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灵玉

仙路至尊 9 作者睡秋 全文字数 3272字

“一百五十个石币也行,那你让我挑一块石头!” 杨君山指着眼前的三块矿石说道,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什么?不可能!”李老三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了起来。 可随即李老三马上平静了下来,向着四周看了看,道:“小子,你想要赌石?” 杨君山惊讶道:“怎么,不行吗?” 李老三冷笑道:“行,怎么不行,可咱老李这三块矿石可是从不同矿脉的老坑里面得来的,这样的石头里面都会有货,区别只在于多少罢了,这样的石头一块至少也要五十个石币,你小子一百五十石币得这块护心镜老子都觉得亏得慌,还要饶你一块石头,想也别想。” 矿脉老坑?杨君山心中暗自冷笑:你要是能在矿脉老坑里弄出矿石来还会混的这么落魄? 不过杨君山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而是小心翼翼的道:“那,加十个石币?” 李老三眼睛一瞪,道:“饶你小子十个石币,一百九十个石币拿走!” 杨君山在怀里掏摸了半晌,满脸不舍的掏出了一枚玉币和六十九个石币,有些为难道:“你看,我全部的玉币和石币都在这里了,……” 李老三眼皮子直跳,生生将心头的一股邪火压抑下来,这个时候他又重新意识到眼前之人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就算表现的再老到,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身上能有多少石币? 说实话,当李老三看到杨君山能够拿出一百六十九个石币的时候已经觉得够惊讶了,哪里还会怀疑杨君山的身上是否还有多余的石币。 李老三略有不舍,可更舍不得眼前这么多石币,对于他这样的凡人境散修来说,这一百多石币可也是不小的一笔收入了。 李老三一咬牙一跺脚,一副我亏大了的表情,不耐烦的甩了甩手,道:“好啦好啦,是你的啦,是你的啦,赶紧挑一块石头,拿着那护心镜快走,莫要耽搁咱老李做生意,今日在你这小鬼身上可亏大发了!” 杨君山迫不及待的将护心镜收起来,然而很是为难的在三颗矿石前逡巡了片刻,直到李老三眼中的不耐之色越发的浓重,这才迟疑着挑了其中一块,道:“那,那就这块吧!” 李老三不疑有他,他已经看到前后有两拨人在他的摊铺前停留,翻看他摆放的东西了,赶紧道:“这是一块含有法阶下品精铁的矿石,若是能够提炼出三成的精铁你小子就赚定了,快走快走,可莫要再说咱老李欺负小孩子。” 三成精铁?李老三自己都嗤之以鼻,这块矿石能提炼出一成精铁都算不错了! 看着急匆匆向着自己的摊铺赶去的李老三的背影,杨君山抛了抛手中的那块带着一小条淡淡的一寸长的仿佛红铁锈一般纹路的矿石得意的笑了。 杨君山先是喜滋滋的将手中的那面印着一个拳印的护心镜收了起来,这面护心镜是一件法阵被大部分击散了的下品法器不错,但以杨君山前世的眼光来看这面护心镜从制成下品法器的一开始便大材小用了,又或者说这面护心镜的炼制者的炼器水平着实不怎么样,将一件原本可以炼制成为中品的法器生生降了一个台阶。 青红钢,法阶中品灵材,乃是炼制中品防护法器的上好灵材。 这面护心镜在被人一拳打散了法阵并在镜面上印下了拳印之后,那拳面上印下的四道指痕闪烁出的青红色光芒让杨君山确信这面护心镜原本用的材质当中定然熔炼了这青红钢。 前世杨君山在家族破灭之后作为散修四处流浪,而散修为了节省一切修炼资源,更准确的说是即便有点滴积累也找不到人帮忙,只能够更多的选择自己动手,因此,散修的最大特征便是无论什么修炼技艺都要懂那么一点,往好了说是博而不精,往坏了说根本就是什么东西都略懂一个皮毛而已。 即便如此,前世的杨君山到底也顽强的将自身的修为一路推升到了武人境的第四重,若是在一些势力之中那也是能够掌控一座小镇的存在,其见识阅历自然不是李老三这般连武人境都未达到的散修能够相比的。 这青红钢李老三不识,杨君山却是能够确信自己没有看走眼。 一百五十个石币买下这面护心镜,就算是将这面护心镜重新回炉,提炼出来的那点青红钢都至少值五个玉币。 不过这个时候的杨君山自然不会去贪图里面融合的那点青红钢,这面护心镜即便是没有了法阵守护,单凭自身熔炼了青红钢的材质也能够挡得下百炼兵器的劈刺。
