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2 东风雷(八)

作者爱吃大包子 全文字数 4464字

“轰隆隆” 一道明亮的闪电划过黑沉沉的夜空, 风雨中,一道树枝被风吹得打在窗台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声音, 目光凝视着窗外雨水朦胧中的西京固被雨水冲刷的闪亮发光的街道,胖子犹如凝固雕像般的身体转过来,看了一眼受命被召回的明月公主,苦笑的了一下说“既然来了西京固,就暂时不要回兰芝了“ “陛下的意思是?”明月公主俏脸错愕,她是接到皇帝的命令加急赶来的,说是商讨兰芝城的布局,还想着能够立即转回去,没想到一进门就是这样一句话 “局面有变,很快,整个西北的南部都会成为战场,你现在回去,安全没有保障!” 胖子耸了耸肩膀,向明月公主打了一个坐下的手势,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报告递给明月公主“龙家拒绝了和谈,而且根据情报,就在今天中午,龙家在广波的军队分成三路陆续开进,其中最前面的两万人此刻应该已经到了凯山,等到明天一早,应该就会发动全线攻击” “兰芝城要成为战场?陛下不是说过龙家会妥协,怎么又。。。。。”明月公主双手猛地握紧,俏脸微微发白,犹如一朵风中的百合花,她知道帝国皇帝的意思,龙家大军如果真的大举反扑,首当其冲的必然是兰芝城 想到这座被自己倾注了无数心血和希望的城市,立即就会陷入一片战火,成为废墟,明月公主的心就在隐隐做疼 兰芝城,并不仅仅只是被她看成一座城市,而是被她视为复兴中比亚王室的希望所在,就连龙雪山数万大军的逼压,她也没想过放弃,而此刻从帝国皇帝的语气里却是听到了战场两个字,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把重锤,狠狠的敲碎了她一直都想要维持的美梦 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王室长公主,从北到南,见过太多的死人,见过尸横遍野的泥泞,见过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战船,战场是什么样子,她已经见的太多了,战场和毁灭基本就是一个意思, “龙家拒绝谈判这件事,确实是令人有些始料不及“胖子也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声,当初可是他保证龙家会答应谈判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复 胖子这次也是彻底龙家完全不顾现实的做法激怒了,这一次,他准备好好的收拾一下龙家,他转身走向门口,看了一眼呆立在原地的明月公主伤心的脸,内心闪过一丝不忍,停住脚步,咬了咬牙说道“我不知道龙家现在的主事者是什么想法,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对方如果不是狂热的好战派,就一定是疯子,兰芝城说到底,也只是一座死物,就算是毁了,还可以重建的,重要的是人,有帝国的支持,重建一座兰芝城不是什么问题” 西京固的一栋大宅院,线珠般的雨滴滴落在半掩的窗台上。化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四下溅射,外面白色的雨线从黑蒙蒙的天空降下 “咯吱”一辆黑色的马车在台阶前方停住,随着车门从里边推开、一个漂亮的中比亚女人从马车车厢里走下来,穿着高筒马靴的长腿,轻盈的迈上面前的台阶,暗红色的长披风随即被一道吹来的风卷起,展露出一抹艳丽无比的容颜 女人在台阶顶部停住脚步,目光意外的看向府邸大门,一个个飞驰而出的传令骑兵的身影,不由询问道“今天是什么情况? “陛下震怒,听说龙家拒绝了谈判”一名帝国近卫军官在前面亲自为她推开了门 “什么,龙家拒绝了?