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报仇(求订阅!)

水浒逐鹿传 644 作者任鸟飞 全文字数 2687字

… 身为李衍的尚寝女官,这种声音耶律余里衍听得多了,她现在甚至是喜欢上听这种声音了,并且她还能从这声音的高亢程度上判断出女子达到了甚么程度。 耶律余里衍心道:“时间不多了,得抓紧一点。” 念及至此,耶律余里衍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已经忍不住开始夹腿了的赵玉盘等帝姬,见状,纷纷端起面前的茶杯,一口一口的喝着茶水,以解她们那早已干燥的口舌。 耶律余里衍手下的女官,见状,立即上前,为耶律余里衍和赵玉盘等帝姬续杯。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也是真关心她的丈夫和儿子,赵瑚儿道:“姐姐,辽东……官家能不能救出我们赵氏被金贼捉走的人?您放心,只要官家能救出我们赵氏的人,我们一定劝我们赵氏的人不跟官家争夺这天下,只老老实实的当平民。” 赵瑚儿这话一出,很多人都摇头不已,因为赵瑚儿这话说得实在是太幼稚了! 首先,先不说救出赵氏之人得付出多少代价,关键是,救出赵氏之人,对李衍有甚么好处?只问一句:救出赵氏之人,这天下是谁的?是李衍的?还是赵氏的? 这个问题其实都不用回答,只要有这个问题存在,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苗头,李衍就不可能救赵氏的人,甚至,在必要的时候,李衍会亲自举起屠刀将赵氏之人屠杀一空,更有甚者,都不需要李衍动手甚至是表态,就会有人为李衍屠光赵氏之人,要知道,李衍如今所代表的可不仅仅是自己,他还代表数以千万计人的前程和利益,这些人怎么可能让赵氏的人活着跟李衍争夺这个天下,毁了他们和他们子孙后代的远大前程和无数估量的利益? 其次,赵氏的那些男人,绝不可能听一群“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的话,将万里江山拱手让给李衍,自己跑去当平民。 再退一步说,就算赵氏的男人全都没有了野心,听赵瑚儿她们这些女人的,不跟李衍争夺江山,可那也架不住别人搞黄袍加身甚么的,要知道,赵氏代表的也不只是他们自己的前程和利益,他们也代表数以千万计人以及他们子孙后代的远大前程和无数估量的利益。 从这点来看,赵氏的人全都被金人捉走,对李衍而言,都不算永绝后患,只有全都死光了,对李衍而言,才真正是永绝后患。 再次,这里面可不单单是李衍和赵氏的问题,还有金人的问题——别忘了,赵氏的那些人现在可全都在金人手中,对金人而言,这也是他们的一个巨大的筹码,金人怎么可能轻易让李衍救出或是杀死他们? 总而言之,赵瑚儿所畅享的,是完完全全行不通,幼稚至极。 可赵瑚儿不这么认为,她继续说道:“救姐姐帮我们跟官家说说,此事若成,我们定会为姐姐立长生牌坊,保佑姐姐长命百岁……” 赵金儿实在是不想再听姐姐说蠢话丢人现眼了,出言道:“姐姐,别再说了。” 赵瑚儿猛得看向赵金儿,喊道:“不说!不说我如何才能救出驸马,救出春儿?” 边说,泪水边从赵瑚儿的眼中流淌下来…… 赵瑚儿这话和她的眼泪,仿佛是引子一般,不少帝姬都有流泪的迹象。 耶律余里衍可不能让这些帝姬哭起来没完没了,那样会坏了李衍的兴致,也会耽误她报仇。 没错! 就是报仇! 虽然耶律余里衍现在过得不错,是李衍最宠的妃嫔之一,还为李衍生了一儿一女,可耶律余里衍还是恨赵宋——如果不是赵宋败盟,联金灭辽,她们大辽又如何会灭亡?
所以,耶律余里衍要报仇——她要让李衍玩遍赵氏皇室和宗氏所有女人,她要让赵宋也受此奇耻大辱! 当然,除了报仇以外,这也是耶律余里衍的职责所在。 对耶律余里衍而言,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耶律余里衍来到赵瑚儿身边,然后帮赵瑚儿擦了擦眼泪,道:“妹妹,你怎么这么傻?” 赵瑚儿不解的看着耶律余里衍,问道:“姐姐为何有此一说?” 耶律余里衍道:“你已经进宫了,已经见过官家了,而且还是以侍寝宫女的身份见过的官家,这会记录在案,现在,就算将你的驸马救回来,让你们夫妻团圆,你的驸马还会要你吗?据我所知,你们宋人,把女子的贞洁看得可比天还大,他能接受这件事吗?” 虽然,后宫女人除了李衍以外,根本接触不到其他男人,甚至连太监都到不了李衍妃嫔生活的区域,并且太监每三个月都要检查一下阉割情况,可为了保证李衍的血脉零污染,李衍临幸过任何人,都要清清楚楚的登记在案(时间,地点,同床的都有谁,谁是承办女官,都要记得清清楚楚),如果不能证明女子的“清白”,哪怕是有一点点疑议,她们就算怀上孩子了,也会打掉的。 所以,李衍临幸过谁,是瞒不住的,而且李衍也不会瞒此事——在李衍看来,这是荣耀,何必遮掩? 再说,这种事,根本就不用真的发生,只要有一点风,就可以演变成怎么都洗不掉的“事实”。 听耶律余里衍这么一说,不仅赵瑚儿一怔,其她帝姬也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 这要是以往,赵宋还是皇氏,她们这些帝姬身上真出现点污点也没甚么,驸马难道还敢吱声? 可是现如今,赵宋已经亡了,她们的驸马还会再忍这种事吗? 要知道,这种事可是男人最不能忍的,尤其是人尽皆知了之后。 这在历史上,可以找到无数这样的例子。 这个道理也不难想通。 因此,即便天真如赵瑚儿,也很快就脸色惨白! 不过虽说如此,可赵瑚儿还是抹了两把眼泪,然后一咬牙,道:“就算驸马不要我,我也要救他和春儿回来!” 凡事点到为止。 赵瑚儿既然明知自己会有甚么下场,还一意孤行,那耶律余里衍也只能敷衍道:“既然如此,那妹妹就要想尽办法讨官家欢心,官家若是喜欢上你了,说不准就会出兵帮你把你的驸马和春儿救回来。” 这种话,很明显就是随便说说的客套话。 往大了说,赵瑚儿的驸马可是李衍的情敌。 李衍得吃多少假药,才会发兵去救自己的情敌以及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情敌生的儿子? 然而—— 世事难料! 赵瑚儿还真就信了耶律余里衍这客套话! 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赵瑚儿都拼了命的讨好李衍,希望有朝一日李衍能看在她所做的这一切出兵救回她的驸马和儿子。 也别说,对于赵瑚儿所做的一切,李衍后来真给了回报——让她给自己生了两个儿子。 扯远了。 耶律余里衍又跟赵玉盘等帝姬闲扯了一会,并陪她们喝了不少茶水之后,刘慧娘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叫声。 听见这个声音,已经满脸春意的耶律余里衍,微微一笑,然后将茶杯放在嘴边,再然后一饮而尽,之后放下茶杯对着已经娇喘连连的一众帝姬道:“姐妹们,轮到咱们了。”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