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2 引路人

仙途遗祸 1662 作者小小沙丁鱼 全文字数 4657字

面对战争,能采取的态度本质上不会超过四种——战、降、逃、死。 鉴于人类是妖魔的食物这个基本事实,降即等于死,所以又可以说,若是妖魔战争再起,能采取的态度不过是三种——战、逃、死。 死肯定是没人想死的。 倘若还无意战斗,那么能选择的也只有逃亡了。 水馨这会儿被提醒,还不好说已经摸准了那位古道台的想法。 想到了修仙界,却是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天罚而是因为妖魔战争,本来就被渗透得和筛子一样的修仙界,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就此倒向组织。 反正她是不觉得,修仙界大佬们还能剩下多少守护世界的心气。 水馨叹口气,和谢苍之前一样转换话题——他们现在的身份,正是去不夜楼的身份。而这两个身份想要的东西,不夜楼肯定已经将消息传给不少人了。 所以…… “谢大人是否知道,在明国,有多少对道修玄修功法有研究,甚至能修改功法的人?” 谢苍身在督查司,有监察百官的权利。而明国就算是高阶的道修玄修,多半也都有挂职。水馨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对人了。和不夜楼提供的情报,更是相互弥补、相互印证。 不过,聊完之后离开,水馨还是有些担忧,“真不用担心他泄露?” “运势。”林枫言指指她,又道,“反噬。” 水馨其实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谢苍能修炼到如今的地步,总不会是经常和运数作对的人。甚至他的天目神通本来就应该有非常严格的限制。而她又算得上是主角光环的那种气运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就算谢苍真不在乎反噬,打破自己“看破不说破”的原则,将他们的事情告诉别人。那么,造成的反噬,也很难隐瞒。 毕竟他们的气运越强,谢苍坏事的代价就越大。 “那个人,我们去看看吗?”水馨就又问道。 说起来也是一桩巧事,谢苍说的那个拿着定海珠的人,也是文山书院的。不过不是文山书院的教授,而是文山书院的“护院”这样的存在。还只有引剑修为。 有点儿类似于之前的风少阳,在战斗中伤了根基,没进步余地了,但有功劳,所以放在一个地方养老那样。 因为没有风少阳那样的修为、功劳,所以没法那么清闲而已。在文山书院,还要处理学生之间的争端。在学生们动手的时候,防止伤亡之类。 不过,文山书院里的学生虽然众多,这一类“养老”的剑修也不少。 他们的工作并不算危险忙碌。挺有时间出来逛的。只是,拿着那样的身份牌跑去内城找华国使节团,差不多算是异想天开了。 林枫言对此也没意见。 连政事堂那边都没弄明白古执到底想做什么,他们也只能现在边边角角下功夫了,反正是顺势而为。 不过,他们两个前一次离开不夜楼,只说是出来逛一逛,打听一下消息。想要去文山书院,按照不夜楼的说法,还得从不夜楼去拿介绍信。 两人估摸了一下,他们两个前一天晚上才干了那样的事,这会儿文山书院多半会比前一天晚上更难进。还是老老实实回了不夜楼。 果然,不夜楼的管事也表示,这种时候,及时是拿着介绍信去文山书院,也未必能得到“接见”。两人只是不原意改天罢了。 而这次以普通剑修的容貌身份,在下午的时间光明正大的到了文山书院的正门口处,却发现保不定来得正是时候。 文山书院正门外的街道,和曲城南海书院正门外的街道差不多,都是各种书楼茶肆,和读书人有关的雅致铺子。 