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卸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1593字

这是追命的绝招。 大将军中招。 大将军双目骤变奇痛,双眼一闭,可是这时候的他,立即发出疯狂般的攻袭。 且暂不能视物的大将军,却发出了最凌厉的“将军令”。 但他先着了两脚。 追命的两脚都命中──他的手。 他的手已先行挡在心窝和额前。 追命这两下攻击无疑形同与他的“将军令”硬拼! 这下可是真正的接招! 不是卸招。 ──人生到了某些时候,总要咬牙硬拼! 大家所见的大将军,是唇角和双耳同时淌血。 血珠子在月下是灰色的,像这恶人身上流的也是恶血! 追命的一双腿劲加上大将军自己的“将军令”劲道反震一撞在脸上和胸上,饶是大将军已运紧第一扇门的玄功,也抵受不住。 可是接下来大将军闭起双目的反攻,追命也无法抵受。 他双腿硬碰“将军令”,结果是:他的双脚已全然麻痹。 他怀疑自己的足趾已给震断了。 ──甚至有可能给震碎了脚趾。 他无法接招,只有凭巧劲卸招。 对方攻势力大,无坚不摧,他只有飞退、倒践,但所靠的树为之折,壁为之裂,洞为之塌,连山岗上也飞砂走石,月华无光。 追命就像一张纸。 也似一根羽毛。 这是他轻功极致。 在掌劲的怒海狂涛中,他如一叶孤舟载浮载沉,生翻倒涌,但他始终没有给吞噬。 但他飞不高。 因为压力大。 大将军的掌劲使周遭布满了也满布了罡气,他冲不破、闯不出,再打下去,他再也卸不掉这股充斥于天地间的大力,只有硬拼一途。 但他觉得一双脚在那一次硬接之后,已几乎是不属于自己的了。 ──要不然,早在大将军把“屏风大法”锐劲厉气遍布全局之前,他已跃破脱离这压力的中心。 现在已不能。 ──大将军就是要追命再也不能卸招,他是硬捱追命两脚都要逼成这个形势。因为要格杀轻功几已天下第一的追命神捕崔略商,也只有用这个方法而已! 为杀这个人,他愿付出这个代价。 大将军双目忽睁。 神光暴现,血也似的红。 他的眼虽为酒箭所激,痛入心脾,但已然勉强能够视物。 他动了。 他,第一次,采取了主动,在这一战里。
他不跳。 他跑。 冲向追命。 ──以无比的声势。 追命要避。 却发现不能动。 前后如有硬墙堵住。 追命想躲。 但移动不得。 因左右都似有无形的气壁。 他想上跃。 但上不得。 上面一样有劲道阻隔。 天大地大,他却逃不开、闪不了、动不得! 大将军已冲近。 一丈! 七尺! 三尺! 追命忽一张口,又打出一道酒箭! ──他嘴里竟然还有酒?! 大将军猝不及防,又着了一下。 眼又痛得不能视物。 但追命依然逃不掉。 他的“将军令”已劈了下去:这一记,他要山为之崩、地为之裂、人为之死! 没有死。 “轰”的一声,有人跟他的“将军令”对了一掌! 大将军退了三步,勉强把住桩子。 他感觉到对方也晃了一晃,再晃了一晃,然后又晃了一晃,之后就像没事的人一般,伫立不动,而他所布的气墙罡劲,也给这人的元气冲散、冲开了。 但这人并没有马上向他攻击。 直至他能重睁双目──月色下,风沙弥漫中,只见一个气定神凝、神定气足的汉子,拦在双脚微瘸的追命身前,稽首拱手道:“请了。” 大将军也肃然抱拳,向铁手说了个字: “请。” 稿于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十二至十六日:与倩浩旦徐游苏花公路、太鲁阁、禅光寺、葫芦谷、花莲夜市、慈惠堂、胜安宫、王母娘娘庙、忠烈祠、中正公园、中横、长春祠、弥陀岩、啊唷断崖、屏风岩、银带瀑、燕子口、九曲洞、靳珩公园、合流、迎宾峡、锥鹿大断崖、文山温泉、天祥、中国招待所、白衣大士像、四面佛相、西宝、豁然亭、洛韶、慈惠寺、慈恩、梨山、神木、关原、梨山宾馆、夜游、福寿山农场、天池、蒋公官邸、大禹岭、小风口、合欢山、大风口、奇莱峰、德基水库、达见温泉、佳阳、青山、谷关、龙谷风景区、观音岩、龙谷大瀑布、单轨空中飞车、寻找温泉头,赶返台北参加中央日报晚宴。 校于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四大名捕”返香江;接获商魂布传真重大讯息。 再校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TVB改编作的“惊艳一枪”剧集影碟于国内全国发行。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