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吐血的追逐

琴音仙路 278 作者写文娱乐自己 全文字数 2193字

顾轻羽迅速的铺开神识,三里之外,有一个小小的山洞,出现在她的神识内。 山洞实在很小,仅容两个人盘膝而坐,就是因为小,附近的妖兽看不上眼,才没被占据。小小的山洞口被浓密的藤蔓遮挡,显得相当隐蔽,要不是她神识强大,一时半会还发现不了它。 顾轻羽带着穆简行一个瞬移便出现在藤蔓遮掩的山洞前,撩开藤蔓,将穆简行扶进山洞里盘膝坐好,仅剩一个月寿命的隐匿符宝瞬间转移到他身上,穆简行的气息顿时在山洞里消失的无影无踪,再胡乱往他怀里塞了些疗伤丹药,和几枚万年灵果,她快速的后撤几步退出山洞,洞口的藤蔓和方圆一里之内的植被在生长之力的催化下,快速的生长,将山洞整个遮掩的严严实实。这样一来,即便有巫修,或有妖兽路过,只要穆简行不泄露出一丝一毫气息,他们谁也想到,他便藏在这被茂密藤蔓遮掩住的小小洞**。 顾轻羽一转身不敢再逗留,短短的一分钟,凝魂期巫修的神识已经向这边搜索了过来,足尖点地,疾行诀运转至极致,往深山里蹿了进去。 她不敢飞,飞在空中,红绿两色的遁光太明显,明晃晃的被巫修当成活靶子,但她也细细计算过,以她疾行诀的速度,想追上她都巫修不多。十几个凝魂期巫修,在刚才的符文成阵中已死伤大半,能追赶过来的也就是三四位,至于那些固魂期巫修,他们的神识强度与自己差得太多,若无凝魂期巫修带领,想要在茫茫大山里找到她,那是痴人说梦,所以真正难应付的就只有那几个凝魂期巫修。 “他们追过来了,主人你快跑,快跑。”小界在识海里紧张的一个劲的催促:“主人你一定要记住,要坚持住,只要等十天半个月一过,到时候,我就恢复了能力,带你再进传送门,现在只有主人你一个,连续传送三次都没问题,到时候,我们已在三四千里以外,他们想追,都不知道到哪里去找我们。只是主人,我的五行灵精已经不多了,回到天远大陆后,你得帮我多准备一些。” “行,没问题。” 小界的絮絮叨叨,让顾轻羽心中大安,逃跑,不与这群人正面对上,那最好办不过。 她十指翻飞间,数十道疾行符便贴满了两腿,她的速度蹭的一声,又快上一倍不止,耳畔只听见风呜呜的吹,高大的树木成了幻影急速后退,她毫不遮掩的将金丹大圆满的神识,连带着威压一起全都打开。 迷迭大陆偏远山区的群山里,妖兽的修炼水平本就不高,如何受的了金丹大圆满的威压,顾轻羽人未到,它们便纷纷往远处逃遁躲避,一时间山林只剩四道身影,在风驰电掣的追逐着。 紧追在她身后的三名凝魂期巫修郁闷的几乎想吐血,他们明明各自都拥有飞行速度极快的飞行法宝,但眼前的女修偏偏只往密林里钻,这样树木茂盛的大森林,根本不适合使用飞行法宝飞行,飞到空中追击,这茂密的树冠多少阻隔了神识的铺开,这道修狡猾的象条泥鳅,一旦被她溜出神识范围,再想找到她就难了。但眼前的道修明显只有固魂期的修为,可这遁速却绝对可以和普通凝魂初期巫修相媲美,现在突然的加速,他们这几个凝魂大圆满修为的巫修,也只能紧紧坠在后面,虽没有将道修跟丢,但也没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一丝一毫。
“郝兄,周兄,追了这么久,为什么只有这个女修一个人在跑路?还有那个男修呢?”追了一天一夜后,三名凝魂巫修中的一女巫,突然意识到了那个以肉身力抗劫雷的男修不见了,于是边追边神识传音问道。 被称为郝兄和周兄的两名巫修同时一愣,难怪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那个男的不见了,那男修全身可都是宝啊!尤其是那件熠熠生辉的宝衣。 迷迭大陆匮乏到极致的修炼资源,使得生长在这里的巫修,比生长在天远大陆上的道修更为贪婪,对于见到过的宝物,有着不抢到手,绝不罢手的执着。突然想起全身是宝的男修不见了,三人都觉得心口象是被生生剜去了一块肉,痛得无以复加。 “我猜那男修一定是被劫雷劈成了重伤,定是被女修藏了起来,我觉得与其我们三人都在这里追逐固魂期的道修,倒不如郝兄,你和周兄去找找那个男修。”女巫建议道。 “凭什么要我们两个去找男修,你想独吞女修身上的宝物。”那位被称为郝兄的男巫立马翻脸,摆出一副生吞活剥了女巫的模样。 那位周兄虽不说话,但斜晲着女巫的眼神里,凶光闪烁。 “那能呢。”女巫连连摆手,“两位兄台你们看啊,我们三人把时间耗在追逐女修身上,那个男修却躲在一旁疗伤,我可看得清楚,那个男修虽只有凝魂初期的修为,但试问两位兄台,我们三人谁能以血肉之躯接下劫雷,等男修疗完伤,我们几个能敌得过他吗,所以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追逐女修身上,倒不如趁着男修有伤在身,先去把男修的宝物抢到手。我在迷迭城的时候可听说道修藏人的本事一绝,随随便便还真找不到,两位兄台别以为找人是件轻松活。再说,在下也不是自吹,我们三人,我的遁速最快,在这里盯着这个女修最合适,想她一个固魂期修士,魂力再深厚,也深不过我们凝魂大圆满巫修的实力,等你们解决完男修,再过来跟我跟我会合,这女修的魂力也被我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到时候追上她轻而易举,两位兄台觉得小在下说得可有理,若两位兄台觉得这还不合理,在分成的时候,在下只拿三成,让两位兄台占七成如何。” 女巫的长篇大论,说得可谓是合情合理,两个男巫的脸色也逐渐缓和下来,望着前面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的顾轻羽,越来越觉得女巫说的有理,默契的停下脚步,往着来路遁了回去。至于找到男修,杀了女修后宝物的分成,如何分法,到时候再说。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