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和蔼可亲我李氏

作者鲨鱼禅师 全文字数 2305字

唐朝工科生 每天例行遛弯,本来也是消遣,同时也能消除一点紧张感。毕竟,表妹越是临近生产,老张也就越烦躁一些。就算狗崽也不是一只两只了,经验也很丰富,该紧张的时候还是得紧张。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表妹居然给俺洪七玩一出“喜当爹”? 人生大起大落像尿尿一样,太刺激了! 还好“喜当爹”只有字面意义,否则滋尿的地方,大概是有点高…… “顺产?这也太顺了吧!” 回到隆庆宫的暖阁,表妹裹的严严实实,正慢条斯理地喝着粥,还是自己拿着碗在那里喝,除了嘴唇有点发白,整个人居然气色还不错。 脸蛋依然红润似玉的,简直不像是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 虽说老张在武汉厮混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见过生完孩子就去上班的底层妇女,可像李丽质这种身份的,能够这般“硬核”,绝对是凤毛麟角。 “说甚么怪话,予在武汉见了恁多,一直有锻炼身体。” 喝了一碗粥,气色又更好了一些,那种气血两亏的状态,貌似就没有。老张心里就寻思着,这妞像她妈,底子不差。 “就没有……不适的地方?” 老张还是关切地看着李丽质,隆庆宫之主顿时露出一个微笑,甜的让老张眼皮一抖:“作甚笑的这般让人肉麻?” “见你回转了,便只追问予的安危,自是高兴喽。” 俏皮地冲老张眨眨眼,“这小郎,当真姓李?” “你生的,由得你去料理。” “呸!” 伸手拍了一下狗头,“把你大卸八块,料理了去。” “老夫肉柴,不好吃……” 嘿嘿一笑,老张握着李丽质的手,看着她道,“你想取甚么姓名,都是可以的。莫要计较我这里。” 轻描淡写一句话,让表妹笑的更甜,洪七当时就醉了,甜的发腻啊。 “倒是想要姓李呢,怕是宗室都不依。” 长乐公主殿下生孩子就已经是“秘密”,当真再来一个跟着姓李,鸡飞狗跳的绝对不是姓张的,而是更多姓李的。 不过老张却是无所谓,有钱难买我乐意,于是就眉头一挑:“有甚不依的?只要你想,老夫先砸钱砸到全国宗室闭嘴,再砸钱砸到他们装瞎。” “……” 周围梅兰竹菊四个宫婢都是一脸无语,这种把纲常当厕纸,把道德当垃圾桶的人渣,怎么就能勾搭了冰清玉洁的长乐公主殿下? 四大宫婢因为隆庆宫之主的缘故,早就不能用寻常的宫婢来看待,她们也有了政治思维,但此时此刻,总觉得某条江南土狗就是在乱搞。 一口气得罪多少宗室子弟? 然而她们就算懂其中厉害,却不懂某条土狗的心思。横竖只要不影响小霸王学习机的发育,得罪多少宗室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连李皇帝都得罪了,再得罪多少关陇李氏,那也就是闭着眼睛往后写零,多少是个缘分。 工科狗的心思其实很单纯,想法也很简单粗暴,偏偏长乐公主殿下很吃这一套,顿时有一种自家男人为了自己可以与天下为敌,简直是帅到爆棚。
然而老张并不知道的是,李丽质早特么跟宗室们沟通过。跟老爹李世民一个辈分的宗室叔伯一开始表示门而没有,野种都该死,九族六亲就没有奸生子的,就算你是皇帝的女儿那又怎样? 长乐公主殿下很难过,然后掏出了一条丝巾,丝巾里面掉出来一本名下物业的清单。 宗室叔伯们一看大侄女这么难过,顿时就和蔼可亲地表示,亲不亲,打断骨头连着筋,一笔写不出个李字,谁跟谁啊。 怕风评不好?没问题,录入的时候,就一笔带过,不着痕迹,谁还能盯着这个破事儿胡咧咧? 没人议论的事情,那就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在事情,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至于说贞观朝名臣的铮铮铁骨……不怕,都是一把年纪的老家伙,熬死他们有个屁的难度?再说了,名臣固然是铁骨铮铮,可名臣的儿子们,未必就也是铁骨啊?说不定先天性软骨病,也未可知啊。 更何况,名臣的儿子们,这不是还跟大侄女儿子的亲爹“交情深一口闷”么? 被宗室叔伯们这么一开导,长乐公主殿下当时就想通了不难过了。为了表达谢意,就弄了一片学区房出来,说是给长辈们每年收收租子,也好搓个小麻将什么的。 皆大欢喜,家庭和睦,实在是贞观朝之楷模,李氏全体皇族拍手称快连连叫好。 表妹并非真的要纠结这个姓名,问题并非在姓名上,而是在“合法”上。然后建立在这个“合法”基础上,表妹思考着百年之后的事情。 谁来继承隆庆宫。 隆庆宫是她一个人的,但是,一旦她跟着某个江南土鳖一起在黄泉撒狗粮的时候,想要把隆庆宫收归“国有”的老铁,绝对不会少。 可能是她爹,可能是她嫡亲兄弟,可能是她大侄子,可能是她大侄孙…… 所以,为了不让至亲们难做,长乐公主殿下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这偌大的产业,给自己儿子继承下去。 只是这一通操作,李董夫妇捏着鼻子,看在宝贝女儿的面子份上,也会点头。但是肯定心里不痛快,会让人出来做恶人,而李丽质干的事情,就是提前把恶人给抹平了。 于是乎,当老张准备大出血,好好地让广大李氏皇族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有钱任性的时候,“李雍”这个姓名,毫无波澜很是顺利地在宗正寺录入。当然了,除了生辰,就没提他亲爹是啥玩意儿。 后来人要是考据,大约会脑补出一套“日耳曼骨科”的剧情出来。 事情的结果,比表妹顺产让工科狗“喜当爹”还让人震惊。 老张当时就有点错乱:这尼玛李氏老铁这么好说话了?这是转性了还是母猪上树了?老子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么好说话的李氏皇族啊,这不科学,这不符合逻辑啊。 等到元宵节给“李雍”办满月酒的时候,老张才知道真相,顿时感慨:现实要啥逻辑,爽就完事儿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