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路遇逃兵

作者面目全黑 全文字数 2637字

“老大,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残破的盔甲,满是伤痕的武器,这是五个从战场中走出来的士兵,不过如今,他们的身份变成了逃兵。 “这样还能怎样。”说话的,是一个独眼老头,中等身材,体型偏瘦,身穿黑铁甲,头裹英雄巾,扛着一杆长枪,一边说着话,一边用只剩下的那一只眼睛警惕的打量着四周:“难不成,你还想回去?” 回去,自然不可能回去。 其他四个人同时打了一个寒颤,那些巨人一般的巫族人实在太可怕了,不但力大无穷,而且还不会死。 好多同僚,死得那叫一个惨啊,有的就在他们面前被活活生死了,而一旦被抓住,那更是惨,因为那些巫族人,是吃人的。 这可不是什么谣传,巫族人的粮食,一部分是兽肉,一部分是野菜果实,还有一部分,是人肉。 那些被他们抓住的人,被活活的扔到巨大的锅中,叫得那叫一个凄惨,方圆十里都能听到。 为了打击人族的军心,巫族人还在邯郸城外表演了一番,让所有人族将士为之心寒。 “可是……”一个瘦小的中年人畏畏缩缩的说道:“如果一旦碰上了,咱们这么点人,岂不是更危险。” “放心。”独眼老头笑了笑:“那些巫族人明显是往南打的,而且人数不多,不宜多分兵,咱们这是往东走,肯定安全。” 其余四人安心了一些,继续默默前行。 “等等。”又走了一段时间,独眼老头突然停住脚步,侧耳倾听:“这是什么声音?” “似乎是……铃声?”其中一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戒备!”独眼老头身躯一震,连忙放下枪来,双手擒住,枪头直指前方。 铃声越来越近,前方隐约出现一道人影,他沿着小路,正朝着这边而来。 “大东子。”独眼老头大吼一声。 “是!”大东子是五人中最强壮的,他取出弓,用力一压,迅速的上好了弦,然后抽出箭来,搭在弓上,对准前方引而未发。 而其余三人,两人默契的提着盾牌挡在了独眼老头的左右两侧,最瘦的那个中年人则是抽出刀来,护在了大东身边。 独眼老头冲着前方大叫道:“站住!” 那道人影顿了顿,我继续朝着这边而来。 独眼老头眼中闪过厉色,不再吭声,而是默默的估算着距离。 渐渐的,随着越来越近,那道人影也越来越清晰,他的模样出现在了几人的眼中。 他戴着斗笠,看不清面容,挎着长刀,那种狭长的长刀让独眼老头瞳孔一缩,他认得那刀,用那种刀的人,可不好惹。 刀首处的铃铛晃动,显然铃声是从那里发出的。 而他身上,挂了副细鳞铠甲,更是让独眼老头头痛。身上穿着明显不合身的麻布衣裤,脚上的靴子,更是让独眼老头警惕到了极点,靴子那暗沉的颜色,不知道要沾了多少血还能染成这幅模样。 “老大,已经二十步了。”大东子的额头冒出了细汗,显然作为沙场老兵的他也看出了不少东西,心中压力极大。 “再等等。”独眼老头呼出一口浊气,他原本也是准备只等着人接近二十步就让大东射杀他的,大东用的可是一石强弓,距离二十步射出一箭,一般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但是,对面那人不同。 看他身材,看他打扮,明显是那种军中强人,20步的距离,很可能能反应过来,或者躲闪,或者拨打,加上身上那副铠甲,大东子甚至不一定能够伤到他。
“他再走5步,就射杀他。”独眼老头低声道,大东子用力的一点头,用力拉弦,弓身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被弯成了满月。 然而,就在双方相隔十六步的时候,那人突然顿住了脚步。 五人似乎都听到了那只脚踩在地上发出了咚的一声,他们心头同时一跳,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大东子陷入了矛盾之中,他已经拉开了弓,如果不能及时射出去,就不能保证箭的准头,顿时,冒出的汗水越发的多了。 “你们是逃兵?”对面那人问道。 老头干笑两声:“那将军呢?” “我走散了。”对面那人答道,随后又问:“现在大军到哪里了?” “不知,只知道是往朝歌城去的。” 对面那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道:“收起那弓吧,伤不到我的。” 大东子看向了独眼老头,独眼老头回过头来微微颔首,大东子松了一口气,收起了弓。 对面那人抬起脚,继续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五人很紧张,尤其是护在大东子身边的那个很瘦的中年人,手中的刀都在抖。 “不知将军如何称呼。” “鬼哭。” “原来是鬼哭将军,久仰久仰。”尽管名字很奇怪,尽管独眼老头从未听说过有一个叫做鬼哭将军的家伙,但他还是做出一副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鬼哭将军的样子。 五六个呼吸后,双方只隔三步,独眼老头手中的枪,都快要戳到鬼哭胸口了。 而在此时,他看到了鬼哭的双眼,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从军这么多年,也算是走南闯北了,却也从未见过如此眼睛,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怯意更深。 一个恍神间,就被鬼哭轻松的用用手拨开枪头,走到了跟前。 “为何做逃兵?” 众人沉默,良久,独眼老头叹了一口气:“我们是同村的,离家已经20年了,再不回去看看,就真的回不成了。” 鬼哭微微颔首,独眼老头又问:“将军是要把我们捉回去?” “我不是周人。”鬼哭道:“你们如何关我屁事。” 五人顿时大喜,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将军有意要放过他们。 “多谢将军。”独眼老头连忙拱手,感激涕零:“将军真是个好人,如有来生,愿当牛做马报答。” 鬼哭不以为意,随口道:“不用来生,现在就报答吧!” “嗯……”独眼老头被噎住了,现在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哭丧着脸道:“将军请说。” “我要去朝歌城,该怎么走?” 独眼老头又一次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心脏有些抽痛,大起大落太过刺激,他一把年纪了,可有些扛不住。 好不容易打发了这个叫做鬼哭的将军,五人继续上路,没走多久,就遇到了一个村庄。 一个人说道:“老大,咱们歇歇吧。” 独眼老头还没开口,大东子就连忙制止:“村里似乎有人。” “有人不是更好?” “你这个蠢货。”独眼老头直接给了人一巴掌:“你不想想,这个时候呆在这里的,能是什么普通货色,快点走,咱们快点离开这里。” “哦!” 五人匆匆离开,没过多久,一个女人从村中走了出来,沿着五人刚才来的路而去。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老渔夫从村中走出,朝着五人离开的地方而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