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世态炎凉

我竟然是富二代 727 作者绝世神族 全文字数 2459字

“我是陈有术。”陈有术在回答的时候,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他是搞了一些违禁品,如果因此招来警察的话,怕也是一个**烦。 不过话又说回来,巴黎这边放荡是不一般,哪个派对上没有那些个违禁品呢? 也不算什么严重的大事,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那就对了!”领头的法国警察说,“我们是隶属于巴黎法院的法警,我们这次来,是要没收你的一切个人财产,并将你驱除出不属于你的地方。” “什么意思?”陈有术一脸懵逼,一头雾水。 领头的法国警察说:“您在华夏的富豪父亲,破产了,他名下的所有资产,都将是债权人的。债权人现在要求查封您的财产,我们只是执行者。” “这不可能,你们一定搞错了!”陈有术难以置信。 领头的法国警察说:“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你可以打电话问你父亲,但是请你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领头的法国警察说罢,又挥了挥手,“兄弟们,开始工作吧!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先把这些无关紧要的闲杂人等赶走!” 当下,法国警察们开始赶人,与会者自然不敢和警察耍狠,一个个乖乖离去。大致的事情,他们也听明白了,这位华夏富二代的父亲破产了啊!不少人对陈有术投以或是同情,或是幸灾乐祸分目光,然后纷纷离去。 不多时,派对之中就只剩下陈有术一个人孤零零的打电话。 “父亲,今天是愚人节吗?” “今天并不是愚人节!” “咱家破产了?” “是的。” “多严重?” “一无所有,喝西北风。” “我的财产也要被查封?” “你们兄弟的财产,都在我名下,我是怕你们胡花,才这么设定的。谁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现在我们连后路都没有了。你的别墅、豪车、奢侈品,都要被查封拍卖,信用卡也会被冻结!” “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啊?我身上可没有现金了!” “我也没多少钱了,你自求多福吧!找份工作吧,你不是画家吗?去卖画啊……” “父亲,您不要开玩笑了,我那画画就是为了泡妞,拿去卖钱一毛钱也卖不出去。您就不能告诉我,今天是愚人节吗?” “孩子,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今天是愚人节,但是今天显然不是!” “父亲,你能给我打点钱吗?” “不能。” “为什么?” “没钱。” “……” 陈有术无话可说,他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从家人的嘴里听到了“没钱”这两个字。一瞬间,陈有术就体会到了什么叫从天堂坠落到地狱。刚才他还高朋满座开派对,转瞬间就要沦落街头去要饭。 人生之大悲大喜,莫过于此。 …… …… 大洋彼岸的华夏。 挂断了儿子的电话,陈达利也很无奈。 他其实很爱他的子女,奈何事到如今,他这个当父亲的无能无力啊! 现在,陈达利也面临和儿子一样凄惨的下场。 “房产……xx别墅,xx花园小区……xx别墅……” “车辆。布加迪威龙1,奔驰5,法拉利3,劳斯莱斯幻影1……”
“奢侈品,张大千字画1,明朝瓷器3,金条102根……” 此时此刻,一帮法院的专业人士正在陈达利的家里盘点陈达利的财产……呃,也不再是陈达利的财产了,这些都是杨小天的财产了。 杨小天干的很绝,成为了陈达利最大的债权人之后,杨小天几乎没有任何延迟,直接把陈达利一家赶尽杀绝! 既然陈达利很硬气,不肯向杨小天低头,杨小天自然也没有必要对陈达利客气。这看上去很残酷,其实不过是资本浪潮之中最不起眼的一点浪花罢了。 每次金融危机,各个商业大厦上跳楼的精英也不是一个两个。 破产,对于大部分资本市场的玩家而言并不陌生。 很多人都在遭遇破产。 只是有些人能够东山再起。 大部分人一蹶不振。 有些人选择“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选择拍拍屁股走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陈达利坐在自己最喜欢的罗马尼亚产的高档真皮沙发上,这真皮沙发是90年代进口的高档货,一直维护的很高,做工质量很好。款式至今都没有过时。 抽着自己仅剩的一包小熊猫,陈达利陷入一种非常的焦虑之中,他手中的烟不断。 “我曾经拥有的一切,转瞬都飘散如烟啊……”看着法院的工作人员清点曾经属于自己的财物,陈达利有一种大厦已经倾倒的感觉。 此时,一名法院的工作人员来到陈达利身边,指着一堆行李,对陈达利说:“陈先生,您能够带走的财物,我们已经给您整理好了。另外,我们还给你预留了一千块钱的生活费。您可以重新尝试去工作。”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们?”陈达利苦涩道。 “我们只是执行法律罢了。”工作人员淡淡道。 “这是逐客令吗?”陈达利道。 “这已经是杨小天先生的房子了。”工作人员道,“有些富豪在破产之后不依不饶,我们不得不强制执行,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不希望做的那样难看。” “好吧,我走。”陈达利拿起行李箱,起身离去。 “我怎么感觉我们像是古代抄家的兵丁?”一名工作人员开玩笑说。 “我们就是在抄家。”另一名工作人员正色道,“不过我们不会中饱私囊的。” 众人皆是莞尔。 夜。 陈达利蹲在马路边。 深秋就要离开了。 初冬马上要来临。 凛冬将至。 瑟瑟的冷风打着陈达利的脸。 陈达利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他现在只有一些稍微便宜的换洗衣物。 一千块钱的存款。 他富贵多年,很久没有这样落魄过了。 去找于大谦吗? 说真的现在陈达利有些恨于大谦了。 若不是为于大谦出头,他陈达利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去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下吗? 陈达利也心有不甘。 正在此时,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陈达利的面前。 车上,一个中年男子左拥右抱两个年轻美女,神采飞扬,饶有兴致的看着陈达利。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