这会儿却事人山人海,挤满了各种各样看热闹的民众。 人们对前一天晚上的事情的好奇,显然不仅仅在于茶余饭后,街边闲谈。不少人都想要试试看,能不能进文山书院里面瞧瞧。 当然了,这“不少人”,主要是文山书院附院人员、毕业生、学子亲眷什么的。 他们又显然不能轻易如愿。 “……都说是书山传承了,你们剑修来凑什么热闹?” 水馨两人还没到文山书院正门前一百米的位置,就听见一间茶肆边,正有儒生对同样来看热闹的剑修发出了嘲讽。 这两个剑修,一个不吭声,满脸写着“我是好脾气”,另一个却显然没那么客气,锐利的剑眉挑起,“怎么,在你的眼里,我们剑修是不配沐浴书香的咯?” 这就涉及到一个长久的,剑修儒修之间的争端了。 虽然有些态度很明显,但显然不适合摆在明面上。 那嘲讽的剑修想要说什么,却被他聪明一些的朋友直接捂住了嘴。 那剑修就“哼”了一声,态度十分不屑。 水馨则相当惊奇——什么时候,她居然在明都有了“熟人遍地”的感觉?这还没靠近文山书院呢,就看见两个熟人了。 当然,相对于挑衅的那个剑修,写着“我是好脾气”的那位虽然容貌只能说是“清秀”,却还是更熟悉得多。 水馨对他的好感度也比较高。 毕竟剑意奇葩么! 水馨就住了脚步,像站在茶肆门口的颜仲安打听,“这位剑友,我远远望过去,文山书院门口也没有什么人。怎么大家都聚在这周围的店铺里,不近前去啊?在这里根本毫无意义吧?” “嗯……嗯!?”正要回答的颜仲安转了头,觉得正视对方来回答会比较好。 但在看到水馨之后,颜仲安却是瞪大了眼,露出了惊吓的表情,甚至整个人都向后跳了一小步,差点儿撞到了张丹诺的身上! 水馨于是也惊讶了下。 颜仲安这个反应,肯定也是认出来了。虽然没有用媚骨盖兵魂,也没有用玉花瓣特别的遮掩,这掩饰的功夫肯定不如过往。 但也不至于那么干脆的被认出来吧!颜仲安的修为可比他们低多了! “颜小兄弟你又怎么了……他们两个有问题?”张丹诺扭头,警惕的上下打量起了水馨两人。 “没,没有。”颜仲安嘴角抽抽着说,“就是,以前没有过当街被打探消息的经历。”
张丹诺也就是在海澜园和白云山那件是和颜仲安认识的。 算是有了些许共患难的情谊。 他觉得颜仲安比明都那些世家子弟要有趣得多——剑意特别有意思——就时不时的约颜仲安出来切磋。切磋之余,又当然要带着这个被颜家认回去,却不是特别上心的小兄弟熟悉明都。 可说到底,算不上特别熟悉。 又有个“和剑不符合的内敛害羞”的印象,倒也没有怀疑什么。 “因为在这里的认都比较闲啊。”张丹诺回忆了一下之前听见的问题,“而且就在之前,华国使节团和梵国使节团都有人进去了。就算我们进不去,在这里看他们出来不也挺好的么!” “……这和梵国使节团又有什么关系?” “……梵国?” 前一句话,是水馨光明正大问出来的;后一句话,却是林枫言传音给水馨的。 说起来,因为拿不准,关于梵国的事情,水馨都没有详细和林枫言说过。林枫言总算想起来了,在和谢苍交流情报的时候,关于梵国,水馨的话综合起来是在说—— 梵国的两个“佛”,也在尝试挣脱束缚。 问题是,怎么挣脱? 这里距离梵国万里之遥,为什么水馨会发现? 虽然是听说有那么几天,水馨一天到晚的跑去观看梵国经文。 “不知道啊,梵国使节团来明都挺久了吧?之前也没听说对文山书院感兴趣。结果今天和华国使节团一起来了。他们梵国好像也没书院、书山之类的东西吧?” 张丹诺是个挺自来熟的人。 本来也不至于对两个陌生剑修如此,谁让这附近街道上的,要么就是儒修,要么就是儒修亲眷呢? 虽然他自己也是。 “谢谢。现在拿着拜帖和介绍信还能进文山书院吗?”道谢后,水馨扭头就问林枫言。 颜仲安努力控制表情,但依然没控制住眼神中的疑问。 ——昨晚闹出那么大动静来的难道不就是你们两个吗? 为什么前一天晚上才犯案,今天下午就能换个身份来看热闹啊!?还想进去看! 