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黑化

作者嗷星小领主 全文字数 3622字

黎明前的天空呈现出黛青色,隐隐流动着**之后的暗彩。 米伊美坐在冰凉的石阶上,抬头凝视着白昼天空里的某一处,神色阴沉,时不时拧眉望向厅殿。而厅殿内一群人正在低低议论着什么,似乎事情颇为复杂,过了好一会还未结束。 此时随行官员们正在商讨功劳分配的问题。 是的,没有对付魔物的议案,也不存在处置难民的方法。因为欧塞登的活人已经所剩无几,而亡灵在驱尽生还者之后,突然开始犯蠢的不断进攻水晶宫殿,已经被守护星消灭的七七八八。 这是一场荒谬而又可悲的胜利。 但是胜利毕竟是胜利,这种情况下的胜利更要广为宣传,否则用什么冲淡人民的愤怒? 既然有胜利就有功劳,在女武神迟迟未到的情况下,平定魔灾这种泼天的功劳,自然该归她们这些随行官僚所有。 什么,应该归守护星? 不存在的,那几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贱男人不过是在尽本分,她们这些运筹帷幄的智囊才是主力。而且女王被刺也是他们的失职,不治罪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老老实实的一边凉快去吧。 至于女王……屁事不管、又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希路达陛下,当然也是贤明睿智的女王! 无视了守护星之后,她们围绕着如何论功行赏、利益均沾,展开了激烈的辩驳。舌枪唇剑的喧嚣声如同群鸦聒噪,在残破宫殿的掩映下,显得尤为可笑。 “……” 哈根、德尔鲁、捷古弗列围绕在女王周围,看着躺倒在王座上昏迷不醒的希路达陷入沉默,似乎与那些近在咫尺的官僚们相隔一个世界,根本不在乎她们说什么。 薛度和菲路守在殿前,面无表情,如同雕塑。 阿鲁贝利西背靠着落地窗,身影混入朦胧的天光,就像一只隐匿行迹的幽灵。他的眼睛隐藏在斜留海后,以一种阴冷的眼神,注视着那群争到面红耳赤的官僚。 “……” 米伊美从台阶上站起身,视线投向厅殿,穿过随行官僚的身影,投向落地窗旁的同伴,两人的目光凭空交汇,互相之间都看到彼此眼中浓浓的不甘。 此时宫殿中的气氛仿佛是冰火两重天,官僚之间彼此争的火热,守护星这边则是冰冷的死寂。两个群体都在全力无视对方,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和谐。 “快看!女王醒了!” 忽然哈根一声惊喜的呼喊,脆弱动态的平衡顿时破碎。 “女王陛下!” 官僚们骤然围了过去,将守护星挤到一边,像是忠犬一样匍匐在希路达周围,眼神殷切的看着她——都希望自己能被苏醒的女王第一眼看到。 这帮混账! 哈根握紧了拳头,用力咬着后槽牙,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只觉得一簇邪火直窜脑门,整个就像是苏醒的活火山一样濒临爆发。 就在这个男人即将被怒气冲昏头脑,做出无法预料的事情时,一只厚重的手掌搭在他的肩上,哈根警惕的回过头,发现是好友德尔鲁。 “……” 这位守护星中最高大的战士默默摇头,用唇语告诉对方,不可以冲动。 而在德尔鲁旁边,身为一等亮星的捷古佛列也没有说话,只是用平静的眼神看着他,看似沉寂的表情下,却隐藏着谁都能读懂的苦涩。 同伴的表现,像是一桶冰冷的雪水浇在哈根头上,他颓然的松开拳头,抿紧嘴唇,像是逃避病菌一样,远离了那些官僚。 希路达躺在宽阔的王座上,身上披着一件雪色大氅,脸色因为失血而略显苍白,透出一种冰雪般清冷的光泽,咋一看,就像是一具做工精致的完美人偶。 “……” 她眼皮沉静地合拢,胸口正微微起伏着,银灰色的睫毛偶尔会颤动了一下,像是随时会苏醒一样。 “女王陛下,您快醒醒啊。” “在您的保佑下,魔灾已经平息,奥汀神的福泽永耀瓦尔哈拉。” “女神啊,看到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呜呜呜呜!” 看到眼前的情景,官僚们立刻争先恐后的开始即兴表演,有的开始殷勤的呼唤,有的迫不及待歌功颂德,有的则是动情的哭出声来。 在这一圈乌鸦哭丧般的噪音中,希路达拧紧眉梢,细长浓密的睫毛动了动,接着睁开来,蓝宝石的眼睛泛着一层冷光。 虹环扩散,瞳孔收缩,显得有些锐利。 女神睁开眼睛,冷冷地和穹顶对视,瞳眸深处晃过一丝深邃的幽暗,属于她的情绪浮上脑海,整个人渐渐清醒过来。 片刻之后,希路达默默的抬头,推开官僚伸出的手,忍住伤口的疼痛,重新端坐在厅殿的宝座上。 “……” 她坐直了身体,银灰色的长发如同流苏般披在肩后,眼神有些恍惚,粗略扫视了一眼宫殿内的景象。
