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兵马

天师上位记 414 作者漫漫步归 全文字数 2230字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林萧和抬了抬手,转身,女孩子一身粗布长裙跟了上去。 …… “祖母,喝水么?”坐在马车里的安乐公主给自家兄长喂了些水,抬头看向角落里坐着一言不发的延禧太后。 延禧太后没有说话,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安乐公主低下了头,收回了手里的水壶,坐到一旁,却并没有什么伤心失落的神色。皇家情薄,一开始她也试探着想要与祖母亲近一翻,但是试探过后,发现祖母根本没有这等想法之后,她也就没有再往祖母跟前凑的想法了。 叹了口气,她看向马车外,见原本站在一旁的裴先生正半蹲着身子在草丛里找着什么。 “裴先生,你要找什么?”安乐公主开口问道。 裴宗之抬头看了她一眼:“我腰间的手令不见了。” “是赶路匆忙,丢了么?”安乐公主扶着马车壁探出身来,“还是丢在附近了?” “不知道。”他直起了身子,“不过应该不大可能,我大概猜到我的手令在哪里了。”他说着解下腰间的钱袋闻了闻,一股子树叶清汁的味道。 刚刚就有人坐在自己身旁扒拉着树叶踩着玩,看来是被她拿走了啊! …… …… 站在城头之上的钟黎抱着双臂,神色凝重的向下眺望着排队的人群,而后微微侧身,有官兵上前候命。 “还没找到么?可有仔细找了?” 官兵回道:“大人,找的很仔细了,还不曾发现。” 钟黎吐出了一口浊气:“那继续找!”这里的消息是传给义父了,用的还是少见的鹰隼传讯,但鹰隼传讯并不能立即用第二次,向这等猛禽,一般都需要休息些时日才能第二次飞行,所以义父那里的消息他还没收到,但这不妨碍他以手头原有的兵力来做部署。此事他会竭尽全力,对手艺高人胆大,确实不凡,但不管如何,要冲过这一道防线,定能让他们大伤元气。 就算侥幸能够逃脱,出了西南府,明的不行还可以来暗的。对手很厉害,他不知道能不能成,但是不管怎样,都会尽力。常胜之军也不能保证每战必胜,他也不能,所以能做的只是尽力而已。 脚下微微震颤,钟黎脸色骤变,他在军中带了多年,这样的震动,他不需要抬头看就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震动。只有大量的兵马向这边骑行而来才有这样强烈的震动。 而后就不需要他猜测了,烟尘滚滚,前头是骑兵,后头是步行的营兵,远远望去,乌压压的一片,营兵的铠甲在阳光下发出乌凄凄的光泽。 千军万马席卷而来,不可阻挡,他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落到了最前头的那块幡旗上,一个“林”字清晰可见。 西南府附近有多少兵马,各相连府城但凡手中有军队的将领他都知道。钟黎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正是因为知道,所以长久作战的本能让他已然可以预见到了结局。 是肃州总兵林萧和。说起来,林萧和确实有几分领兵打仗的才能,不是那等纸上谈兵的人物,大楚武将之才并不多,真正有能力又有实权的并不多。而且这些真正有能力有实权的多数也在不同的政党的麾下。有义父的人,也有隶属于崔、王、谢三家政客大族阵营伺机而动的旁观一派,更有朝廷政党之中左右二相的两派。而林萧和则是少见的几个不隶属于任何政党的中立派,自三年前被派到肃州之后,一直没有什么大的动作。肃州与西南府毗邻,平素里钟黎自然与林萧和交过手,切磋过,也知晓对方的实力。
林萧和到肃州之后,只是专心致志的站稳了脚,平素里也就练兵切磋,朝堂政事之上从来没有发表过别的意见。即便朝堂之上再如何风起云涌,也仿佛与他无关。义父曾想要招揽过他,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算是个和稀泥的好手,当然义父不会放弃,因着旁的事情,原本也是待再过一段时日再来招揽他的,熟料今日,林萧和竟然主动跳了出来,而且还是带着千军万马而来。 他与林萧和都清楚,今日不会真的打起来,只是摆明了自己的态度,他固然可以强用武力留下那几个人,但是只要他敢,林萧和就敢奉陪到底。 原来,这就是林萧和的选择! 说不失望是假的,但那又如何?钟黎的眼力极好,一眼就看到了骑着马在林萧和身边的女孩子,虽说初时愣了一愣,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是那个古里古怪的,易了容的女孩子。原来是她!他记得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卫瑶卿。 上一回见面是在长安城附近,一样的古里古怪。两次至关重要的任务,两次失败,都有她的出现。 呵,还真巧啊! 但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巧合?而且一次远在长安,一次近在西南。就算当真是巧合的话,这运气,倒有几分天生注定的意味了,那更要警惕了。 她可以继续易容,却选择露出了真容,站到了人前。 钟黎走下城头,看着远远看过来的少女,她同样也有惊人的眼力,隔着滚滚的烟尘望来,朝他笑了笑。钟黎没有考虑她笑容里的意味,只是在这一瞬间知晓了一件事:此女,日后必为西南劲敌! …… 远远就看到了西南府的最后一道防线,城头上的幡旗被风吹的招展开来,气势十足。 “那幡旗还挺好看的!”女孩子骑在马上感慨了一句,“好想拔一支回去玩玩!” 林萧和闻言转过头去看她,见她神态自若放松的模样,不由笑了两声:“你倒是放松,一会儿若是打起来,没有甲胄相护可是很危险的。” “打不起来吧!”女孩子笑吟吟的笑道,“人马多寡显而易见,真要硬拼的话,钟黎只能战死,顺带折损你肃州总兵一部分的兵马,但这一切对结果并没有什么影响。” “而且,他若战死,就是死人了。不管如何,权衡利益之下,死人总是比不过活人的。” “若西南侯还不想反,那就少不得要认下钟黎谋反的罪责。” “死了还要破泼一身脏水,这个买卖怎么算都不划算!我若是钟黎,可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