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安排

神兵阁异闻录 199 作者上邪蜻蛉 全文字数 3951字

十数日很快便过了,眼看着秋猎之日便要到来,宫中已然忙成一片。 今年齐沐风的身体依旧不舒爽,是以将所有事情都交给了齐宇恒与齐慕笙两兄弟合力完成。本以为两兄弟会有何相左之处而矛盾不断,谁料却是众人想多了。他们的配合,当真是默契十足,契合得很,非但没有矛盾冲突,反而统一划归,避免了许多麻烦。 最后一日的部署妥当,两兄弟已是疲惫不堪。相互道别后,各自回到府邸,酣睡了半天方才缓过劲来。 大皇子府中,顾逸轩早早便来了,知道齐宇恒劳累辛苦,尚未苏醒,便静静地在前厅等着。待两壶茶饮尽,方才见齐宇恒缓缓而来。 “齐大哥。”见了齐宇恒,顾逸轩起身作揖行礼,问了声安。 “顾老弟,你来了。”齐宇恒微微一笑,向他指了指座椅,示意他坐下。 “这么早来我府上,所为何事?”亲手为顾逸轩的茶杯斟满茶水,徐徐问道。 “齐大哥当真是一针见血。”顾逸轩拿起茶,喝了一口,随后道:“既然齐大哥问了,那逸轩便直说。不知齐大哥可还记得上次,我与你提到的,怀桑姑娘遇刺一事?” 听顾逸轩如此说,齐宇恒方才回想起此事。轻轻揉了揉眉心,近日事情太多,都忙着秋猎的准备,一时间确是将此事给忘了。 带着歉意向顾逸轩笑道:“最近实在是太多事了,今日你若是不提,我还真是彻底忘了。” “无妨,现在说起也不迟。那处行刺的暗巷,逸轩依然设了屏障保护着,只是不知齐大哥可否派人前去一探究竟。”顾逸轩撑着头,看向齐宇恒,耐心地等待着他之答复。 只见齐宇恒微微颔首:“怀桑乃是现任傅家家主,刺杀一事定是要最终到底的。本殿即刻便派人前去查探,定会给怀桑一个交代。” “如此,逸轩便替怀桑姑娘谢过齐大哥了。”端起面前的茶水,向齐宇恒的方向举了举,以示谢意。 “本殿倒是有些好奇。”待顾逸轩放下茶杯,齐宇恒靠近了他一些,眼中含笑看着他。 “齐大哥好奇什么?”看着齐宇恒这带笑的表情,顾逸轩登时觉得背上一寒。总觉得,齐宇恒会说出什么令人惊异的话。 “顾老弟,你是否对怀桑有意?”看他为着怀桑之事这般上心,莫不是看上了傅怀桑?若真是这样,倒是可以撮合二人,如此一来,神兵阁之势力,便更加稳妥地纳入他之麾下。 果然,齐宇恒误会了。他助傅怀桑,乃是欲得到她之回报。目的,是用她提供的消息,为齐慕笙铺路。再者,他也是个重诺之人,既然答应了人姑娘会帮忙,那边一定会帮到底。 连连摇头,笑着向齐宇恒道:“齐大哥这是说的哪儿的话。逸轩与怀桑姑娘,不过一般友人罢了。” “是吗?”齐宇恒闻言,反问而道。难道是他想多了? “的确如此。逸轩之所以对怀桑姑娘的事这般上心,乃是因为傅大人在死前,曾经拜托过逸轩,一定要好好照顾怀桑姑娘。逸轩亦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提起傅求安,齐宇恒即刻闭了口。 “原来是这样。”讷讷而语,齐宇恒不再追问,自顾自地端起茶杯,将其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傅大人,不好意思,借你之名头一用。顾逸轩心底默默向傅求安致歉,看着齐宇恒的神色微微一笑。 摸约待了近一个时辰,看看天色,齐二哥现在当醒了吧。