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八章 好事做到底

侠武大宋 868 作者寂寞宇宙 全文字数 2412字

段正严在台上亲眼看见白胜折服了杜壆,已知白胜武功之高远超自己的想象,当即答谢一声,便即跳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白胜救了自己七名爱妻,只这份恩情,就值得自己以命相保,就算白胜托大又如何?大不了摔死,宁可摔死也不能质疑恩人的话语不是?所以他以行动来证实自己对白胜的信任。 所以他跳下来时,也不看那峭壁上的凹坑了,而且没用任何身法和内力。 嗯,一跳到底才叫爽,白胜莫名地想起了舒淇做过的那条广告,在段正严离地还有四丈的时候举起了单手。 依然是缚龙!这门拳法不仅能够束缚得杜壆无法动弹,还能托住段正严的身体不致摔到底! 众人惊呆了。因为他们看见,当段正严的身体下坠到距离地面四丈的时候便明显的减缓了速度,在距离地面一丈高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停顿,就仿佛空中有一张看不见的网一样,托着他的身体停在了丈许之处。 就连有着一定心理准备的段正严都惊住了,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内力才能做到这个程度?不论是多年前虚竹背负天山童姥的那一跳,还是昨夜李清露李清照抱着白胜那一跳,下面纵有高人,也都费了好一番手段才令跳崖之人避免了伤亡。 尤其是慕容复,使出那招斗转星移的同时,被虚竹挟带的冲力砸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再说昨夜,李清露三人那一跳的高度比当年虚竹矮了数倍,但因为是三人同跳,难度也是相当的大,当时杜壆也是使尽浑身解数才把三人救了下来,就这样,李清露也还是崴了脚,而白胜免遭摔伤多亏了段三娘。 而现在,白胜的擒龙控鹤居然使得如此轻描淡写,举重若轻,这是什么修为?段正严确信自己这一生从未见过像白胜这样的高手,一个都没有,哪怕是少林寺里的那个扫地神僧。 就好像从自家的大床上起床一样,段正严轻松下到了地面,连忙向白胜道谢,白胜自然客气了几句,却把目光看向上面的独孤鸿,这是帮他借剑立了大功的人物,必须保证他平稳着陆才行,便抬手示意,让后者下来。 独孤鸿当然也要下去,前有车后有辙,眼见段正严安然无事,就给他增添了无穷的信心,正要跳下时,却被大雕用巨喙咬住了衣袖,嗯?咋个事儿?还想在这里住下不成? 大雕“咕咕”叫了两声,用趾爪拔出了身前那柄玄铁重剑,递给了独孤鸿。 “怎么?雕兄这是要把它送给我么?” “咕咕……” 独孤鸿领会了大雕的意思,顿时大喜,反手就把围在腰间的紫薇软剑连鞘抽了出来,一抬手就扔进了侧面的深谷。 “此剑误伤义士,甚为不祥,当弃之!所幸雕兄赐剑,在下谢过雕兄!” 也不知道他嘴里所说的义士是黄裳还是段正严,反正这俩人都被他这柄紫薇软剑刺伤过,可是话又说回来,那不是你独孤鸿拿着紫薇软剑刺的么?紫薇剑何辜?竟成替罪羊。 扔了软剑,将重剑接在手里,细细审视,甚是钟爱,却不知这玄铁重剑已经染了白胜的血和白钦的魔气,成了半魔半侠的奇异兵器。 一百多年以后,郭盛的后人将这柄玄铁重剑重新熔炼,加入西方精金,铸成了两件宝刃,其一为屠龙刀,其二为倚天剑,那屠龙刀保留着白胜的热血,因而气势磅礴,成为了武林至尊的象征;而那倚天剑则因为存有白钦的戾气,成为了一件凶物,备受江湖人士的憎厌,此乃后话,本书点到为止。
只说独孤鸿看罢重剑,便回头看了看方百花,“要不你先跳?” 方百花摇了摇头,也不隐瞒,道“还是你先跳吧,我这心里有些害怕。” 独孤鸿带着重剑跳下,就比段正严跳下的冲击力增强了许多,但是白胜依然若无其事地接了下来,众人都看傻了,真不知白胜的武功极限在哪。 白胜并不如何自傲,就仿佛做这件事情的不是他一样,不仅不居功,而且还给段誉和独孤鸿台阶下,讲了一套轻功方法出来“其实从上面下来容易的很,你们只需如此这般……以你们的内力,这事儿纯属小菜一碟。” 他有万象神功在身,任何武功到了他这里,只需因地制宜、量体裁衣般的稍加改动,就是一个新的技巧出现。 段正严和独孤鸿听罢,有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此后世间便多了一种轻功,其实也算不上是一种单独的轻功,只因白胜所说的这个方式可以普及到任何轻功流派,也就是说,不论你练的是那一类轻功,只要内功到了一定的火候,就可以使用白胜这个法子上下这等峭壁。 大雕却是不用白胜传授的方法,它也无视轻度恐高的方百花,在它的眼里美女骷髅没有任何区别,待确认独孤鸿落地无恙之后,就扑扇着一对羽毛稀疏的铁翅跳了下来。 虽说它这对铁翅不足以让它翱翔长空,但既然上升的时候都能借上力量,何况是下降?铁翅的扇动为它形成了足够的缓冲,只是落地时有点重,“呼噔”一声,离得近的人脚下都能感觉到地面颤了两颤。 大雕都下来了,上面就只剩下了一个方百花,白胜对方百花没有什么恶感,更没有什么厌恶,他只是接受不了一个非处妇人的青睐而已,所以他没有理由不接方百花下来,于是再向上面招手示意。 然而方百花却还是不敢跳,白胜说的那个法子她也听见了,可是她觉得那法子不怎么靠谱,或许对段正严和吃过蛇胆的独孤鸿来说那个法子不存在任何问题,但是以她的轻功来说,这能行么? 此时与上平台时截然不同,别看上平台时她险些掉落下去,但那时她是在逃命,不上就是死,所以也谈不上什么勇气,实在是被逼得激发了身体的潜能,而现在环境变了,不跳是绝对的安全,跳了才有危险,因此她就胆怯了。 白胜就有些无奈,但是总不能就把她一个人扔在平台上不管吧?若是从方金芝那边论起,方百花好歹也是姑姑,跟后世杨再兴的那个后代的姑姑不一样,这可是亲姑姑。 索性不再相劝,而是纵身而起,跳向平台。他这一跳,就等于是现身说法,只见他背负双手,犹如在自家花园里闲庭信步一般,但身体却是冉冉上升,二十四五丈的高度,中间他只踢了一脚。 这也就意味着他一纵可达十丈以上! 我的天,这还是轻功么?这不是飞么?众皆膜拜。 而上面的方百花则看得有些痴了,心想他飞都飞得这么潇洒,这都快赶上吕洞宾了!他到底是人还是神仙?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