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集合

作者万象真藏 全文字数 2295字

施展出大招后,紫玫彻底虚脱。 这一大招附带的效果除了瞬间以腐蚀气息侵蚀周边所有的狼人外,同时还将她本人也封印在紫晶之中。 与封印敌人的紫晶不同,被紫玫召唤出来的水晶没有丝毫的侵蚀效果,反而加速她的精神力恢复效果,若是本尊受到伤害的话,它还有一定的治疗作用。 除此之外,紫色水晶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得的防御装备,将紫玫包裹在其中,剩下的最后两头狼人再如何攻击都不见效果。 刀光闪动,两颗狼头飞出,云琦斩杀了这最后的狼人,颇为震撼的看着紫晶。 如此极具攻击、防御、治疗、恢复精神力为一体的技能,还是第一次看到。 不过,这一技能的副作用不小,首先自身无法动弹,失去了机动性;其次,哪怕水晶防御再高,终究是优先的,总有破碎的一刻,若是在敌人主场施展,那意味着随时都要陷入敌人的包围中;第三,晶化腐蚀本身,是无差别攻击,使用上需要顾及自己人。 这三两点看似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可也大大限制了该技能的使用。 就在云琦分析紫玫的这一能力时,耳边传来脚步走动的声响。 有人来的! 云琦以一座破旧的柴房为掩体,躲在其中,屏住呼吸,观察着来者。 来的一共有两个人,一个体型高大,站在低矮的中世纪柴屋前,都高过屋顶小半个头。另一个则瘦小很多,一米七五的样子,站在高个前,就如同侏罗般矮小。 “提奥夫,你确定这里是紫玫降临的位置?”问话的是高个子。 “贝萨,我的能力你还不了解吗?只要是生长植物的地方,就是我的主场。你没看到这里到处都是一株株植物吗?” “有吗?怎么除了荒草,还是荒草。”名叫贝萨的巨汉手搭凉棚道。 “废话,荒草就不是植物吗?刚才我确定过了,紫玫确实在这附近降临,绝没有许久,等等,这里好像刚发生过什么重大的事件,等我一下。”提奥夫说着就地蹲了下来,对着一株植草左看右看。 云琦认出二人,他们都是狼盟的人,提奥夫是一名召唤师,他拥有与植物沟通的天赋能力,而那个叫贝萨的巨汉,是狼盟的重要输出,那身结识的肌肉已经证明他是一名力量者。 他们很快发现了遍地的狼尸,以及紫玫被封印的水晶石。 “靠,搞什么!这都是紫玫小姐一个人干的?” 看着遍地被晶化的狼尸,贝奥摸着自己的脑袋,咋舌不已。 “不,不止是紫玫小姐,这里至少还有一人。”提奥夫抓起一株植物,很快捕捉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我们的人?” “不,如果是我们的人,绝不会在紫玫小姐施展出紫晶冥盾后,消失不见。” 贝奥点点表示同意。 紫玫这一大招的破绽,必须在有自己人的情况下施展,否则一旦陷入敌人的重围,在她苏醒过来的那一刻,就是被围殴的时候。哪怕没有自己人护法,那也一样危险重重。
“是血盟的人,还是海锋队的人?”贝奥再次问道。 “你看那些被穿透脑颅的狼人尸体,那些都是不是紫玫小姐的杰作,既然是合作灭狼,应该是海锋队的人,也不知道是哪一个。” “妈的,早知道那群家伙靠不住,竟然将紫玫小姐一个人丢在这……” 贝奥骂骂咧咧,却被提奥夫拦住:“等等,好像那个人并没有走远。” “当然没有走远。”既然被发现,云琦索性没在隐藏,踏步现身。 “是你!” “是你!” 二人异口同声,看看地上那么多的狼尸,再看看浴血奋战后的云琦,对于这位海锋队的队长,二人眼中多了一丝佩服。 “不愧是少主极力推荐的人,竟然可以灭了那么多变异狼人,佩服!佩服!”提奥夫翘起大拇指,不吝赞誉之言。 很快,狼盟的其他人也前后赶来,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海锋队。 见众人身上都带一点伤,看来只有自己这一方遇上了狼人小队。 又等了几分钟,紫玫的紫晶冥盾这才消融褪去。 看着虚脱倒地的紫玫,董邪脸色很是难看。 等到他们来到一处较为隐蔽的村落,董邪暴跳如雷的将村长房子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可恶,那群死蝙蝠竟然动用了s级道具,将这个世界的难度提升了一个等级。” 其他人见少主发怒,都不敢发生,连一向受宠的夜莲也垂手站在一旁,和刚刚恢复生气的紫玫站在左右两侧,成为这片陈旧破败屋子的最大风情。 云琦却没有什么顾忌:“到底怎么了?” 董邪对云琦还是有着基本的尊敬,他挥挥手,似乎在挥去心中的烦躁:“一言难尽,血盟动用的s级道具,将这个任务世界的难度提升一级,这意味着我们要面对的不是噩梦级难度的挑战,而是地狱级的难度。” “地狱级?我们刚刚经历过两次地狱级难度的任务世界,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啊!”山德鲁开口道。 “这次不一样,我们进入的是黑夜传说3(前传)的世界,情况和其他任务世界的难度有着本质不同。比如说,处于劣势地位的狼族,因为卢西安还被关押在吸血鬼的城堡中,导致狼人群龙无首,那些没有理智的狼人,被s级道具强化后,整体提升的战斗力甚至还在吸血鬼之上,可要命的是,这些狼人根本就是一群茹毛饮血的野兽,除了杀戮,就是杀戮。别说利用它们来对付吸血鬼了,就是面对面接触,都要避免被它们攻击。” 其他人也愤恨不已。 “想不到堂堂血盟的雷奥,竟然也玩起这等花样,可恶!我真怀疑这一次是不是血盟的其他人替代了雷奥。”提奥夫也气得牙关紧咬。 他们本来就处于劣势,对方还一改以往的霸道,竟然和自己这一支本该视为弱队的人玩起了花样,实在是不给人活路了。 “不,或许这正说明对方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云琦深思熟虑后,忽然开口道。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