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内景五转

邪魔之主 599 作者天地或 全文字数 2364字

陈元突破内景四转还不到一月,哪怕根基浑厚,想要再突破内景五转难如登天。 但是机缘巧合下,千年人参磅礴的药力根本不是这躯体能够承受的,唯有突破内景五转,故而才舍命一搏。 随着陈元不断调动真气冲击瓶颈,身体已经是支离破碎,鲜血顺着嘴角流出,若是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原本笔直的后背在微微颤抖。 但陈元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双手不断变换道印,结出阵阵玄妙气息,身后空间扭曲,竟然隐隐间出现一幅黑白人鱼图。 “破啊!!” 陈元仰天怒吼,人鱼图爆发出一抹强烈的金光,将其笼罩其中。 积蓄已久的真气伴随一声“轰隆”之音,内景五转的瓶颈轰然炸裂开来。 笼罩在金光中的陈元脸上露出一抹享受之色,内景五转,水到渠成。 随着突破内景五转,陈元体内千年人参的药效也消耗一空,虽然没有将失去的真元补充完,眼神已经恢复了些许澄明,显得精神奕奕。 陈元看了一眼身旁依旧在闭目修炼的苏婉儿,再次陷入修炼之中,趁机稳固修为。 时间匆逝,转眼一夜的时间便过去了,随着苏婉儿意念一动,原本将其裹在其中的冰块出现一道道龟裂,随后直接炸裂开来。 与此同时,陈元也从闭关中醒来,望着精神奕奕的苏婉儿,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问道:“婉儿,怎么样了?” “我想走,真武境以下没有人能拦住我。”苏婉儿自信的说道。 “如此便好。”陈元轻轻点了点头,这样两人也多了些自保能力。 “陈元哥哥,你呢?怎么样了?”苏婉儿这才注意到陈元似乎有些不一样,但一时间却又说不出来。 “侥幸突破了内景五转。”陈元稍逊道。 “嘶!” 苏婉儿闻言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陈元突破内景四转还不到一个月吧?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接连突破两阶,这让那些数年,甚至十年未曾突破的人情何以堪? 很快苏婉儿便反应过来了,未曾突破前陈元凭借内景四转的修为便可抗衡内景中期的强者,如今再次突破,战力该是何等恐怖! “陈元哥哥,你现在什么实力?”苏婉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不知道内景后期是何实力,不过半步真武以下应该可以一战吧。”陈元淡淡的说道。 饶是猜到了答案,但苏婉儿还是低估了陈元的强悍,才内景五转修为便可与内景八转的强者一战,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足足越了三阶,恐怕整个北海之滨也找不出第二人吧? 若是陈元知道苏婉儿内心的想法,肯定会破口大骂,究竟是他变态,还是凭借半步真武可以创伤真武境强者的苏婉儿变态? 突破内景五转后,陈元也稍微松了一口气,二人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是真武境强者亲自出手,诺大一个忘川郡根本没有人能拦住他俩。 苏婉儿蠕动了一下嘴巴,本想准备说什么,忽然房门被推开了。 只见肉球般的三寸丁直接冲了进来,刚准备说话,感受到房间内的寒意,浑身一激灵,接连打了数个喷嚏。
察觉到房间中的异样后,苏婉儿玉手轻轻一挥,空中弥漫的寒气瞬间消失一空,温度也渐渐恢复过来。 “我的娘诶,这也太冷了吧。”三寸丁擦了擦鼻涕,心有余悸道。 “说吧,这么急急忙忙有什么事?”陈元摆了摆手,示意三寸丁回过神道。 “苏先生,已经查清楚了,好像是神火门最近发现了一处河下遗址,怕宝物流失,所以特地封了忘川河。”三寸丁不敢迟疑,一股脑将自己知道的像抖豆子般一股脑全抖了出来。 “河下遗址?”陈元眉头微皱,心中不禁有些不爽。 这运气恐怕也没谁了,早不出晚不出,竟然偏偏这个时候出河下遗址,这简直是始料未及。 “不错,这似乎是数万年前留下的一处遗址,那时忘川河还未形成,近几月渔民捕鱼,偶然间发现遗址中冲刷出的武器,神火门之人怕江湖中人趁机混水摸鱼,故而特地封锁了忘川河下半游。”三寸丁解释道, “哼,好生霸道的神火门。”苏婉儿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极为不满道。 “这些宗门一向如此行事,习惯了就好了。”陈元说道。 心中也释然了,看来刘子豪早就猜出了他的身份,所以料定想要走水路几乎是无疾而返,这才如此自信。 “苏大哥,你看我这。”三寸丁有些促立不安道。 原本商议的是今日离去便给他解药,现在陈元被困在忘川郡中,心中自然忍不住担忧自己的安危。 “解药之事你暂且放心,待我夫妻二人离去时便会给你。”陈元自然知道后者心中想些什么,说道。 “啊?还不能给我啊?”三寸丁闻言如丧考妣,脸色瞬间便耷拉了下来。 “嗯?怎么?你不满意?”苏婉儿眉头一皱,一股可怕的寒意化作实质朝三寸丁压去。 三寸丁如坠冰窟,浑身血液在这一刻仿佛都被冻僵了一般,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在原地,身子瑟瑟发抖,望向苏婉儿你眼神一变再变。 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苏婉儿的确切实力,如同面对绝世凶兽一般高不可攀,仿佛后者一个眼神便可将他碎尸万段。 “你先下去吧。”苏婉儿淡淡的说道,身上所散发的气势随之一扫而空,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问完,三寸丁如释重负。哪里还敢迟疑,急忙朝房间外离去。 关上房门后,三寸丁重重的吸了两口气,一副心有余悸之色,短短数息之间便感觉自己像是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后心已经被汗水浸湿。 “乖乖,这是什么实力,内景后期?半步真武?”三寸丁拍着胸口道,原以为陈元身份不俗,哪里晓得他旁边的女子也是这般强大。 三寸丁心中打定主意,以后绝不主动提及这个问题了,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再这般有耐性,毕竟杀他一个土匪恐怕比碾死一只蚂蚁难不倒哪去。 若是苏婉儿知道自己仅这样便吓住了三寸丁,心中肯定哭笑不得。 不过她现在自然没有心思去猜三寸丁的想法,反而与陈元对立而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