“ 听到近卫军官的话,李月华脸色错愕,美丽的眼睛闪过一丝莫名的光泽,按道理来说,龙家主力还在代州,应该会尽力避免两线开战这种不利局面,而且与帝国交战,就等于是自己切断从帝国方面获得武器和物资的渠道,对于龙家而言,绝对是相当不利的,不要看龙家这两年风生水起,如果没有采购了大批帝国武器的前提,龙家怎么可能在短短两年内将兵力扩充了一倍有多,更不要说跟草原耶律家和中比亚朝堂分庭抗礼! 问题是,龙家竟然拒绝了,这次算是彻底玩大了 这次的谈判可不是某一个大臣提出来的,而是帝国皇帝的意思,直接拒绝猎鹰帝国的皇帝,如果是在欧巴罗,为了平息猎鹰皇帝的怒火,那就是要有尸山血海的准备 李月华也忍不住在这个生冷之夜,深吸了一口气,龙家人,果然都是一群疯子 前面一个龙阳,为了所谓大义死扛燕州,后面龙破,为了复仇,不惜冒险主动出击草原人,现在这个龙山,竟然也是一样,完全不顾现实情况,悍然发动对帝国的战争,感觉龙家的人,都是有一种冲动的固执,完全就是为了那一口扬眉吐气的畅快! 不过想想也是,就算是中比亚朝堂,也认为龙家人不可理喻,要么是自信心爆棚,要么就是自大到了极点,要么就是傲慢到了极点,数十年来,就连朝堂的命令也不知道顶回来多少,而作为帝国对中比亚情报的总负责人,出身李家的李月华,如何会不知道龙家本营现在主事人,杀神龙山是什么德行? 一个用残暴武力,压制了南方山地三十年的噩梦般的强势人物,就算当初面对宋族家主,一样也敢毫不犹豫的打脸,这种典型的奉信龙家第一,无人第二的人物,怎么会将帝国这个欧巴罗国家看在眼里! 碰上这么一个脾气跟茅坑一般的家伙,怕是死胖子的脸都肿了吧! 脑海里闪过皇帝暴跳如雷的样子,李月华嘴角笑了笑,走进推开的大门,龙家这次是自己找死,怪不了别人,崛起太快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真以为顶了一个中比亚救世主的名号,就真是中比亚天命所归?笑话! 帝国昂纳错大草原,可以看见积雪的大地荒野,冻结的河流和蓝色的湖泊。边缘镶着白色霜冻,寒冷的晨风吹在帝国昂纳错总督兀木坚毅的脸上,这名前东庭王朝硕果仅存的大将,此刻正用眼睛凝视着前方的地平线 晨光还没照遍天际时分,来自大草原的寒潮将整片地区都侵染成了白色,前方的一道卧龙般的山丘叫库亚山,是昂纳错大草原与中比亚西北的分界线,在兀木的视线杀,军旗在寒风中林立,犹如一大片森林轮廓在不停的蠕动,
“轰隆隆”大地轰鸣的声音连绵不绝, 黑色的骑兵集群正成片成片从山脉横向南方的道路开进 策动战马飞踏过地面上的雪尘和低矮的草丛灌木,马蹄之下,漫卷着灌木发出呜呜的声音,天地间彷佛只剩下那一阵又一阵有节奏的轰鸣声,无数翻飞的马蹄从荒野上踏过翻起的沙粒碎石和枯萎地野草,将它们卷入了好像龙卷风一般的队伍 “父亲,列以部的首领哈胡亚派人来说,他们在路上遭遇了暴风雪,可能要晚到一些”一名长相轮廓跟兀木有七八分相似,穿着草原铠甲的少年出现在兀木的身边,神色恭敬的禀报道 这名少年的脸上满是昂扬的气息,身形修长而且矫健,一把硬木打造的东庭复合弓跨在战马上,背后是一对交叉的战刀,战刀的刀柄位置,有着一个展开双翼的猎鹰标示,如果有识货的人就知道,这是现在已经停产的赫赫有名的第一代萨摩尔战刀,也是公认锻造技术最好的那一代,代表的意义更是非凡 那是皇帝陛下崛起的风云时代,是见证了金戈铁马的时代,尽管现在一样是战争不断,但是对于伊卡迪瓦的大陆的本土人来说,当年的战争记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了,所以这样的一代战刀,如果放在黑市上,绝对是有市无价的珍藏品, 而此刻背在少年人挺直的背上,更显出一股属于少年的新锐之气, “暴风雪?”兀木眼睛微眯了一下,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冷声说道“我不管他遭遇了什么,哪怕是下刀子也没用,派人去告诉他,汗王令下,迟到者斩” “是,我明白了”少年点头,抬起头时,一双浓黑的大眼睛,忍不住看了眼一队队朝着西北开拔的草原骑兵,眼睛发亮的怕人,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父亲,都说越过了这里,就是中比亚的西北,虽然我没有去过,但是听那些往来的商队说,中比亚的辽阔,似乎有整个欧巴罗那么大,哪里的人,多的走路都挪不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也没去过,但应该是吧” 