如此估摸着,顾逸轩即刻起身,向齐宇恒辞行道:“逸轩叨扰这么久,当是该离开了。” 齐宇恒亦随之起身道:“顾老弟,慢走。”招呼一个侍从过来,吩咐他将顾逸轩送至门口,齐宇恒只觉困意再次袭来,强打精神,回书房安排人着手调查傅怀桑遇刺一事。 此时二皇子府中,昔封灵正拿着一封信仔细阅览着。专心致志的程度高到连顾逸轩来到她身边也未能察觉。 师姐这是在看什么?这般认真?凑上前去,一手拍在昔封灵肩头,轻声唤了唤:“师姐?”昔封灵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顾逸轩。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倒是真未留意顾逸轩来的时候。 “昔姑娘,逸轩老弟来了有一会儿了。你太过专注于看信,遂才未注意到他之踪迹。”齐慕笙在一旁笑着,对昔封灵解释道。 “师姐这是在看什么这般认真?”顾逸轩落座在昔封灵身旁,对上她之双眼,开口问道。 只见昔封灵将手中的信纸递与顾逸轩:“你自己看看便知晓了。”洛宇青那家伙,何时写着写这般文绉绉的书信了。 顾逸轩将书信接过,展开便见着满篇幅熟悉的字体。当下一笑,原来是洛宇青那小子写的相思信啊。 封灵吾爱。呃,这个称呼,让顾逸轩不禁抖了三抖。若非他认得这就是洛宇青的字迹,还真当是哪个痴情种子给师姐写的情书。 洛宇青这小子抽什么风,写个这样的称呼。嫌弃归嫌弃,顾逸轩还是选择继续往下看。 见信如见吾。自你离去已是半个寒暑,吾甚念之。本欲至大睿国土,寻你而归,奈何北陆生变,吾不得不先除内患,愿封灵吾爱谅解。现内乱已平,秋猎之日将至,吾与封灵当见之于睿,吾甚感欣喜。弗知封灵可与吾同心?思君半载,已是无可自拔,望与君相见之时,当再无别离之期。洛宇青书。
将信的内容悉数看完,顾逸轩忍不住轻笑出声,将书信还给了昔封灵。 “看来今次的秋猎,当是相当热闹。”别人且不说,单说这洛宇青,恐怕就要掀起不少大风大浪。再加上持续夺魁者,便将成为沈锦绣夫君一事,有得看了。 “看你这样子,倒是很期待秋猎啊。我还以为你对秋猎当是不感兴趣。”齐慕笙轻笑着看向顾逸轩,端起茶杯润润喉。 “毕竟这次的秋猎会有很多令人期待的事。逸轩觉得甚为有趣,想必不会无聊。”顾逸轩微笑着回应齐慕笙道。 “对了,你托林枫帮你查的消息,可有着落了?”上次他听昔封灵说,顾逸轩拜托林枫帮忙查询韩非?d在京城中的宅邸房契。不知林枫查得如何了。 顾逸轩摇了摇头:“现下尚未有消息。林枫说,韩非?d的名下,一处宅邸都没有。逸轩在想,以韩非?d的心机,恐怕不会用自己的名字去购买宅邸,他或许是借了其他人的名字。如此的话,便有些麻烦了。”毕竟要一个一个去排查与韩非?d有过交易往来的人,恐怕得耗些时间。 齐慕笙点点头,也罢这件事看来是急不得的,慢慢去寻吧。 “那上次夜袭神兵阁所抓到的刺客,你又是如何处理了?”自那以后,他倒是再没从顾逸轩口中听到过那人的下落,不知道顾逸轩将他如何处置了。 “齐二哥说的,可是苍鹰?”顾逸轩出言轻问道。说起苍鹰,他从怀中取出乾坤袋,自里面拿出方家的锦牌。 齐慕笙点点头:“没错,正是苍鹰。”随后将目光集中在顾逸轩手中的锦牌之上。若没记错的话,这块锦牌便是从苍鹰身上搜到的。 “他现在还待在神兵阁,此时,身上的伤当是好的差不离了。”