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击溃、惊变,划破夜空的极光束

作者避风之矢 全文字数 2646字

这一次圣杯战争,除了Rider以外的其他五骑从者都已经和他战斗过了,只要他击败Saber阿尔托莉雅,那么这一次圣杯战争基本可以划上句号了。 只剩下Rider一骑从者,杜恩不认为她能给自己带来太多变数。 至于柳洞寺的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和Caster美狄亚,杜恩倒是没怎么去考虑,他能击败两人一次,自然也能击败第二次第三次。 到了这个地步,唯一能够阻挠他步伐的,就只剩下眼前的阿尔托莉雅。 虽然在令咒的效力下,她还保持着全盛的状态,可是没了库丘林和红A的辅助,就凭她一个人能够战胜他吗? 杜恩的身前,名为阿尔托莉雅的骑士少女,眼中没有半点迷茫,而是坚定的看着杜恩。 哪怕和她一起战斗的红A和库丘林都被杜恩击败,她也没有放弃。 正因为如此,她才是不列颠的红龙,圆桌骑士团的团长,骑士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Berserker,就剩她一个人了,击败她!” 伊莉雅的声音在不远处的坡道上传来,听到她的声音,杜恩提起了手中的剑斧。 将英灵作为棋子而展开的战争,其实杜恩并不喜欢它。 因为,无论是阿尔托莉雅、库丘林、红A、美狄亚、佐佐木小次郎或者是还没有出现的Rider美杜莎,都是他熟悉的人。 或许他们不认识自己,但是他却记得他们。 梦境的里发生的事情并非虚妄,就像是他亲身经历的一样。 仿佛在二十岁的那年,他的人生出现了分叉口,不管迦勒底还是他所历经的世界,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所以,杜恩其实并不想和这些曾经有过众多羁绊的英灵们战斗。 但是,正像他们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响应了圣杯,杜恩也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才出现在这里。 “抱歉了!” 他不会手下留情。 刚才被阿尔托莉雅杀死的那一次所产生的魔力在杜恩的魔术回路中爆发,然后,涌进了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当中。 正如阿尔托莉雅能够通过自己的魔力强化自己的力量,已经拥有足够魔力的杜恩,同样能够做到这一点。 结合杜恩EX等级的信仰加护,所转换而来的,便是独属于杜恩自己的魔力放出——守护! 只要拥有想要守护事物,那么无论多少魔力都能够产生。 所谓的魔力,本来不存在上限这一说法,只取决你能够承受多少的魔力。 假如舍弃一切,冒着自我毁灭的危险,那么在身体崩溃之前,魔力之源就不会枯竭。 “魔力放出!” 为了拯救伊莉雅的这份心愿所诞生的加护,当杜恩将全部的魔力都用作强化自身的时候,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在化身狂兽的杜恩面前,阿尔托莉雅就像是暴雨之下的花骨朵一样,被不断的摧残着,哪怕她竭尽全力,也只是坚持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令咒的力量在这一刻消失,失去了令咒强化的阿尔托莉雅,也失去了继续和杜恩战斗的资本,被一击打飞,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游戏结束了! 在场的四名英灵当中,还站着的只剩下杜恩一个人,其他三名从者都是失败者。 “这样子,就剩下Rider了。” 为了防止变数,杜恩朝着溃败的三骑从者走去,没有给他们重整旗鼓的打算。 早在吉尔伽美什因为他的大意败北的那一刻起,这一次的圣杯战争就没了悬念。 事情的发展也正如杜恩所料,其他的从者,在拥有〈十二试炼〉的他面前,根本谈不上威胁。
假如,没有出现这第八骑从者的话。 就在杜恩准备解决了眼前的这三骑从者的时候,在他的眼前,闪过一连串模糊的光影。 从模糊到清晰,只在一瞬间。 他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在那个男人身前,是一个被杀死的男人的尸体。 被杀死的那个男人只是一名普通的人类,穿着平常的西装,就像是一丝不苟的教师一样。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让杜恩警惕,最重要的是,死去的男人所在的地点——柳洞寺! “美狄亚那边出事了吗?” 就在他决定杀掉眼前的三骑从者,之后马上赶往柳洞寺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通过〈千里眼〉看到的那个男人,突然看了过来。 没错,就像是发现了杜恩的窥探一样,男人朝杜恩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但是,这个笑容,却让杜恩心中产生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 快逃! 离开这里! 距离太远了! 名为〈直感〉的能力不断对杜恩示警,那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男人,普通的圣杯战争绝对不可能召唤出来的男人。 〈千里眼〉的加护不受控制的开启着,男人的嘴唇蠕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 杜恩看见了,并读懂了他想要说出的话语。 一丝苦涩的笑容出现在杜恩的嘴角。 原来如此,他所抵达的,居然是那一次的圣杯战争么。 在迦勒底诞生之初,作为迦勒底的前所长,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所参与的那一次圣杯战争。 “居然一见面就朝着我放宝具,医生,这个见面礼可真是隆重呢。” 距离教会数公里之外的柳洞寺上,完全由魔力构成的光带照亮了整个冬木市的天空。 但是,除了杜恩之外,估计没有人能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光带,因为这个光带的出现,甚至连从者的感官都欺骗了。 只有不远处被他打倒的阿尔托莉雅,用凝重的目光看着柳洞寺的方向。 虽然她看不见光带,但是她那A级的直感却告诉她哪里有危险。 “把你们最强的防御宝具都用出来,帮我保护好我的御主,如果能做到的话,这一次我就放你们一马!” 虽然是说着“你们”,但是杜恩的目光却死死的看着在远坂凛的治疗下,暂时保住了性命的红A。 根本没有想到杜恩会在这个时候放弃杀死他们,远坂凛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副“你在耍我吗”的表情。 “Berserker?” 用担忧的目光看着杜恩,伊莉雅没有去质疑杜恩的话,因为她第一次看见杜恩露出这种焦急的表情。 明明前一刻还是敌人,但是杜恩却将伊莉雅交给了红A,一旁的巴泽特则是紧随其后。 “Berserker,发生了什么?” 伊莉雅不问,不代表她不问,听到巴泽特的话,杜恩却是摇了摇头,没有解释。 因为,没有时间了。 将手中的长弓拿出,站在三名从者身前,背对着他们,杜恩展开咏唱。 杜恩高举手中的长弓,指着柳洞寺的方向,对着那照耀了整个冬木市的巨大光带。 “……ArsAlmadelSalomonis!” 男人的声音仿佛在杜恩耳旁响起,环绕在柳洞寺上空的光带划破夜空,朝着杜恩等四骑从者所在的教会落下,杜恩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Stella!!!” 两道光划破了夜空,然后,碰撞在了一起。 “轰——————!!!”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