大将兀木神色依然冷峻,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一年的时间,在这名草原硬汉的身上没有刻下太多的痕迹,只是职位变了,在芮唐庭娜的准许下,他已经是正式接受了皇帝的招揽,成为帝国昂纳错地区的总督,已经是帝国权重一方的重臣,手中拥有的骑兵也有五六万,是帝国镇守东方一线的最大军力 少年的激动他能够理解,当初自己第一次上战场,何尝不是如此,只是没有这么的烧包罢了,没有太华丽的铠甲,更不可能将两把无价的帝国战刀背在背上招摇,自己当时拿的是父亲给予的半旧弯刀,母亲缝制的箭袋里只有寥寥六七支的箭簇,就这样无所畏惧的跨上自己从小就一直在一起的战马,在十几岁的年纪,就已经在战场上搏杀拼命的人,也就是草原人了, 自从当初那一场昂纳错之战,帝国击败草原王庭,将这一大片五六百里的广袤土地都纳入囊中,驻守在昂纳错地区的东庭骑兵,已经有两年没有大动作了,经过两年的休养生息,随着新的一代填入军队,在昂纳错之战中遭受了重创的东庭部,此时已经是恢复了大半的元气,如此蠢蠢欲动的东庭部,展现出的强大威胁,也是草原汗王决定放弃燕州退回北方草原的一个原因 “汗王这次归还了公主殿下的掌军权,是不是意味着,我东庭的禁令到了解除的时候了?”年轻人脸上露出一抹犹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他是兀木的大儿子兀安拉尔,今年也是十四岁,当初兀木第一次上战场的年纪, “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去猜测上位者的心思,我们只是战士,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兀木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否则你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父亲能够混到现在这样的位置,就是因为秉持着这样的信念,知道了吗?” “是,我明白了”兀安拉尔连忙缩了一下脑袋,草原人的家教方式素来就是野蛮,就像是训练小马驹一样,对于不听的,往往就是一鞭子抽下来 “好了,我们向前!”兀木看见骑兵大队过去的差不多了,抬起自己的右手,向身后的亲卫骑兵们喊道,他嘹亮广阔的嗓音震撼着四周的大地,隐隐从里边可以听到一抹无法抑制的兴奋, 一年了,终于又得到了汗王的命令 这一年,对于东庭各部来说,就像是煎熬一样,虽然皇帝给出的答复是让各部休养生息一年,恢复元气,但是东庭的好战份子们们依然认为,是因为当初昂纳错的那场失败,让汗王怒火还没有平息, 就连芮唐庭娜这个彪悍的女人,这一年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只是全力迁徙东庭牧民在北方荒野的生息发展,嘴里再也不提一次关于战争的事,这是禁令,尽管公主殿下什么也没说,各部的头人们依然非常清楚,在草原上,对于犯了错的部族首领,有一种处罚就是交出掌控军队的权力,如果有对外作战的机会,也不会让这样的部族首领领兵,对于草原人来说,劫掠和战争,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直接关系到部族的生存与壮大,一旦被排除出战的队列,就等于失去了一半的财富来源和发展机会,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这是一种相当严厉的处罚 汗王的怒火还没有平息,东庭的马蹄还没有到再次迈起来的时候!一年的时间,整个东庭部都在禁令,舔着当初血淋漓的伤口,厉兵秣马的东庭骑兵,也在北方荒野一天天升起的白昼下,等待着洗刷自己耻辱的时刻 直到两天前,带着汗王军令的帝国迅骑来到了荒野,随着一份份汗王亲自签署的征调书,整个东庭部沸腾了 (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