不知他与樵夫兄弟现在相处得如何。 “阿嚏!”神兵阁内,正在帮樵夫打扫庭院的苍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引得樵夫急急而来,担心问道:“可是着凉了?” 侧头看向樵夫,轻轻摇了摇头道:“无妨,不过是鼻头有些瘙痒罢了。”樵夫这才放心一笑,继续做着手上的事。 苍鹰抬头仰望天际,脑海中回想起当初顾逸轩的话。也许,真的可以考虑与他合作。 “你说你曾向他提议过合作,那他的想法如何?”提到苍鹰,齐慕笙回想起来当是见着苍鹰的情景。那是的他正陷入昏迷之中,虽然未接触过,不过听顾逸轩的描述,当是个正气十足的人。其能力似乎也不弱,若是能与他们合作,倒不失为一个好助力。 只见顾逸轩摇摇头,轻声回应道:“他既未拒绝,可也未答应。逸轩想,他当是还在踌躇之中吧。罢了,这种事,勉强不得。待他想清楚了,再予逸轩答复也不迟。”听闻顾逸轩一言,齐慕笙赞同地点了点头。 “还是说说秋猎的事吧。此次乃是逸轩首次参加秋猎,齐二哥何不跟逸轩讲讲需要注意些什么,好过届时闹笑话。”方才的话题实在沉重,为了缓和气氛,顾逸轩即刻调转话头,向齐慕笙提到秋猎一事。 “说得有理。你常年待在虚尘宫,对于宫中的事宜想必并不十分了解。确是该与你好好讲讲。”齐慕笙笑了笑,侧头看了看昔封灵道:“昔姑娘也一同听听吧,毕竟到时你也会与我们一道去秋猎现场。” 昔封灵微微点头,将手中书信收好,认真听齐慕笙所言。 “秋猎,顾名思义,乃是秋日围猎。原本应是父皇在众臣拥护下入围行猎的,可父皇的身体每况愈下,太医说,已经不适合围猎这等耗费体力之事了。遂今年便会由我与大皇兄一道入围场,引鹿狩猎。”为何是由两位皇子同时入围,顾逸轩心下明了。 “行围之时,还会有许多活动依次举行,今次的活动有四项,诈马,骑射,比武与乐奏。”齐慕笙说到此处,顾逸轩举了举手,让他稍作停顿,随即问道:“乐奏?这猎场上?”那如何能听得清。 只见齐慕笙笑了笑,回答道:“并非在猎场之上。方才我说的四项活动,唯有乐奏,是在宫中举行。这逸轩老弟你大可放心。”知晓顾逸轩骨子里也是个极为风雅之人,容不得儒雅之事这般糟蹋,齐慕笙遂出口安抚道。 “那这四项,需要何人参加?”昔封灵提出自己的疑惑。 “昔姑娘倒是问到点子上了。”齐慕笙称赞一声,随后开口解释道:“这四项,逸轩老弟,你我都免不了。”毕竟是皇亲贵胄,届时那么多外族皇室看着,若是不去,恐怕失了大睿的礼节。 “你去我认为说得通,为何我也要去?”顾逸轩轻笑一声,手指了指自己。 “呵呵,谁都知道,虚尘宫赤炎君回京便被封了神武君,无论在大睿还是在外族皇室,你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你不出面,如何能够说得过去?再者,纵然允许你不参加,想那些外族皇胄,岂会轻易放过你?”齐慕笙笑言道。 这么说,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顾逸轩心下仔细一琢磨,倒也没什么不好,遂点点头:“好吧,届时可别怪我不让着你。” “臭小子。”齐慕笙笑骂一声,接着道:“无需让我,你尽兴便是。”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