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污书污书

武侠开端 1258 作者刘少冲 全文字数 2384字

不怪丁苗苗这样腹诽,实在是林牧演的这个“张玉堂”,太有损“一页书”这三个字的名气了! “一页书”这三个字,那是怎么成名的? 是靠《唐山大兄》、《龙争虎斗》一部部电影杀出来的! 是靠《射雕》三部曲、《天龙》、《西游》、《水浒》一部部经典传扬出来的! 可是,电视里这个“张玉堂”,一身“花尾巴公鸡”气质,似乎是因为面对自己的红颜知已,也有意放飞自我,林牧几乎没有控制任何心态与演技,把“斯文败类、不怀好意”这八字就写在左右脸上,极为对称工整! 瞧他与苏澈演的小青眉来眼去,邪恶的气息已经透过电视都能感受到,丁苗苗直想把旁边的内衣砸林牧脸上。 一页书演的这个“张玉堂”,看着太欠扁了! …… 直到电视放完,甚至到了三天后,再一次等待《白娘子》播出时,丁苗苗还是觉得拳头发痒,直想打林牧一顿,能把欠扁的气质,演绎到“恨不得在他脸上狠狠打上一拳”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极致了。 一旁的凤菲菲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行了苗苗,别气了! 我之前看过《白蛇传》几个版本的,里面关于张玉堂与小青的感情,你知道吗,其实如同许仙、白素贞一样,都是前世姻缘的……” 听到这样的背景故事,丁苗苗就起了兴趣:“这我倒是没听说过,继续继续!” “嗯,在比较靠谱的中,张玉堂本来是上界的捡香童子。 有一天,他在空中经过,看到西湖边一条小青蛇,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声音清脆可爱、颜色娇艳,无意中偶然笑了一笑。 这一笑就坏了,顿时思凡一念,被贬下界,投胎到了张府,也就是现在的张玉堂……” “下面呢?下面呢?”丁苗苗追问道。 凤菲菲原本轻松的心情,被这么一问,顿时就想起中两人的结局来。 忘字心中绕,前缘尽勾销! 张玉堂忘了小青,当初偶然的思凡一笑,如今在人间经历一场情劫,忘记了曾经至爱,重回无欲无求的天人身份。 小青却是把这份感情藏到了心里,拜入观音门下修行,却是不知道,能不能能修去这份当初的心动…… 原本只当是普通故事的,现在一深想,却是让人意外地惆怅。 凤菲菲神色有些落寞:“我给你剧透了,你自己看电视吧……” 房间里,两人看着电视的心情都有些飘远,丁苗苗首先反应回来,在中间广告,无聊翻看手机时,却是从一个“演员群”里,发现了一个让她睁大了眼睛的新闻。 横店小龙套:“哈哈,今天的《白娘子》第22集,就要出现书大人生第一场床、戏了,来来来,一页污书现场示范,把娱乐圈那些拍床、戏的男明星全压下去了,让那群只知道趴在女星身上乱动的家伙,见识见识什么叫有文化的床、戏!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这样劲爆的消息,一出现就迎来无数新人的惊叹。
毛会遇:“污污污,嘀!心淫卡!请问老司机,这是去幼儿园的车吗?” 艹丛盖伦:“真的?上车上车!讲真,我之前只看过污书在北美露着大鸟游水的照片,电视剧里的床、戏,真没看过,go go go!卧槽,刚刚发现,‘来来来’三个字用五笔打,字根正好是‘go go go’,长姿势了!” “……” 一群胡言乱语,看得丁苗苗整个人都懵了,把手机递给凤菲菲,对方也是一脸诧异。 “不对啊,我跟桃花有些交情,问过她,她说《白娘子》没露过什么,也没拍过什么邪恶的剧情啊……” 不提凤菲菲如何惊愕,《白娘子》第22集,就在这一小部分知情者兴奋的目光中,终于开车……不对,是终于播放了! 这一集从一开始,就显示出小青有了意中人,彼此互相惦记。 “年方十七张玉堂,潇潇洒洒一儿郎。 两遇佳人动了心,恍恍惚惚全走样。 痴痴等来夜夜盼,寸步不离守书房。 倦极偶把周公会,梦中犹见女红装。” 如果说一开始的出场,林牧演的“白玉堂”还有些胡闹的成份,那看到电视里,林牧书房里心神不属,思来想去的相思模样,一看就是把当初想苏桃花的心情带到这来了,看得凤菲菲两人都有些酸溜溜的。 而当林牧当众撩苏澈,四处洒狗粮时,更是看得人蛋疼。 只见电视上…… 林牧一脸“淫、荡”,一只爪子已经放到了苏流肩膀上:“姑娘,你是个仙子啊!” 回眸讶然的苏澈还没反应过来,一双玉手又被林牧狼爪抓住了:“不然,你怎么生得这么美?” 两句最低级的狼都不好意思说的情话,竟然就这么把小青攻略了? 看着电视里的苏澈讶然之后的娇羞含笑,凤菲菲、丁苗苗两人就像是被捅了一剑,全身都不好了。 丁苗苗眦着牙道:“我怎么这么想拿把剑,一把把一页书这双爪子砍掉?” 凤菲菲难得地无比赞同:“砍吧!两只爪子都砍掉!没见过这么浪荡的家伙,这么低级的撩妹手段,竟然就把小澈那样的女神给击倒……我……我……” 话没说完,凤菲菲一句“我去”在嘴里“我”了半天,却是怎么也“去”不下去了。 只见电视上,窗影之上,林牧、小青两人的光影携手而去,再出现时,脱的就只剩下里面的“睡衣”,在那举杯对饮了! 是的! 小青也脱了! “夜色如酒醺人醉,情侣恩爱巫山会……” 凤菲菲内心有一万头羊驼在狂奔,只这两句词的功夫,就又跑到床上去了? 一页书你要不要这么浪荡! 这特么还是古典爱情故事吗? 怎么看怎么像是你这家伙艹粉时的真实经历好吧! “芙蓉账内……” 看着床上林牧仪表堂堂的脸上,却是露出一脸“贱笑”,起码在凤菲菲眼中是“贱笑”,而下一句唱词字幕出现,还没唱完时,凤菲菲一口气没有吸顺,直接咳得要死掉一般。 “污书啊污书!人家还真没叫错你!这么闷骚的诗词都能写得出来……”8)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