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苍哥的战术

作者傲无常 全文字数 3477字

…… 听了他的话,乍仑暗暗点头,对他也有了几分好感。不管这人有多浑,至少还有自知之明,他们也算有杯酒之交,就不难为他了。 乍仑这样想着,但这个比试过场还是需要,就当在众人面前耍次威风也好,随即大方的说道:“袁兄,你我心里有数就行。” “好,好……等会你下手一定要轻点。”袁浩苍差点手舞足蹈,又嘀咕了一句:“我输了的话,请你去梁梦居喝酒。” “好吧。”乍仑心态更放松下来,也挽住苍哥的肩膀。 看那样子,两人简直就是哥俩好的典范。 这时,袁浩苍上下瞄了乍仑一眼,眼珠咕噜一转,贴近乍仑的耳朵嘀咕一声:“到时候,我把穿这个肚兜的菇凉介绍给你。” “啊?”乍仑脸一红,干笑了下,没有说话。 台下神念超强的陈默,一听之下,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苍哥真是个奇葩啊,连这个都能拿出来诱惑乍仑,真乃神人啊。 真是只要脸皮厚,万事都能够啊。 台上两人交流完感情,比试正式开始。 乍仑答应了袁浩苍手下留情,悠闲的站立在他对面,手掌前伸,请他先出招。 “多谢,多谢……” 袁浩苍嘴中忙不迭的称谢,一边从储物戒中,慢吞吞的取出几块破旧的皮甲,放置在地面上,再有条不紊,一块块往自己的身上贴去。 “乍仑兄弟,我这个比较麻烦,你稍等一下。” 乍仑一脸无所谓的看着,他知道天机门一向以机关傀儡术为主要战斗方式。想必是害怕自家巫蛊宗的一些妖兽,穿上件皮甲好抵挡一下。 可这皮甲也太破旧了吧,甲上的陈年老垢结了厚厚一层,不知道是他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破烂货。 袁浩苍终于穿好了。陈旧的皮甲穿在他身上,好似一具木讷的泥雕,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甚是滑稽可笑。 惹得看台下的一些看到的人哄堂大笑。 而台下的陈默,蹙起眉头,不断感受着皮甲上散发出的一股远古蛮荒气息,若有所思看着苍哥。 “我准备好了。”袁浩苍拍了拍胸口的皮甲。谦逊的对乍仑说道:“让乍仑兄弟久等了,要不还是你先动手吧。” “你先动手吧。”乍仑心内早就笑成一片,大方得体的手一伸,让他先请。 “那我不客气了。”袁浩苍搓了搓手,憨厚的一笑。 只见他大腿一分,浑身一抖。那皮甲上一层灰尘掉落下来,甲上金色符文骤然崩爆而起,围绕着皮甲风驰电掣般旋转起来,一息间,金光大盛。金光呼啸而起,形成了一个漩涡,把苍哥整个身形包裹在里面。 只听见“铿锵。铿锵……”坚硬的金属碰撞摩擦之声,响成一片,随着声响,袁浩苍周身鼓荡起强大的气劲,阡陌交错,横冲直撞起来。 连带着符文天壁内整个空间都气息躁动不稳起来。 感到了空间的躁动,鬼火妖乍仑笑容一僵,瞳孔放大想窥得内里的机要。却被金光漩涡挡住了。 他自然也不是蠢人,紧紧的捏住手中的竹棍,轻摇着铃铛,清脆悦耳的铃铛声,如小溪流水般飞掠向金光漩涡,想一探究竟。 而当铃声碰撞上漩涡,一霎间。就被漩涡撞飞回来。 观看比试的陈默,惊诧莫名,只见金光漩涡内,皮甲一层层的剥落。从中间翻出一块块金色硬质钢片,随着苍哥整个身躯。钢片拼接咬合,镶嵌在一起,形成一幅金灿灿的铠甲。 而那机甲还没变幻组合完,袁浩苍的拳头在后背一敲,后背的铠甲飞速脱离下来,一块一块井然有序的不断翻转拼接咬合在一起,最后组合成一架巨无霸轰天大炮,威风凛凛的斜插在背后。 只见一道臂膀粗的钢环紧箍着炮口,黑洞洞的炮口比灵石大炮大了三倍不止,炮口正冒着袅袅烟气。 一看之下,陈默惊呆了,没想到苍哥深藏不漏,私藏着如此厉害的宝贝,连他也说不上名称,不由得羡慕不已。 而此刻,随着袁浩苍东敲敲,西敲敲,大炮小炮“哐啷,哐啷……”一通组合,布满了整个铠甲。 不一会儿,他身着满是大炮的铠甲,好似从天而降威风八面的战神一般,看得让人心生畏惧。 他低喃了一句:“第一次用,有点手生。要不先开打一~炮试试。” 说着,袁浩苍握住后背的轰天大炮,反手一抽,双手一端,炮口对准乍仑,手指一按,只见炮筒猛得一个巨颤,他被轰天大炮的反作用力,震得连退了两步。 出膛的炮火“轰”的一声,犹若宇宙中的极光,划破苍穹,能量波如同惊涛骇浪般,疯狂的朝乍仑飞射过去。
