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皇后有喜了

少年大将军 1643 作者水刃山 全文字数 2208字

常庭燎翘起腿拍了拍,看的李落眼皮直跳。 “对了,有件事告诉你一声。” “什么事?” “皇后有喜了。” “皇后……云皇后?”李落惊愕道。 “还能有那个。”常庭燎伸了个懒腰,无所事事的说道,“三年无后,甘愿削发为尼,嘿,这下皇后可就安心……你乱看什么,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常庭燎俏脸飞红,瞪着李落娇叱道。 李落忙不倏收回了目光,刚才听闻云妃有了身孕,不由自主的多瞧了几眼常庭燎的腰身,不想被常庭燎逮着正着。 李落讪讪一笑,忙不倏别过头盯着一株迎春花仔仔细细的看着,一副做了错事的模样。 常庭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果然还是没有后宫四妃的仪容。 “来了半天,连杯茶都没有,找打。”常庭燎笑骂道。 李落笑嘻嘻的起身亲自斟了一杯茶,双手奉上,常庭燎大模大样的接过茶抿了一口,看着一旁李落恭敬的模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放下茶杯,轻叹一声道:“你自己当心点。” “当心什么?” 常庭燎白了李落一眼,哼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西域平定,草海议和,剩下的就不多了,你那巡检司得罪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说不定那些人暗地里怎么算计呢。” 李落微微一笑道:“西域平定,草海议和,剩下的就更多了。” 常庭燎一怔,没明白李落话里是什么意思,忽然眼角看见引龙殿外有宫女张望了一眼,见常庭燎在,忙不倏又将脑袋缩了回去。 “喏,有人来找你了。” “谁?”李落回头看去。 “朝凤宫里的丫鬟。” 李落哦了一声,神色微动,就瞧见常庭燎一脸审视的打量着李落,李落轻轻一笑,没有做声。 “鞠蕊,进来,本宫看见你了。”常庭燎轻哼一声,大声叫道。 院外墙角探出一颗脑袋,正是鞠蕊,忙上前几步,恭恭敬敬拜倒一礼,口呼:“奴婢拜见淑妃娘娘,王爷。” 常庭燎挥了挥手,示意鞠蕊起身,指了指李落问道:“找他?” 鞠蕊偷瞄了李落一眼,忙不倏说道:“奴婢待会再来。” “不用,本宫走了,你们说吧。”常庭燎起身,也不和李落道别,就点了点头,旁若无人的走出了引龙殿,留下李落赞叹不已,多日不见,这淑妃的性子倒是越来越飞扬了。 朝凤宫里,熏香,华灯,凤衣,云妃慵慵懒懒的斜靠在锦榻上,见到李落跟着鞠蕊进来,轻轻抛了抛衣摆,遮住了一双赤裸的玉足,笑盈盈的看着李落。 李落行礼之后便看着地面一副入定的模样,不言不语。云妃招了招手,笑道:“九殿下,你走过来些。” 李落挑了挑眉,瞥了云妃一眼,哦了一声,身子动了一动,大概能往前走个三五寸便又站着不动了。云妃莞尔,掩口娇笑道:“再近些,本宫又不会吃了你。”说罢,云妃似乎觉得说话有些太过随意了,不合乎皇后的身份,随即轻咳一声,将右手皓腕轻轻展在紫檀靠案上,和声说道,“最近身子骨不爽利,总觉得乏的慌,本宫知道你医术不弱,请你来帮本宫瞧瞧,本宫是得了皇上口谕才叫鞠蕊去唤你过来,殿下不用担心。”
李落皱了皱眉头,直言回道:“这疑难杂症我确是知道点,不过都是靠着前人遗泽,说到底毕竟没有习医的功底,靠着一本医书想悬壶治病不过是痴人说梦,皇后娘娘还是请宗正司的太医们过来瞧瞧吧,该比我强多了。” “早就让他们过来瞧了,说来说去也差不多,本宫信不过他们,这次特意烦劳殿下跑一趟。”说话间,云妃轻轻摸了摸还不见怎么隆起的小腹,带了点羞赧,脸上闪过一丝红晕,还有那么点期待和欣喜,“等你瞧了本宫才能安心。” 李落微微一怔,沉默片刻,告了一声罪,上前几步站在云妃身前,轻轻将手指搭在手腕脉门上,至于悬丝诊脉这等高深的医术李落自然是不知道的,而且李落实则也没有能从脉象中分辨病因的本事,如今模样就是做做样子。云妃求个安心,自然是心病,只是没想到李落倒成了那剂心药。 “终于本宫也怀上龙种了。”云妃有些感慨的说道。 李落看了云妃一眼,没有做声。 “为了诞下皇子,自打皇上册立本宫为后的那天起,本宫就没少遭这份罪,有人就等着看本宫的笑话,哼,现如今还不是一个个都闭嘴了,说起来殿下还要多个弟弟呢。” “也许是个妹妹。” 死一般的沉寂,鞠蕊偷偷吐了吐舌头,这位殿下可真是会泼冷水,煞风景的很,寻常人谁会这么说话。云妃脸色一沉,眼神极是不善,李落倒是坦然的很,不骄不躁,慢条斯理的号着脉。 云妃盯着李落看了好半天,仿佛是给自己鼓气一般喝道:“一定是个殿下。”说完之后,云妃顿了数息,才缓缓吐了一口气,有些埋怨的瞪了李落一眼,泄气说道,“现在太医们都说看不出来是龙种还是凤种,只能等再过些日子或许能瞧出点端倪来,不过你说的也有可能,说不定真的是位公主。” 李落收回手,思索分辨该说什么。云妃神游物外,幽幽说道:“为了这个皇族血脉,皇上都用了好些霸道的药材,本源精血亏耗了不少,身子骨也大不如前了,因为这件事,宫里没少传本宫的闲话,太后也找本宫说了好几次话,呵,如果真的是个公主,本宫日后也许没有机会再怀上皇上的骨肉了。” “皇后娘娘思虑深重,又稍有些气郁不畅的症状,恐怕晚上睡的也不算好,容易感觉困倦乏力,全身上下还会有束缚之感。” 云妃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这样的症状,和太医说的差不多,可有什么法子么?” “思虑深重是心病,无药可医,还是要靠娘娘自己。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