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八章 一条死路

天路杀神 768 作者撞破南墙 全文字数 3315字

众人回到了证道飞舟上,泥生把师东游介绍给大家,师东游两步走上前,双膝跪倒在地,颤声说道:“师东游见过上皇!” 叶信下意识的想把师东游搀扶起来,却看到泥生一脸凝重,向着他微微摇头,叶信心中颇感无奈,但泥生就是想让他受了师东游的大礼,此事无关大局,他不愿在这种小事上拂了泥生的心意,只得站立不动。 师东游连拜了三拜,他的心情是格外复杂的,贪狼星皇转世重修,短短几年间便已淬炼出圣体,他应该非常振奋,但此刻他已步入寂灭境,修为半废,而且还在逐渐变得衰弱,又丢掉了贪狼星皇的基业,惭愧难当。 堂堂当世第一人,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变成废物,这是毁灭性的打击,他挣扎求生煎熬到现在,仅仅是为了最后见叶信一面,然后把自己压箱底的秘密转交给叶信,接着一切听从命运的安排。 如果叶信一点不在意他,那他就要找个隐秘的地方终老,如果叶信需要他,他会尽可能的释放出自己的余热。 师东游希望是后者,虽然是末路,但他想走得绚丽多彩一些,如果能帮助叶信夺回星殿,那么等到快要死的时候,觉得自己不枉此生,也就足够了。 泥生见师东游连拜了三拜,眼中流露出笑意,他一定要把师东游带出来,不是心中有多么怜悯,而是因为师东游做了几百年的殿主,本身拥有巨大的价值,这个道理和千金买马骨差不多,叶信一定要夺回星殿,以师东游为前驱,会容易得多。 “师老,起来吧。”叶信俯下身去搀扶师东游,这时他贴近师东游耳边,接着释放出神念,把周围流动的气息全部凝固住,凝成一道看不到的气罩,随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师老当下先安心修炼,三个月之内,我定会让师老重返巅峰。” 师东游身形剧震,猛然抬头,用惊骇的目光看着叶信。 师东游也听说了苏百变重新出山的事情,虽然贪狼星皇的能力与天凤星皇不一样,天凤星皇拥有涅槃之力,这可能是苏百变走出寂灭境的原因,而贪狼星皇应该做不到,但他心中还是存着那么一点点期望。 此刻突然听到叶信的允诺,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信向着师东游笑了笑,示意师东游放宽心,随后直起身,这时龙青圣、李归元等人也过来向师东游见礼,他们知道了师东游是星殿之主,言语间自然显得很客气。 明岐和引龙宗的修士就不一样了,他们看着这位当世第一人已变得满脸憔悴,心中唏嘘不已,等到师东游向叶信跪拜,口称上皇时,他们都大吃一惊,因为师东游的恭敬与自身实力的衰弱是无关的,纵使现在师东游保持全盛,看样子也一样要对叶信跪拜。 叶信转头看向龙青圣:“龙主,玄策他们在哪里?我们必须尽快把他们接过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开始和时间赛跑了,跑得快,我们可以赢,跑得慢,恐怕这证道世就要变成我们的葬身之地了。” 龙青圣愣了愣,急忙说道:“先生是要去哪里?” “第一步当然是去引龙宗。”叶信说道。 龙青圣知道叶信非常重视藏在引龙宗的惊龙戟,他想了想:“既然如此紧急,那就不去接他们了。” 随后龙青圣从山河袋中取出一颗银白色的珠子,递给轩辕上人:“轩辕上人,你们四个拿着分水珠走一趟,找到玄策,告诉他们稍安勿躁,千万不要出来乱走动,等我们大事初定,自然回去找他们的。” “我……”轩辕上人急忙看向叶信,他们四个人已经随着两位帝主改口,叫叶信为主上了,如果是以前,肯定要服从龙青圣的号令,可现在凡事都得要叶信点头,纵使这样有可能惹得龙青圣不高兴,那也顾不上许多了。 “去吧。”叶信点点头。 轩辕上人这才接过分水珠,随后恒君乐等人示意,向着船舷走去。 “轩辕上人,玄策他们可就托付给你们了。”龙青圣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 “老朽知道轻重的。”轩辕上人笑道。 泥生看到师东游神色变得非常大,又听到叶信刚才的话,心中充满了疑虑,随着他在叶信身上投注的心血越来越多,态度也从开始的不闻不问,变成了凡事都想知道,很多长辈都有这种心态,生怕年轻人处理事情出现马虎大意、考虑不周的地方。 纵使他对叶信的能力非常欣赏、佩服,那也想问个明白。
