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努力放下

舌尖上的九零年代 280 作者薄荷雨 全文字数 2216字

她现在已经知道周昊就是跟彤彤相亲的那个人了,难怪邱嫂子这么想撮合两人,周昊不管是外形还是为人都很不错,如果不是已经有了女朋友,她肯定会撺掇好友来个女追男。 周昊带着金毛犬进入了病房,这时候孩子父亲和舅舅已经平静了下来。 孩子父亲抱着他不肯放手,看到周昊进来也没有起身,只是红着眼睛跟他打了个招呼。 “狗狗名字叫喜儿,性情很温顺,你们不必担心它会伤到孩子。” 之前也问过孩子父亲他怕不怕狗,得到的回复是孩子以前很喜欢狗狗,但是他.妈妈毛发过敏,不敢养,所以每次出门孩子都特别喜欢跟着别人家的狗狗跑。 “喜儿,去,碰碰那个小朋友的手。” 喜儿抬头看了周昊一眼,又看了看小主人,最后还是听话的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抬起前肢趴在床边上,拿湿漉漉的鼻子去碰了碰孩子的手背。 孩子坐在他爸爸的怀里,像个没有魂的娃娃。喜儿的碰触也没有让他有半点反应。 “喜儿,加油。”刘春燕的孩子躲在门缝那里给喜儿鼓气。 喜儿再度用鼻头碰了碰孩子的手,之后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孩子的手动了。”一直很仔细在观察的刘医生和本院的心理医生都振奋起来,更认真的观察着病房里的情况,还拿本子在做记录。 那孩子在喜儿坚持不懈的碰触和舔舐中终于动了一下,他木木的偏头看向喜儿。虽然还是那种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已经开始有了自主反应,已经让孩子的父亲和舅舅再度哽咽起来。 喜儿偏头看着孩子,黑漉漉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看到孩子跟它对视却没有下一步的反应,它轻轻的叫了一声,又舔了舔孩子的手,更把自己的脑袋放到孩子的手掌下。 “弟弟,狗狗是想让你跟它玩呢,你要不要摸摸它。”孩子爸爸小心翼翼的把手覆上了儿子的小手,带着他将手放到喜儿头顶,轻轻的揉了揉。 喜儿呼噜噜的发出声音,像是很舒服的样子,又用鼻头碰了孩子一下,然后伸出左前爪搭上了孩子的大.腿。 孩子抖了一下,眼睛盯着喜儿放在自己腿上的爪子,张了下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弟弟,你不是最喜欢狗狗吗,你要是好起来,等回家了爸爸买一只给你作伴好不好?”知道喜儿是有主人的,他自然不会说买喜儿的话,但是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儿子出院就买一条小狗陪着儿子一起长大。 虽然到最后孩子都没有做出更大更多的反应,但是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至少他的目光不再跟之前一样涣散,而是下意识的随着喜儿在移动。每次喜儿去舔他的时候,他的手指也会下意识的抽动,想要去摸却没有付诸于行动。 “看样子还是有一点效果的,但是这是个长时间的尝试过程,也正好这孩子天性就很喜欢小动物。如果遇到那种不喜欢小动物的孩子,只能从其他方面去寻找机会了。” 周昊带着喜儿打算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孩子的外公外婆急急忙忙的过来了,还一脸的怒气。
“拦住他们。”周昊果断的做出了决定,让彤彤去把孩子舅舅叫出来阻止他父母的行为。 “你们要干什么?谁让你们把那个男人叫过来的?他不配!” “够了。”周昊突然发声,目光充满威慑,“你是不是觉得你女儿死了还不够,要你外孙跟着去死才罢休?” 孩子外婆一听,就想要撒泼,结果她儿子一出来就站到了周昊那边。 “爸,妈,弟弟现在情况很不好,如果你们真心疼爱他,就不要进去。” “你个混账小子,你是被他们家喂了什么药?他们家逼死你姐姐,难道你就这样算了?” “逼死姐姐的是谁这个我们暂时不去争论,我只想问你们,是你们发泄情绪重要,还是姐姐的孩子重要?” 他.妈气得直喘粗气,想要发飙却被老伴儿拉着手臂制止了。 “怎么回事,你们说清楚。”孩子外公到底比老婆子要理智一些,从儿子的话中他听出了一股不祥。 这个时候主治医生才找到机会把老两口拉到办公室,给他们讲了孩子这段时间病情的恶化。 “怎么会这个样子?难道我们做得还不够好?”孩子外婆有点不能接受,她虽然还沉浸在失去女儿的悲伤里,但是自认也没有忽视外孙,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其实这跟你们的态度还是有一定的关系。”刘医生没有顾忌老人的心理,也没办法去顾忌,病情还有个轻重缓急呢,她不可能为了估计老人的心情就置孩子的病情于不顾,“你们对孩子父亲的怨气太重,而且在孩子的面前也没有收敛,再加上出事之后你们不许孩子的父亲来看望他,让他以为自己在失去了母亲之后又失去了父亲。更可能会让他以为他爸爸是将失去妈妈的责任归咎到了他的身上。” 孩子外婆脸刷的白了,身形摇摇欲坠,“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就是气不过……我可怜的女儿,我可怜的外孙……” 看着伏在桌上痛哭的老伴儿,孩子外公偏转头擦去眼角的泪水。 “医生,接下来要如何治疗,你说就是,我们一定配合。”孩子的外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之前是忽视了孩子的心情,但现在改正还不晚。 “我们研究了下,制定了两个方案,但是哪个方案有效,这个我们也不能保证,所以接下来的治疗不仅仅是需要你们配合,更重要的是需要你们去努力执行。” 动物疗法是一个方面,药物改善也是必要的,然后是居住环境的改变。 孩子不能一直在医院呆着,最好是让他回家,家里还得二十四小时不离人,所以最好的是让他跟父亲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 “要让他知道,虽然妈妈走了,但是不代表没人要他。你们对女婿的怒气也得尽量收敛,至少在孩子面前不能表露出来。这一点你们能做到吗?” 孩子外婆抽了抽鼻子,胡乱抹去泪水:“能,为了我外孙子,我什么都能做。”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