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8 大义

作者爱吃大包子 全文字数 4247字

月光之下,胖子的手指轻轻托起耶律七夜光白皙如玉的下巴,手指轻轻摸过草原美人光红润诱人的嘴唇,才声音缓缓说道“你应该知道,就算是兀木帮你说话也没用,统一北草原的名义可以给耶律家,但是你应该很清楚,帝国是不可能允许一个强大统一的草原王庭崛起的,耶律家必须做出一个选择,迁回北草原取代北王庭,还是保有现有的帝京地区,经营自己的耶律王庭” 胖子声音顿了顿,意犹未尽的从耶律七夜光松软滑润的嘴唇放下手,转过身去,目光看向前方的草原,叹息了一声“这是一片独特的辽阔区域,最珍贵的东西一是草,二是水,乃生存的基本条件,缺一不可。每当一地的水、草耗尽,就是转移草场,以解决饲养牲畜的问题,形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牲畜是生计,水草是基本条件,在大草原上的民族,是环绕这两要素展开你争我夺的争霸战,各部间此兴彼继地成为大草原的霸主,有些部族被兼并,与兼并者融合为一,有的则避难远方,一旦当有强力者将其统一,对于任何一个周边国家来说都是灾难” 而帝国要全面控制北草原,为了保持在中比亚地区的军事优势,就必须增加更多的兵力 帝国已经在帝京西路驻扎了十万大军,就算现在帝京西路恢复了不少,也只是勉强解决了大军的部分给养,整个大军驻扎还要保持足够战力,并不只是有粮食吃就足够了,还有军械武器的维护修理,士兵轮换整顿,士兵也是人,长驻遥远之地也不现实,仅仅每年的轮休,就已经让帝**务部在一个月内提出三次增加中比亚地区驻军军费的请求,才算是稳住浮动的军心, 再让帝国在北草原地区驻扎数万精锐大军,就算以帝国的财力也是一项沉重负担,这种事无论是在战略上还是经济上都是得不偿失,但是坐看耶律家统一北草原也不符合帝国的利益,一个分裂的北草原,远比一个强大的统一王庭更能让帝国放心 “陛下的意思我明白,“ 耶律七夜光娇躯微颤了一下,一扭一拧、**细细的”统一北草原虽然是我耶律家两代人的心愿,但北草原早已经容不下耶律家,能够得到一个名义就很不错了,帝京才是耶律家战士用血打下来了的,如果真要我选的话,我选保有现有的帝京,“ ”我只求陛下能够让北草原从这次寒地人南下危机里边摆脱出来,说到底,这里是草原人的祖地” “危机吗?你从什么地方看出危机了?’ 胖子看了耶律七夜光一眼,嘴角微微一笑,耶律七夜光果然还是更在乎耶律家目前所拥有的,统一北草原固然诱人,但是如果要让耶律家放弃帝京地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何况北草原上还有一个北王庭的存在,冷声说道 ”不要看北王庭在寒地人作战中一败涂地,要么一战既溃,要么惊慌后撤,其实你比我更清楚,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耶律家急着北进北草原,不是因为北草原受到了寒地人的入侵,而是因为耶律家如果在不北进北草原,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陛下这话我不明白”耶律七夜光娇躯微颤了一下 “本来我还察觉到,但是在燕州之北,我听到了一件事给我提了一个醒,那就是王庭在借寒地人南下增加自己的实力“胖子目光有些寒冷,声音缓缓说道”对于王庭军来说,战败撤离只是正常的战略布置,但是这些地区的部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是他们的家,面对紧随王庭大军后面而来的寒地军,他们只有死守这一条路,这一点,北王庭不可能不知道“胖子侃侃而谈”为此我特别关注了王庭撤退的路线,结果发现寒地人南下所席卷的这些草场部族,都是北草原上占据草场,拥有一定势力的部族,北王庭一线溃败,根本就是在给寒地人引路“ “原来陛下已经知道了” 耶律七夜光俏脸微白,突然在胖子面前跪下,咬了咬牙说道“这次北进确实是打着拯救北草原的幌子,其实根本就是为了把握住最后一次机会,正如陛下帝所说,耶律家如果在等待下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王庭借着寒地人南下席卷的冲击力,看似连连败北,但是战力最强的王庭卫一直都没有什么损失,反倒是王庭军一路败退,就像是给寒地人指路一样,冲击的这些拥有势力的部族七零八落,损失惨重,好几个部族的战士被寒地人屠杀代价,后撤的部族妇孺牛羊自然也就被王庭接管,这种溃散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效果也是惊人,王庭实力在两个月里不减反增,在短短两个月内,所拥有的部族奴隶和财富却是呈现几何数的增长以外,还逼迫着势力弱小的部族主动靠向北王庭,当初王庭刚刚回撤时无人理睬的局面一举扭转“ ”现在的北王庭军力,已经让滞留在草原上的各部不敢不遵从“耶律七夜光声音顿了顿,说道”当初王庭从中比亚燕州撤回时,军队带部族只有二十余万人,犹如丧家之犬,风头甚至都被随后崛起的凤台部所压制,到现在,王庭已经今非昔比,根据情报,已经有超过五十万的草原人围拢在王庭周边,要知道当初前汗王的王帐附近,也从未超过四十万部族,而现在的新汗王则是超过了前汗王,我草原人素来聚而为军,散而为民,也就是说王庭方面看似一线溃败,其实随时都保持着近二十万草原战士的动员战力,如果让其继续增长下去,我耶律家北进就是笑话“ “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寒地人与王庭一定是有了密约,王庭故意让出部分土地,而寒地人则负责帮助王庭铲除对手,如果在哑乌谷口,帝国没有出击会怎么样?‘胖子黑色如星辰一般的瞳孔,凝视着跪在自己面前耶律七夜光,看着那一头如瀑布般美丽的长发披在肩膀上,这局面有些太出乎意料的,这就难怪耶律七夜光在燕州之北搞出那么大的声势,还将寒地人可能借道昂纳错的计划告诉自己,明显就是想要拉帝国下水,很明显,耶律七夜光必然已经知道了北王庭其实已经暗中和寒地人联手了,甚至是故意引诱寒地军偷袭后方,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耶律王庭就算是这次是倾国之力,也一样会在两者夹击之下惨败!
“如果陛下真的不顾七夜光的生死,那七夜光也只有认命”耶律七夜光抬起头,目光清冷而悲凉 “这到底是为什么?既然知道北草原没有危险,还要冒这样的险?”胖子脸上带着不解,看着眼前的草原女人,如果不是自己看出来问题,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耶律七夜光举国之战,难道只是为帝国征服北草原做嫁衣? “陛下知道东搏吗?”出乎胖子的意料,耶律七夜光说道 “东搏?’胖子脸上愣了一下,东搏这个地理名称,他还真听说过,那是中比亚大陆的东北方向的一个狭长地带,向下的波峰山脉将东北面一分为二,向西的地区就是草原茂盛的北草原,向东的地区则被地势相对贫乏的丘陵之地,草原人称为东搏,东搏地势高耸,山地崎岖,内有以千计的大小湖泊,草原人就曾经数次跨越波峰山向东发动战争,虽然占领了一些地区,但是往往会在随后的十几年里,因为后勤补给不足而不得不放弃,加上东搏地区贫瘠,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我耶律家祖辈并不是此地传统的草原人,而是三百多年前,被草原人掳掠而来的东搏王族,这件东搏盘就是王族的证明”耶律七夜光神色平静的从袖口里取出一件黑黝黝的圆盘,圆盘的表面雕刻着一些不知名的纹路,双手捧着递送到胖子面前 “东搏王族?