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守株待兔

食鬼猎人 383 作者一缕冥火 全文字数 2434字

方松看向白梓君,问道:“你是不是答应她什么了?还把我们也算进去了?” 白梓君耸肩,道:“本来就是来救你们的,不把你们算进来我多亏啊!” 方松笑眯眯的看着他:“也是。毕竟对我们来说,也是救命之恩了。回报人家很正常。” 木云君那边将无头鬼收进了符里,然后转身慢悠悠的往路口走去。那四个人立即凑了过来,开始问他们俩个是怎么把他们救出来的。 毕竟那可是差不多要突破玄宗者的邪修了,比玄者级的白梓君和苏汉飞还要高出一个半阶段级别,比方松和江莫行高出两个半阶段的级别。 简单来说,就是和方松苏汉飞他们的老爹一样的级别了。对付他们几个,跟对付小孩子似的。 白梓君道:“那邪道士在这里布了一个凶杀血煞阵,准备炼出一只血煞鬼王的,但是大概因为人血和生魂的数量还没收集到,所以他那只血煞厉鬼,只炼到了鬼将级。然后……被她一口吃掉了。” 说完他指了指走在前头的木云君。 木云君淡定的走着,好像没听他的话一般。 “一口吃掉?”苏汉飞有点懵圈的看了看白梓君,又看了看木云君。有点没办法理解他说的一口吃掉是几个意思。 不是咬的吗?之前他们看到的是咬脖子或者咬住手来着…… 白梓君抬起双手,然后假装在自己身前揉出一个球,接着嘴一张,把手里的‘球’往口中一拍。接着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然后看着他们三个道:“像这样。” 他完全是重复了刚才木云君一口吃掉那只血煞鬼将的画面。 苏汉飞微微瞪大眼睛,有点愣愣的看着他:“真的假的,这么凶残?” 方松扭头看着前面木云君的后背,道:“看来比我们相像的要凶残。” 江莫行沉默的不出声,不过目光也向木云君扫了扫。 接着方松回头又问白梓君:“那道士呢?没被她打死?” 白梓君摇头:“说是从地道跑了,没追。” 方松又问:“那个血煞阵呢?” 白梓君道:“毁了呗。” 方松眯了眯眼睛又扫向木云君:“她就这样放那邪道士跑了?她不怕那个道士报复她吗?万一趁她不在,去她家……” 白梓君想了想,道:“我想以她的智商,应该不会想不到这点的吧。只是不知道她准备怎么用什么办法去应对……这两天还要上课,她可能会请假回家。” 木云君默默的听着他们的对话,然后回头无语的道:“能不能别在人家背后讨论人家的事?我都不操心你们操心什么啊?” 白梓君看着她笑了笑:“看来你真不担心啊……” 木云君继续往前走,道:“如果我是那个道士,肯定不会现在这个时候有什么动作。毕竟现在刚才闹出仇怨什么的,肯定也会担心对方祸及家人朋友,所以会多加防范吧。而且那道士若想动我的家人,还要先观察一下我这边的底细,然后找个合适的时机才动手吧。” 所以在他动手之前,她会提前把他解决掉的。 出了公园路口坐车的时候,木云君就拒绝跟他们几个挤一辆车了,自己打了一辆车回去。
至于那些中邪昏迷的警察,木云君才不管呢。反正这也是白梓君他们几个的事了,他们会去处理的。 ………… 夜里,木云君的身影出现在市中心一栋大厦项上,高楼顶上寒风呼啸。晚上温度下降了许多,木云君全身黑色加绒加厚卫衣山配黑色紧身裤和短靴,后背上背着自己的工具包。 她将卫衣的帽子套到头上,带着口罩,双手插在卫衣的口袋里,站在楼顶边角上瞪着眼睛慢悠悠的寻找着什么。 木云君有预感,那个邪道士还没有离开这个省城市区的范围。而且以她的经验来看,那道士既然在城西、城北、城南三个方向位都布了养鬼大阵,那么他在城东肯定也布下了一个养鬼邪阵! 而且大概在城中心还会布一个中心阵。 所以她现在才出现在市中心这个地方,在方圆二十里内开始搜寻看有没有异常的地方。 这也是木云君不担心这个邪道士会立即去找她家里人麻烦的原因,这邪道士被她连着毁了好几个大阵,而且这些养鬼阵法都是花了十年不止的时间,现在却被她给一下子毁了三个。剩下两个,他大概会自己先把那两个阵里的大鬼带走吧! 想要带走这两个阵里的鬼,那么他只能是晚上来开阵了。 就是不知道这邪道士会不会猜到她会找过来! 木云君在楼顶上静静的感受着四面八方的气息,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阴气越来越盛,城市里许多浑浊的气息也慢慢停歇了下去,同时有一些污秽的气息也慢慢的滋生出来。 因为现在正是这些黑暗中的生物们,最佳的活跃时间了。 她已经在楼顶吹了半个小时的风了,却还没找到市中心的那个大阵。而且也感觉不到那个道士的那股恶心气息,看样子他并没有来这边。 难不成是先去了城东区了? 虽然想到这,不过她也并不着急,而是转身到了一个避风的位置靠着墙,静静的等着。 又过了半个小时,一股魔气悠悠的从东面飘了过来,然后在她面前聚成了一团。 一个声音从魔气里传出:“那老东西在东边呢!” 木云君抿了抿嘴,道:“他果然先去东边了是吗?” 这句话并不是问这团魔气的,厉阴魔的魔气蠕动了两下,问她:“您……不过去吗?” 木云君抬眼看着它:“不用去,他会过来的。” 厉阴魔好奇的问她:“为何?” 木云君只是神秘的笑了笑:“直觉!” 厉阴魔:“……”好吧,你是老大,你说什么是什么吧。 木云君又问它:“他是不是在城区还有个阵?” 厉阴魔:“没错,似乎布了一个聚怨阵。” 木云君冷哼一声:“北面炼阴阵,西面血煞阵,南面鬼蛊阵,东面聚怨阵吗……” 她微微蹙眉,思考了一会儿才道:“看来中心这个可能已经炼成鬼王了……” 想到这,她裂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的道:“就让我来看看这只鬼王会不会中暑吧!” 厉阴魔一脸茫然的问:“大晚上的……中什么暑?而且这是冬天吧……” 那话里的意思就好像……这姑娘的脑子没有坏掉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