泥生向着叶信使了个眼色,随后向着船舱走去,叶信缓步跟在了泥生身后。 走下甲板,进了船舱,泥生把门关上,静静听了片刻,随后转身看向叶信:“主上,你到底对师东游说了什么?老朽这双眼睛还是很好用的,刚才师东游突然对主上生出了效死之志啊!” “没说什么。”叶信顿了顿:“我只是告诉他,安安心心调养,三个月之内,我会让他重返巅峰。” 泥生和刚才的师东游一样,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接着他把声音压得极低极低,很小心的说道:“莫非……主上的神之位格碎片……变得越来越强了?” “嗯。”叶信点点头:“否则我也没办法帮到师东游,现在不帮他,是因为很快就要迎来大战,我以前为太清宗的玄知除去了寂灭之气,但神念损耗非常大,如果现在帮师东游,恐怕我就要无力出手了。” “我就知道……”泥生变得眉开眼笑,因心情难以自己,不停的搓手。 “前辈,我有一事不明。”叶信说道。 “什么事?”泥生再次看向叶信。 “师尊是被白佛所害,前辈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叶信问道。 “白佛?”泥生神色大变,整个脸孔都变得扭曲了,接着厉声说道:“是谁告诉你的?” “是苏百变。”叶信吃了一惊,他不知道泥生到底是为什么生气。 “混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东西!”泥生颇为震怒,随后焦急的在船舱内走来走去,脸色变幻不定。 叶信被搞得莫名其妙:“前辈,这事情不止苏百变知道,早晚都会传到我耳朵里来的,怪不得他。” 泥生蓦然定下脚步,死死的盯着叶信:“主上,当你听到白佛这个名字的时候,有没有感应到什么不太好的兆头?” 叶信猛然想起了当时冥冥中的那种惊悸感。 泥生看到了叶信脸色的变化,他的声音变得微微颤抖了:“那就是有了?!” “嗯。”叶信再次点了点。 “这可如何是好!!”泥生急着连连顿足。 “前辈,到底出了什么事?”叶信说道:“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前辈还是明明白白告诉我吧。” “你不知道白佛的来历,如果换了一个修士,害了贪狼星皇,星殿岂能善罢甘休?你以为十二星皇都是摆设不成?”泥生咬牙说道:“但那白佛……是明界真圣!你才到证道世,不知道明界的威名,等你走进灭法世,上了天路,自然就懂了!明界……不是我们星殿能惹得起的!” 叶信没说话,其实他从龙青圣口中听到过这个明界,龙青圣最后只剩下一颗头颅,凄惶惶逃入浮尘世,就是拜明界所赐。 “白佛神通广大,更可怕的是他有漏尽慧眼,一旦被锁定,便插翅难飞,当初贪狼星皇想方设法逃避白佛的追踪,甚至逃入浮尘世,也依然没能逃掉。“泥生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我不知道能陪着主上走到哪一步,如果……我走不动了,而主上最终踏入了天路,那时候千万千万记住,不要看到白佛!也不要让白佛看到你!否则……你的所有努力,都会毁于一旦!” “我知道了。”叶信说道。 “有些话本想等到主上步入大圣之境,再原原本本告诉主上的。”泥生再次叹了口气:“既然主上已惹了白佛的机缘,那也没必要再瞒下去了!主上杀业颇重,进了天路也会锋芒毕露,在天路上惹了仇家,做了什么事不该做的事,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回旋余地,但有一件事,绝对不能沾,沾了就是死路一条!” “当初贪狼星皇便是因此事被明界所恶,区区赤阳道,岂能入白佛之眼?白佛最后占了赤阳道,也只是顺手而为了,如果贪狼星皇没有沾那件事,此刻他依旧在赤阳道神殿中逍遥着呢。”泥生说道:“这证道世居然是妖皇惊天殒落之地,惊天的名号我也听说过,可你知不知道,他又是为何被天域所诛?一样因为沾了那件事!” “前辈,到底是什么事?”叶信听到贪狼星皇与惊天妖皇都是因为同一件事殒落,纵使他胆子再大,也不由感到紧张惊恐,但由此滋生出的好奇心难以控制,他知道自己不该问,但又忍不住。 “所有的源头,都来自天域的无道者。”泥生一字一句的说道:“主上,出了这里,以后永远不要再提起这个名字!”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