“魔灾结束了?”她出神的望向天际。 “是的,托您的福泽,一起都过去了。” “我们昼夜不息的督战,终于稳住了局面,可女武神军团迟迟未到,陛下应当追究她们的责任。” “陛下遇刺之后,因为局面混乱,我们没能缉拿刺客……” 她们熟纯的对好事邀功请金,对坏事轻拿轻放,并且只字不提守护星的功劳,好像对方都是透明人一样。 希路达视线越过他们,望向自己的守护者,想到梦境里那些似幻似真的场景,顿时怒火中烧。但是素以温和贤明著称的她,却不知道一腔怒气该如何发泄,怎么对付这群把自己当成扯线木偶摆布的混账。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透过虚空,抵达她的耳畔: “真是没用……让我教教你该怎么做。” 下一瞬间,希路达眼瞳一缩,突然低头,平整微卷的空气刘海遮住了她的面容。那对蓝宝石般的眼眸只是一眨,突然弥漫起深不见底的黑雾,充满了杀戮和阴沉的气息,仿佛是所有黑暗的源头。 眼瞳内深邃的黑暗中,另一个希路达坐在她的宝座上,神态气质一模一样。 庞大巍峨的幽影显出身形,遮蔽了整个天空,从指尖垂下丝线,黏住女神的大小关节,如同操控牵线木偶一样,将她提了起来。 “呃!” 同时,真实世界的希路达骤然抬起头,眼眸黑暗消散,骤然恢复如初,发出沉重的换气声。她此刻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圣,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女王的身上,隐隐多出了几分难以形容的威严。 “女王?” “我没事!” 她单手扶住前额,双目微闭忽悠睁开,眼眸骤然淬出利刃般的寒光,扫过匍匐在自己面前的随行官员。 “欧塞登伤亡多少,幸存多少,损失多少,有人统计了么?” “……” 空气里突然沉寂下来,无人能答,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魔灾源头在哪里,有没有余孽留下,女武神迟迟不来的原因是什么,有人去调查了吗?” “……” 气氛变得凝重起来,随行官僚们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欧塞登毁于市长艾诺琳私调大军,这些军队目前在哪里,有没有参与歼灭魔灾的战斗,有人问责了吗?” 女王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意,冰冷的声音在宫殿里跌宕起伏,像是平地掀起了一场暴风雪。 “……” 随行官僚们却是大汗淋漓,不知如何应对,只能低下头保持沉默,脸上都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那个成天只知道祈祷,毫无主见,像是泥塑神像一样任自己摆布的女王,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势了,简直跟换了个人一样。 “你们什么都没做……却在这里邀功请赏,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糊弄?” 希路达面色绯红,一直红到发根,两眼盯着这群尸位素餐的人。同时这双眼睛变暗了,突然闪烁了一下,骤然变得漆黑,瞬间又恢复如初。 “属下不敢!” 她们无话可说,只能喊冤。 “无辜民众你们不敢救,调查真相你们懒得做,灾后修缮的工作也没人去做……让你们这群废物跟在我周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过错。” 她闭上眼睛,沉默片刻之后,忽然说话: “捷古弗列,拿下这群只知道进谗的臭虫,我要用她们的头颅,去抚慰欧登堡那些无辜逝去的生命。” “是!” 捷古弗列习惯性的领命,接着表情一怔,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视线投向希路达,似乎是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需要我重复吗?”她望着他。 “遵命!” 这个男人立刻摆手,带着扬眉吐气的守护星一拥而上,随手抄起绳子,将那群平时眼高于顶的女人困得结结实实。 “女王饶命!” “我们冤枉、冤枉啊!” “您不能不经审判,擅自杀害重臣啊!” 这时候,随行官僚们反应过来,知道她是玩真的,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喊冤的喊冤,求饶的求饶,申辩的申辩。 “非常时期,非常处理,魔灾时期,按律应该实行军事管制,既然是管制期,自然不用走平时的法律程序。” 此时的“希路达”很清楚,以这群蠢货的办事效率来看,欧塞登失陷的重重丑事怕是捂不住了。既然捂不住,就要找重量级的人背锅,光一个艾诺琳根本不够,必须加上这群废物才行。 而且守护星的功劳一定要大书特书,毕竟他们背后就是芙蕾雅女神。 群臣可以愚蠢,女王可以一时糊涂,但是她身边必须由一群忠诚贤能的人,这才有理由悔过自新、挽救民心。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