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临别赠言

神话降临 216 作者如履 全文字数 2468字

青莲剑歌! 却说邵阳跟着李白周游许多地方,一晃半年有余。 这一日,邵阳瞥见自己的屏幕中: 【主线任务2完成!】 终于完成了这一任务。邵阳也不由心中一喜,自己的屏幕中,果然出现了【青莲剑歌】的字样,后面显示为【入门】。 直接就是入门! 不过邵阳也并不奇怪,事实上,跟着李白周游几乎半个唐朝,他们去了北境,去了鲁东,去了西域,去了南疆……旅途之中许多见闻,闲时无事,邵阳自然也从李白那里学到了青莲剑歌的大概。 邵阳开始还假意推辞着不肯学习,不过后来发现,其实在潜移默化之中,他已经在学习了! 青莲剑歌,是李白一生才气的集大成者。 它包含万千,囊括着李白几乎所有的学识在其中。所以,邵阳不学,但与李白接触,听闻他的诸多见解,不知不觉已经学了几分。 邵阳也开始明白,为何李白会说青莲剑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会的。 不是难。 而是包罗万象,包含太过广博! 事实上,邵阳若非跟着李白周游大半中国,只凭他之前的根底,只怕也不是轻易就能掌握这一剑法的。 怪不得系统给出的任务,是要护送李白周游,而且这么久才完成。 邵阳剑光一抖,虚空之中一朵青莲徐徐绽放开来。每一朵花瓣之中都蕴藏着万千气象,变化无穷,一如山川河流,一如漫天星斗,一如璀璨历史。 嗖! 邵阳收剑,心底也十分感慨。 怪不得大唐盛世,都将这一剑法誉为“天下第一”。 真的厉害。 邵阳忽然心生感应,抬头,就见李白正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施展出这一剑法。李白脸上露出几分惆怅的情绪,“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虎林,你终于学会了这一套剑法,我也将传承传递下去,于愿已足。是时候与君道别了。” 邵阳也有些惆怅,他在这一时光碎片中,还有其他任务,所以之前也动了道别的心思,却是没想到竟是李白先行提起。 “不过——”李白在邵阳身前盘膝坐下,望向邵阳,脸色带了几分郑重,“我还想听听你对藩镇的看法。” 李白稍顿,继续说道:“我大唐疆域辽阔,幅员千里,有些边陲之地,朝廷势力难以长久控制,鞭长莫及。所以,自先帝起,以薛讷为幽州节度使;自此,节度使逐渐成为边境的常备制度。” “边境安稳,御敌于外,甚至疆土扩张,多依赖这一制度。为何虎林兄这般不看好?” 邵阳沉吟了下,其实如今“节度使”制度的弊端,有许多有识之士都已经看到了,所以,邵阳便径直开口,“这一制度的初衷或许是好的。我大唐对外方针一直都是主动出击,外线作战,太宗时期,更是有天下最强的骑兵,甚至犹在北地诸多游牧民族之上。” “但后来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无力向外扩张,便不得不转变为战略防守,使得这些边陲之地,成为掌控的尾端,成为难题。” “节度使制度,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 “初衷是好的。但到如今,已经形成北方的平卢、范阳、河东、朔方、陇右、河西、安西、北庭等八个节度使区,加上南方的剑南、岭南两个节度使。这十个节度使,掌控有天下七成以上的兵马,节度使兵、钱、人大权尽数在握,若一旦有变,何以抵御?”
邵阳看一眼李白,“太白兄久在翰林,替陛下草诏,对当今形势应当比我更加清晰。不知我大唐如今,拱卫中枢长安的,能有多少人?” 李白不答。 “所以——”邵阳开口道:“我认为,一旦这些‘节度使’有变,将是祸乱天下的灾患。” 李白求问,“该如何防御?” 邵阳很想告诉他,杀了安禄山……不过想想,且不说他们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就算真的能,杀了安禄山,不还有史思明? 就算再将史思明也杀了……但节度使尾大不掉,这已经是现实存在的问题,迟早都会祸及全国。 否则,安史之乱之后,为何藩镇割据,依然是唐朝覆灭的重要原因? 所以,心中权衡一番之后,邵阳还是摇头,“我也不知。不过,我打算去北方再看一看,看看能否找到救国之策。” 其实邵阳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主意—— 郭子仪。 这半年来,邵阳周游大半大唐,深知弊病已经深入骨髓,不是他短时间内所能化解掉的。 既然如此,自然只有去从解决的地方想办法。 李白肃然起敬,他沉思了好半晌,终于向邵阳一抱拳,“虎林兄,我失意之后,只想纵情山水,沉醉美酒,意气消沉;不料虎林你反而有如此志向,我不如也。” 李白也已经决定下来,“我自当效仿虎林。所以,此番虎林要北上,那么我便南下,看看可有治国良方!” 邵阳越听却越是不对…… 咦咦?? 糟了。 邵阳心头顿时有些叫糟。历史上,李白从长安出来后,始终不能得志,抱负难以施展,心情苦寂孤闷,才写下了后来的许多名篇。 比如“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若是从此一下振奋起来,这……还能不能写出这样的千古名句? 罪过罪过。 邵阳心底大汗,他这一不小心,可是要改变了诗仙李白的一生啊。 会不会从此之后,少了一个诗仙李白,多了一位大将军李白? 邵阳也不知道…… 不过还好,这只是一个时光碎片。 …… 李白听闻了邵阳所言,也不由被邵阳触动,重新激起了斗志,果然觉得,自己之前所为太过消沉,于国于民无益。所以,李白已经下定了决心,也准备继续周游,寻觅破解之道。 他望望邵阳,有心想再说些什么,不过旋即觉得这样未免太过婆婆妈妈,所以他转身,长吟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随着他的声音远去,李白的身影也从邵阳眼前消失。 邵阳望着李白的身影,心头其实颇为复杂。同行了这么久,他对这位诗仙李白,也从一开始的崇慕,变成了后来的敬佩,敬佩他的才情。 而接触再深一些,又变成了同情,同情他的遭遇。 所以,若真能看到李白奋发立志,尽展所学,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走吧。” 邵阳放下所有心思。自己也该去尽自己的努力去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