‘ 胖子深吸了一口气,接过那个雕刻看了看,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手在圆盘上顺着纹路扭了几下,就听到一阵卡卡的声音,圆盘的表面犹如错开一样,露出一面的一卷兽皮卷,摊开看了一眼,胖子有些意兴阑珊,什么啊,不就是一副不知道多少年的藏宝图吗,上面明显是画着一些地势,还在地图的右上角某个地区画了一个标记,应该是东搏某个地区的地图,就算耶律家曾经是东搏王族的身份,已经过去了百余年,现在的耶律家甚至建立了王庭,一个区区东搏王族算什么? “其实这个也没什么用?” 耶律七夜光美丽的脸上有些尴尬,浅浅一笑“当初东搏王被草原王庭击败战死,东搏王的儿子被俘,作为战俘来到北草原,随后被王庭家族仆人使用,百般羞辱,最后忧愤而死,经过百余年的努力,我耶律家脱离了奴隶,爬到了王庭相的位置,但是北王庭依然对我耶律家不放心,如果不是帝国进军昂纳错,我耶律家早就完了,这次北进除了是报复北王庭的最后一次机会外,还因为我耶律家想要打通中比亚与东搏之间的道路的关系 “现在真是数百年来,王庭对于东搏地区封锁最为虚弱的时刻,而东搏方面我也派去了人,对方答应,只要我耶律家能够证明自己的实力,东搏诸部就答应联合我耶律家一起对北王庭宣战!” 听完耶律七夜光的话,胖子也在考虑联合东搏诸部的可行性 现在的北王庭明显就是在垂死挣扎,虽然看似在积累力量,但却是以动摇草原人根基为代价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就像自己在燕州北军营内听到的各种议论一样,对于北王庭,草原人已经是表现的唾弃不堪,王庭数百年的光环已经丧失殆尽,仅仅只是利用各种手段将各部族人聚集在自己身边的做法,这种虚假的强势一旦出现重大挫折,就是灭顶之灾 摆在帝国面前的机会是如此明显,只要击败北王庭最后的力量,让寒地人,东博人和草原人三方势力都介入北草原的乱战中,北草原没有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是不可能再次聚集起如前王庭那样强大的王朝的,这就足够了,没有了北草原这个强邻,帝国就可以全心全力经营中比亚地区,只要有个十年的恢复时间,中比亚地区必然会成为帝国最大的商贸供应地区 “其实你应该早点说出来,或者就不想要如此做的”胖子将耶律七夜光拉起来“陛下的意思是?’耶律七夜光黑色美丽的双眸眨了眨 胖子目光闪动,嘴角上翘,狡黠一笑说道““既然北王庭能够与牺牲部分利益来拉拢寒地人,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反正北草原又不是你耶律家的,也不是我帝国的,恰恰是你耶律家和帝国都不希望看见北草原的统一,那就好办了,寒地气候变冷,是寒地人南下避难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说,只要谁同意寒地人在北草原上定居避祸,寒地人就会与其联合,北王庭就是看出了这一点,才让寒地人答应帮助他铲除异己,以此来换取定居的地盘“ 胖子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本来我就在奇怪,从哑乌谷口之战就可以看出,其实寒地人的战斗力不可能打赢王庭军的,相信从昂纳错绕行哑乌谷口背后这个计划,就是熟悉地形的北王庭提供给寒地人的,北王庭方面怕是也没想到,你会在哑乌谷口打赢,现在你裹挟哑乌口大胜之势,还有两万寒地人俘虏在手,如果摆出愿意和寒地人和谈的意思,寒地人必然会答应,只要寒地人答应不再南下,那些被迫围拢在北王庭四周的部族就会自己散去,到时候,北王庭自然就坐不住了,是你让寒地人不南下,是你让各部安心回归,而再次挑起战端的人,是北王庭,只要北王庭与寒地人再次爆发摩擦,那么大义就在你这一边,到时候就有了对北王庭动武的理由!”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