况且在杨君山看来,这护心镜表面残存的些许法阵符纹也并不是不能够再次利用! 这也可说是散修寒酸到了极致的明证,为了将手头所有资源物尽其用,便是破损的法器、灵器也要尽可能的利用起来。 这面护心镜上的法阵符纹虽然已经残损了大半,但余下的有限的几道符纹杨君山还是可以简单的勾连起来,虽然无法达到法器的威能,但至少也能够提升护心镜的点滴防御之力。 单单这面护心镜便已经让杨君山花费的那一百六十九个石币物超所值,更何况此时杨君山的手中还有一块矿石。 之前杨君山看似在三块矿石之间犹豫不决,实则从一开始他的目标便是手中的这块铁锈红石,甚至那面护心镜都只不过是他用来打掩护的工具罢了。 修炼界当中的一些铁、石之类的修炼资源隐藏于石中,或者干脆就是溶于石质之中,便是再高明的修士也极难以神通法术判断其中是否有他们需要的东西,或者勉强能够判断出来却也不能够断定其含量有多少,因此在修炼界便诞生了赌石这个有趣的赌博方式。 赌石,堵得自然就是这个不确定性,可若是确定了矿石之中是否有或者有多少,那这个赌石自然也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凡是能够下定论且广为人知的矿石自然是不能够拿来赌的。 红锈原石,偏偏就是这样一种能够确定其中是何种修炼资源的矿石,不过有关红纹原石的认知在被广为传播之时已经是在十多年之后了。 一个世代经营矿石生意的望族子弟发现了这种外表包着一层精铁矿石皮,上面经常会留着一道一寸大小的淡淡红铁锈,若是不仔细看甚至都会忽略这条红锈纹的矿石,而这样的矿石里面一定会包裹着一小块灵玉! 没错,就是灵玉,用来切割制作玉币的原料,也是修士可以直接用来辅助修炼的宝物。 前世那位望族子弟发现这一秘密之后迅速上报家族,家族视之为崛起的契机,很快试图暗中大量收集红锈原石,奈何这种红锈原石本身却是极少,而这个家族又不愿大张旗鼓搞得人尽皆知,因此收集的数量并不算太多。 三年之后这个秘密最终被人发觉之后广为传播,不被重视的红锈原石马上被各大小势力掌控,红锈原石在市面上也再难见到。 尽管如此,那个最先发现红锈原石秘密的家族经过三年的秘密积累也在短短三十年当中诞生了真人境高手,使得家族从一个偏远小镇的望族一举提升为一县的豪族。 后来杨君山曾经与这个家族的子弟有过不浅的交情,后者曾经告诉他,若非红锈原石本身极为稀少,他所在的家族经过那三年不为人所知的秘密积累,至少也能够令家族的真人境修士多出现一两位,甚至成为一郡名门也并非不可能。 事实上红锈原石不但本身稀少,而且通常个体极小,最大不过拳头大小,因此也限制了里面包裹的灵玉的大小,前世发现的红锈原石当中解石出来的最大的一块灵玉也不过切割了三十个玉币罢了,甚至从红锈原石当中解出只有指头肚大小且薄薄的一片连一枚玉币都不足的灵玉的情况也经常发生。 然而不论红锈原石里面包裹的灵玉大小有所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绝对的,那就是灵玉在红锈原石当中是一定存在的。 掂了掂手中的矿石,杨君山暗道这倒是一个发财的捷径,只是这红锈原石原本就不多,在这偏僻的荒土镇上碰到的概率那就更小了,而且以目前杨君山的年纪,经常跑到草市当中赌石显然太过引人注意。 况且最关键的是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对红锈原石进行解石,自然得不到里面的灵玉,没有灵玉也就无法切割玉币,没有玉币杨君山又怎么暗中收集红锈原石? 看来想要提前积累财富还是要借助老爹的力量啊,以老爹武人境的修为,将赌石作为一个兴趣爱好自然不会受到其他人的怀疑。 杨君山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时间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严峻:更何况为了抵挡数年后发生的席卷整个瑜郡的大祸,他也必须要竭力协助杨田刚提升修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避免再次家破人亡的结局。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