没错,颜仲安无法分辨出“林冬连”和“林水馨”的关系,但现在“林水馨”的身份在他的眼中却是摆明了的。因为在这位的身上,和他的剑意有一种奇妙的共鸣感。 那是一种“大势意义上的‘善’。” “介绍信?难不成是要去文山书院入职?”张丹诺皱眉疑惑的看向他们。 “不是,是想拜访两位教授,有事相求。”水馨一脸的不好意思,以及十分的诚恳,“我们是兵魂,以前也没做过这种事,没有经验。” 是没有。颜仲安默默吐槽——你两暗闯的经验就有。 “那还是有可能的。”一个也站在门口的年轻男子走过来说,“就算是招待两个使团,也用不着所有教授全部上阵吧?难道别的事情就不做了?再说,华国使节团还有大儒剑心呢。难道还需要文山书院保护吗?” 水馨就笑道,“既然如此,我们这就去试试。就今天不能进,能约个时间也好。” 说完就扯了林枫言走。 “两位等等。”颜仲安也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扯住张丹诺跟上,“两位要拜访的是哪位教授?” “何闫安教授,还有王酩教授。”水馨并不避讳。 “张大哥你熟悉吗?” “我?”张丹诺一脸懵逼。他虽然多说了两句,但口头解惑和实际帮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不过,颜仲安虽然是个有善之剑意的人,却不是什么滥好人。 和张丹诺来往这段时间,还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或者其他人的事情要求张丹诺帮忙过。张丹诺虽然疑惑,这会儿却也没有什么不满。 “嗯……我认识倒是认识。” 此话一出,正往前走的水馨脚步顿住了,连林枫言都有些惊诧的看着张丹诺。 “你认识?” 可在资料中说,这两位都是寒门弟子啊!而且还都是擅长学术不适应官场的那种。连地方官都没做过,为什么一个引剑剑修会认识? “何教授做过我的老师,王教授是何教授引荐给我的。”张丹诺道。 “老师?” “我在文山书院附院读过书,颜小兄弟,我记得我和你说过吧,大家族的剑修都这样,也是要读书的。”张丹诺叹气,也不知道他对此觉得是好事坏事。 “所以你们也是找他们看功法的?”张丹诺有点猜到他们的来意了,“但你们的年纪和修为……是不是有点太迟了?” “不是为我们自己。”水馨对张丹诺笑笑——原来运气在这儿,“是为我们恩人的后辈。” “哦,是道修玄修还是剑修啊?” “道修。” “那何教授厉害一些。你们介绍信哪来的?” “在不夜楼找散修联盟开的。” “那可不便宜。”张丹诺觉得自己不能像颜仲安那么轻信,自然也不愿意帮太大的忙,“要你们今天进不去,那我可以改日里给你们介绍我那位老师。” “那就多谢了。看起来这位先生你交游甚广,请问文山书院有个叫做花豪的剑修,你认不认识?” 这个问题一出来,张丹诺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惊吓——不,我的交游并不广。人家都说我面热心冷。所以有问题的应该是你们! 为什么你要找的人我恰好全认识? 莫不是,实际上是冲我来的? “……你们找他又是做什么?” 水馨一点都不意外。而谢苍提供的又不仅仅是个名字,还有生平经历简介之类,当下很自然的道,“他一个朋友,托我们给他带了东西。听说他现在是在文山书院做事。” “……这个,我可以帮你们打听打听。” 张丹诺完全想不到这是天眷之下,类似于“心想事成”的运气,心中很有两分疑神疑鬼,连身边突然说要帮忙的颜仲安都有些怀疑起来了。 如此一来,反而不愿意敷衍。 恰好也到了文山书院正门处。文山书院并没有因为两个外国使节团的到来而摆出十分郑重的模样,几个穿着长衫的武者守在了门口。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