人也为她担心呢。” 秦含真忙问:“不是请了太医吗?太医来了没有?” “还没有来。不过夫人另请了一位住在后街的大夫,刚才已经去给五奶奶诊过脉了,说是误服了不该吃的东西,加上路途劳累,五奶奶又休息不好,胎儿有些不稳。幸好五奶奶身体一向康健,那不该吃的东西又吃得不多,而且事后及时请了大夫医治,因此暂时没有大碍,只是需要静养。”秦泰生答道,“不过,经此一事,五奶奶的肚子是再不能出问题了。” 秦含真皱起眉头:“好好的,五婶怎会吃到不该吃的东西?她身边侍候的丫头婆子就没事先检查过?还有卢嬷嬷呢?卢嬷嬷先前病了许久,但我方才看她气色还好,只是瘦了许多,应该已经病好了吧?” 秦泰生点头:“卢嬷嬷的病,年后就已经痊愈了,只是到底伤了元气,不如先前有精神了。她倒是时时想在五奶奶身边服侍的,但五奶奶不忍心叫她受累,还时常让她下去歇息。五奶奶吃错的东西,就是在卢嬷嬷不在的时候送上来的。当时谁也没留意,还是五奶奶吃着觉得味道不对,方才发现了。” 秦含真忙问:“是什么东西呀?” 秦泰生回答:“是桂圆。” 桂圆能滋补气血,益心脾,乃是一味常见的补药。但它性温味甘,吃了容易让人上火,对孕妇来说就有害无益了。孕妇服用桂圆后,往往会增添胎热,引起胃气上逆,容易呕吐,日久还会伤阴,可能会引起腹痛、见红,甚至导致流产或早产。 秦含真想起先前好象听小冯氏提过,她在路上感到不适,就有哎吐的现象,而且食欲不振。当时以为是晕车,如今想来,估计就有服用了桂圆的缘故。 但是小冯氏怀孕已有好几个月了,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她和她身边侍候的人都应该心里有数。而桂圆虽然是常见的补品,却不是常见的食品,就算小冯氏在路上吃了外食,也不该会撞上这种禁忌食物才对。 秦含真便问秦泰生:“五婶是怎么会吃到桂圆的?” 秦泰生抿了抿唇:“内院的事,一向是五奶奶与卢嬷嬷管着,自从五奶奶进门,我就没再插手内务了,只专心打理五爷外头的事。五奶奶到底是怎么吃到桂圆的,没人跟我说过详情。据我打听,好象是……那日歇脚的客栈,领到我们同行的人之命,说要给五奶奶准备一份补品。那客栈里的厨子不大懂孕妇忌讳什么,还想着单送一个不好,索性全都送了,给几位太太奶奶们献个殷勤,就照着平日的习惯,炖了几份黄芪鸡汤,当中放了桂圆的,送到各个房间去。五奶奶当时也是累极了,一时没留意,喝了一小半,才察觉到不对,但汤水已经进了肚子。还好落脚的地方是个挺大的镇子,镇上也有不错的大夫,请来把过脉了,说是没有大碍,众人才放心。自那以后,这一路上五奶奶的饮食,就再也没叫外人动过手了,都是咱们自家的下人亲手准备。”
秦含真听着奇怪:“那是客栈,就算是包餐饮的,既然有人点菜,难道那点菜的人没有事先说清楚要做什么菜吗?也没有说明白那汤是给孕妇准备的?而且事先也没问过孕妇是否要忌口什么?谁这么粗心呀?” 秦泰生摇头:“厨子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跟他点的菜,他也是听跑腿的伙计说的。伙计说是个穿着软甲的军爷,想必是哪位将军麾下的人。同行的马将军他们,说来都是五爷的上司,真的打发人去查问,就怕会惹得他们不高兴。况且军中人士,粗心些也是有的,若不是大夫,男人哪里知道孕妇要忌什么口?也不好事先找我们家打听。说来这也是几位大人的好意,五奶奶劝过五爷,说反正没有大碍,还是不要张扬的好。万一查出来,一切都是误会,倒叫五爷尴尬了。虽说这回调职上京,但日后五爷与几位将军还是要在一处共事的,上司依旧是上司,到了新地方,更应该拧成一股绳,没得为了点小事,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小冯氏的想法是好的,她也是为了秦安着想。只是秦含真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她跟秦泰生说:“就算不为查问是不是有人想要暗害五婶,也要弄清楚是谁给客栈厨房下的令。哪怕是为了日后还人情,也不该就这样蒙混过去了。” 秦泰生笑道:“五奶奶是怕生事,因此不让深查。不过我也想过,这一路上若是天天都有人给大家加菜,那早晚上轮到我们五爷的。哪怕是为了还人情,也要弄清楚都是哪家请的客,就私下里找人打听了一下。可惜那厨子说不清楚,传话的伙计倒觉得是我们家的人做的,因为若不是我们家的人,又怎么会特地说要给五奶奶做一份补汤呢?给所有的女眷送一份汤,是厨子那边要献殷勤,其实汤原本是只给我们五奶奶一个人的。” 这就更加可疑了。 秦含真小声嘱咐秦泰生:“泰生叔多打听些吧,总要弄清楚当时下单的人是谁。如果真是五叔手下的人,那他背后兴许还有别人在。” 秦泰生点头:“三姑娘放心,我都留意着呢。” 秦泰生还是挺靠谱的。秦含真松了口气,又问他:“之前那个娟儿怎么样了?”她记得这个丫头一直很想要嫁给秦泰生的。 秦泰生平静地回答:“五奶奶在临行前把娟儿嫁了出去。娟儿哭着闹着说要侍候五奶奶一辈子,五奶奶还是没答应,说是不能耽误了她的终身。那户人家在大同也算是个殷实农家,日子还过得去。五奶奶特地给娟儿准备了一份嫁妆,想必她日后会过得不错。” 小冯氏这也算是全了多年的主仆情谊,不过她着实算是个厚道人了,对背主的丫头都这么周到。 秦含真抿了抿唇,觉得秦含珠遇上这么个嫡母,还真是她的福气。她是女孩子,不用考虑这么多,无忧无虑地长大,到了年纪,小冯氏也会给她安排一桩不错的亲事,将她嫁出去的。 不过梓哥儿那边,情况可能要复杂些。 秦含真暗叹一声,又问秦泰生:“金环这几年可老实?我听说过一些传闻,总担心她要憋坏。” 秦泰生道:“她这几年还算老实,但私底下如何,我就不知道的。”他毕竟已经是外管事了,而金环又做了秦安的妾,他需要避嫌的。他知道的都是下人间的一些传闻,倒是可以给秦含真做点参考:“金姨娘如今在族谱上是六姑娘的生母,素日照看六姑娘也算用心。只是这几年五奶奶亲自教养六姑娘,六姑娘与五奶奶越发亲近,金姨娘心里有些不大高兴,时常会在六姑娘面前说五奶奶的不是。幸好六姑娘年纪虽小,心里却明白,不曾因为她的谗言,就疏远了五奶奶。” 秦含真“啧”了一声,心想她就知道这个金环不会老实的。可金环这么做是图什么?秦含珠又不真是她生的,她顶着生母的身份做个养母,跟嫡母抢什么女儿?要不要这么真情实感呀? 秦含真心里正吐嘈呢,就听得屋里传出牛氏的一声愤怒的叫喊:“没有证据又如何?!她一个妾,我要治她还要什么证据?!”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