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横竖都二的井人

全能庄园 1120 作者君不见 全文字数 2364字

庄不远并不知道,毦笪和棒槌俩人无意间阻止了一场针对庄园的大袭击,此时此刻,他正和庄园的仆从们,正在会见三驼商队的队长井老。 被淘金镇那些凶神恶煞的士兵抓来,小老头惊恐万分,拼命大叫着:“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没干!我是好人!是好人!” 看到庄不远更是磕头如捣蒜,庄不远忍不住以手加额,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带着这么大的商队,在流放纪元里行商,甚至是在幽远星域行商的? “去把胡老四叫来。”庄不远摆手,几名卫兵立刻争先恐后地冲了出去,在门口挤作了一团,差点把门框都挤掉了。 庄不远看着这些卫兵的背影摇摇头。 淘金镇的这些卫兵,毫无纪律性,并没有配合和章程的意识,更毫无忠诚可言。 依靠他们,想要守住淘金镇,怕是痴人说梦。 不说其他,这会儿看他们这么殷勤,待会儿有其他的人打过来,怕是这些人立刻就要叛变了。 攻下淘金镇,虽然是一个意外,但既然打下来了,当然不能再拱手让人,这毕竟是庄园第一次向流放纪元迈出脚步。 没有了蓝石叶内星裂隙的这个天然关隘,也没有了禁空石墙的防护,想要在流放纪元里保护淘金镇并不容易。 而接下来,庄不远还要一路远征流放纪元的旮旯角落,组建和扩展军事力量,也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成为庄园主之后,庄不远的每一天,都过的分外充实,大脑里总是有各种问题和事情需要解决。 胡老四匆匆赶来,看到了井老,面色一变,下意识地瑟缩了几步。 他曾经是井老的农奴,这算是他的主人了。 别看现在井老吓得瑟瑟发抖,但在面对比他们弱小的人时,可不见得心慈手软。 流放纪元里的生物总是如此,他们不怎么在乎自己的生命,自然也不会尊重别人。 “井老,你抬起头来,看看这是谁?你可认识?”庄不远大喝一声,井老慌乱地抬起头来,看向了旁边站着的胡老四。 他一脸茫然和惊慌,然后又磕头如捣蒜:“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的手和我没关系,不是我弄断的!” 庄不远忍不住要翻白眼了,就连旁边守卫着的两个兔龙人卫士,都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嘴角,耳朵晃了晃。 这到底是哪跟哪? “你再仔细看看!”庄不远道。 井老又仔细看了看,还是连连摇头:“不认识,小老儿真的不认识他!” 胡老四微微摇头。 其实井老不认识他也正常。 他不过是井老商队里的一个奴隶,而且随着商队四处乱跑时,他还很年轻,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相貌早就已经变了。 “我是胡老四啊……”胡老四道,“井老,好多年没见了,得有二十多年了吧?” “胡老四?”井老还是摇头。 “老四是庄主大人恩赐的姓,我之前就叫老四。” “老四?”这下子井老算是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农人老四?就是断了一只手,被我卖了的那个?”
胡老四点点头。 井老惊讶地睁大眼睛,又看了半晌,还是摇头: “不……不可能……不可能啊!” 其实,也不怪井老如此吃惊,而且不敢认。 农人是流放纪元的最底层,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大部分的农人,过的比锤人还惨。 可眼前的这个人,精神焕发,站姿笔直,虽然笑容谦恭,但绝对不是对他,相反,他全身内外都透着一种自信,虽然这种自信还有些虚,似乎刚刚建立起来不久,但…… 这是农人? 这气度,说是某个地方的大人物都不为过! 如果农人能够有这种精气神,还会被奴役? 明明农人的数量非常多,如果他们敢反抗的话,又有谁会欺压他们? 他身边的那个农人小孩,完全没有一般农人的灰败、迟滞、营养不良,两只眼睛像是两颗星星,闪闪发亮,正好奇地看着他。 看到他身上一片狼藉,脑袋上还有磕头磕出来的印子,捂着嘴嘻嘻偷笑。 这是农人? 而且还曾经是自己的奴隶? 这一家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当然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大概是庄园里能排名前列的富豪。 拥有一大瓶的时间之血,是什么感受? 那当然是对人由内而外的滋润,整个人精气神都变了啊! 其实在来到淘金镇之前,胡老四还没有这种精气神,但是在干掉了淘金镇的掌权者,间接导致了淘金镇易主之后,他的整个人精气神就暴涨了起来,脱胎换骨了似的。 严格来说,他现在不但是庄园里排名靠前的富豪,还是庄园里军功排名靠前的。 因为是他攻下了淘金镇,成为庄园里第一个为了庄园攻城掠地的人。 战功彪炳的胡老四现在可是庄园第一猛将! 胡老四得到了庄不远的允许之后,走到了井老的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井老这才慢慢镇定了下来。 他走到了庄不远的面前,跪地行了一个大礼:“#人井砼向大人请安,刚才小人太过慌乱,让大人见笑了。” “没关系没关系。”看他终于镇定下来,庄不远很大度地挥手,终于可以继续了。 然后他突然一愣:“你刚才说自己是什么人?” 这个发音庄不远没有听懂。 “#人啊。” “#人是什么人?”庄不远从来没有听过这个种族,旁边几个人也皱眉摇头,显然没有听过。 竟然是个新种族? 井砼扯起了自己的胸口,把胸前的一个标志给庄不远看。 两横两竖,一个井字。 “噗!”庄不远笑喷了。 “你们是井人?!啊哈哈哈哈,竟然还有这个种族?” 横竖都二的种族啊。 庄不远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直视这位白发皓首,颇有派头的老头了。 井砼被笑得莫名其妙,但看庄不远笑得那么开心,还是尴尬赔笑。 “嘿嘿,哈哈哈哈,嘿嘿嘿嘿……” 庄不远好不容易止住笑,道:“那你们井人是个怎么样的种族?挖井的吗?”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