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云深不知处

山沟书画家 462 作者忘三川 全文字数 2234字

九日之后,云宫又迎来了大量的宾客。这似乎是年纪大了之人的通病,那就是爱热闹。确实,云旎这样的伪圣,若是入圣境无望之后,那么随时都有寿终之时,道圣那一卷道经已经点得明明白白,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他已断定云旎无入圣境之可能,所以规劝这位老妹妹别耗费过多的寿命在这上面,享受这残余的寿命。 这种居高临下,窥探他人命运的行径,让云旎感受到了不甘和恐惧。 好在几十年的苦心经营,云宫也并非是死一人而崩全盘的局面,法书境的长老就有三位,加上二三十蹲锋境以及过百的翰墨境弟子、执事,这个阵容,除去剑阁、道庭之外,在中州也算是庞大的画宗门庭了。 如今,就差一个能够继续引领云宫走下去的接班人了。 云间被撕开一角,云旎凌空而立,脚下那片浮云,没有想那九只巨大的凤凰那般浮夸,更像是随意踩在了空中的闲妇。 她看向底下,没有见到钟绍京和裴旻的身影,这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剑阁七位剑堂宰执之外,还跟来了一位笼罩在黑袍中的人,背着一柄无锋大剑,看上去整个人佝偻着,就像是要被这柄大剑压垮似的。 道庭依旧还是只来了三清老,甚至说,当初比之前四海宴来的人都少了好几个,这让云旎眉头一皱,难道真的放弃了? 她原本以为,道庭会连夜派人过来,争上一二个名额,想不到这次沦为了看客。 她看向站在冰凤上的男女,将目光盯在钟岳身上片刻,还是没有发现丝毫的墨韵波动,心中不由暗叹,凝脂,但愿你是对的吧。 她轻咳了一声,在她身前的云雾渐渐散去,看着云宫广场之上的人潮,说道:“今日无忧果落蒂,云宫立圣女,本宫谢过诸位能够请来观礼。” 由于异果通灵,云端只由九对人进入,谁取无忧果,谁为圣女,至于辅助之人,则得其中一颗无忧果作为答谢。 这样的报酬,不得不说是让人羡慕眼馋的,但往往利益驱动下,会让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包括像这次,可能危险不仅仅是来自云端捉摸不透的环境,更恐怖的是人心。 古海峰并没有站在火凤之上,而是御剑而立,双手环抱,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说道:“此果通灵,所以我想,在未抓住此果之前,我们先立个君子协定,咱们九对人之间,不得相互出手,以免惊到这灵果,如何?” 曹灵点头道:“我没意见。” “我同意。” “古兄说的是。” 古海峰望向冰凤上的两人,笑道:“你们呢?” “没意见。” 钟岳心里暗笑道,这话简直是屁话,这谁也没拿到果子前出手,难道是清场?那样子的话,这么跳,估计就算是古海峰,还是要被群起而攻之,很明显,谁拿到果子,那么谁就是被群起而攻之的对象。 云旎看了眼站在云端之下的九凤,手中凤头杖一挥,云端那撕开的一角便更加明显了。 一直彩凤率先振翅而入,钟岳看着那地方,说道:“先不着急。”
然而仅仅是钟岳自说自话,冰凤那晶亮的凤羽一振,直接飞入了云端。 钟岳:“……” …… …… 冰凤一入云端,姚凝脂就眉头一皱,感觉这冰凤的翅膀挥不太动了,体内的墨韵消耗地飞快。这凤凰,并非是活物,而是圣人笔意凝成的意向,需要靠墨韵来催动。 钟岳一脚踏在了云端之上,发现虽然不像是踩在土地上,但是至少不会掉下去,便将另外一只脚也踏了出去,“把你这神通收了吧,看着也怪累的。” 姚凝脂看了眼插在云间的钟岳,将冰凤一收,化成脖颈间的一颗水晶,钟岳扫了眼那白皙脖颈上的饰品,心里暗道。原来是藏在这里啊,怪不得当初没发现呢。 “催动阴阳两仪诀吧。” 钟岳眉头一挑,说道:“你知道无忧树的具体位置吗?” 姚凝脂说道:“云端无忧树每年的位置都是不确定的,再说我都十几年没来此间了。” “你多大了?” 姚凝脂红袖一招,冷眉横对,“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这身红衣,是不是太招摇了点?”这是钟岳刚刚入云端之前就想说的。这一片白茫茫之间,这大红袍加身,不就是给人当枪把子么,他今天都换了一身白衣。 姚凝脂衣袖一收,“这无忧果又没有成精到辨认衣色的灵性,不然这阴阳两仪诀也没什么用了。” “果子没有,但是人有啊,这里除了你我,还有十六个人,怎么,姚大家是嫌竞争对手不够多?” 姚凝脂袖子一招,身上衣服瞬间成了白色,这一手神速换衣,是钟岳猝不及防的。 “你若是怕,躲在我身后就是。” 钟岳:“……” 姚凝脂走在前边,钟岳也不说话,就这么远远地跟着。两人之间,有一丝无形的墨韵链接着,自然不是钟岳的墨韵支持,而是姚凝脂维持着,钟岳仅仅就是像破墨法一样,将墨韵在血气内按照阴阳两仪诀的路线运转着。 他不时朝姚凝脂的背影瞅几眼,有些心虚,担心霸道的神人九势,连这别人身上的墨韵都要吞噬。 不过姚凝脂似乎没反应,他也就暗松了一口气。 其实姚凝脂是感觉到墨韵在慢慢消耗,只是她以为是这阴阳两仪诀的正常消耗罢了,并没有将原因归结到被钟岳骨骼吞噬的诡异可能上。 过了好久,姚凝脂忽然停住了脚步。 钟岳咯噔一下,还是被发现了么? “怎……怎么了?” 姚凝脂沉默了片刻,“你发现了么?” 钟岳有些心虚地问道:“啊?” “我们迷路了。” 钟岳:“……” 特么,吓了老子了! 这里白茫茫的一片,既没有地平线,也感受不到方位,简直就像是处于一个混沌的空间,连个标志物都没有,确实非常容易迷路。 钟岳深吸一口气,说道:“如果姚大家相信我的话,可以尝试一吓,让我带路吧。” 姚凝脂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你?” “是啊,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