面对飞速而来的巨大能量波,乍仑激灵灵的打了寒战,已经来不及思考,赶紧一个斜步,横测划出,想要逃离射程范围。 他在逃离中,嘴唇飞速的开阖,念动咒语,披风上红芒狂闪,簇簇妖艳的妖火骤然燃烧起来,笼罩上他全身,形成一个防护罩。 说时迟,那时快。 乍仑刚刚生成防护罩,“嘭”炮火爆炸开来,爆炸的火团膨胀数倍,光芒暴涨刺眼无比,如同巨大烟花在符文天壁上炸开。 直接把符文天壁轰得个稀巴烂,四分五裂的崩落开来,可见此炮的威力。 惊天动地的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连漂浮台上的几位圣阶的宗主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 “玄钢铠甲。”识货之人,瞧出本尊,惊呼出声。 这个可是天机门的镇门之宝,听说是万年前,天机门的一位老祖偶然间获得,再加以改造修缮,最后完成了这副铠甲。 因这副铠甲,除坚不可摧之外,所携带的各类大小炮,有八架,战斗威力无与伦比,杀伤力强大。一般天机门不轻易拿出来使用。估计这次天机门想大展神威,就让弟子袁浩苍带来了。 其实袁浩苍那挫货,也是第一次使用,自然捡大个的用。其实他臂膀上一架有三个炮口的螺旋青雷炮,此炮与乍仑比试就绰绰有余了。 而此刻的乍仑,他虽躲过致命的一炮,但也不可幸免被炮火的余威波及到了。 他防护罩被气劲撞破碎掉后,他一个前冲躲避收势不及,直接狗爬式的摔落在地面上,口中鲜血直流。 他要不是把压箱底的保命符拿出来使用了,估计他小命玩完了。 他转头看着袁浩苍,心中凄凉一片。 见袁浩苍还在捣鼓着轰天大炮,一副还不过瘾的样子,他赶紧挣扎的爬起来,仓皇的朝袁浩苍奔去。 “苍哥,我要和你好好聊聊。”乍仑抖着破烂的衣袍,扯动嘴角,苦笑道:“苍哥,请你手下留情,晚上我介绍穿这种肚兜菇凉给你。” 乍仑从胸口掏出一个用两根丝带吊着薄如蝉翼的抹胸,递给苍哥。 苍哥瞧了瞧,憨厚的摆摆手,笑起来。 “兄弟,咱早知道你好这一口了,其实挂我脖子上的肚兜是为你准备的,你喜欢吗?” 乍仑两眼一番,直接昏厥过去,摔倒在地。 胜利的金鸣之声在苍哥头顶响起。 这场比试下来,苍哥将成为大荒界三十九阶青年天道大会,开赛以来最大的一匹大黑马。 擂台下,陈默闷笑连连,对着苍哥挑起了大拇指,眸光在他的铠甲上扫来扫去。 叶怜香摸着“三儿”的脑袋,眉角一挑,红唇一开:“苍哥,你手中肚兜好像是翠花姐的珍藏版。” 袁浩苍脚一软,从擂台上一头栽下来。 …… 陈默踱步到乾元天幕之下,抬头仔细看着晋级名单,有些纳闷的道:“陈大哥和嫂子实力差距这么大,怎么还没结束?” “嘿嘿~”袁浩苍好了伤疤忘了疼,猥琐的凑过来,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难道是岳哥怜香惜玉,舍不得下手?” 陈默看到他这个笑容,顿时有些手痒,真想把他的嘴缝上!狠狠瞪了他一眼,陈默扬了扬拳头,语含威胁:“那是我嫂子,你少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叶怜香左手托着白狐三儿,纤长的手指缓缓从它柔软的颈毛上拂过,唇畔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据我所知,陈岳大哥可不像是怜香惜玉的人~” 三儿紧紧的缩成一团,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叶怜香脚边,小八仰着头看着白狐狸露出一小节的尾巴,满脸跃跃欲试。 陈默心里有些好奇,又有些烦躁,不耐烦继续在这里等结果,干脆甩了甩袖子,向另一边的金刚石擂台走去。 “去看看再说。” 南宫冰沁拄剑立于擂台上,不停的喘着气,背部的衣衫被汗水浸透,紧紧的贴在身上。她已经快到极限,玄气没剩多少,体力也几乎耗尽。 然而,她的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 事到如今,她早就已经明白过来,陈岳既不是在嘲笑她,也不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否则,以她的实力,恐怕早就被刷下台了,怎么可能战到玄气耗尽?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www.shushu8.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www.shushu8.comwww.shushu8.com阅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