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一本仙经 603 作者寒谣 全文字数 2219字

一本仙经 父母还能继续活下去,虽然时日不久,但到底能够让他有时间尽孝。常安已经万分感激,对着易清大礼拜谢。 “这几日,你一直在旁边看着,想必已经记下了我驱蛊的手法,还有该焚烧什么丹材才能彻底杀死那些蛊虫……这就是让那些器皿活下去的办法。不只是你父亲,谁都可以这么治。我不好出面去救人,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把任务交给了常安,易清打算离开了。这世上不会再有谁知道应该怎么救这些器皿,常安出去救了人,说不定会有什么道君仙君跟着他过来,所以她还是先逃为妙。 曲白说去天机岛看一看,但这里距离天机岛,不过是道君一日不到的行程而已。曲白迟迟未归,定然是出了什么岔子。等了这几天,已经是冒险了。 本来还想着能在这安静的小渔村养几天伤的……易清在夜色里轻轻叹气,午夜,她一人独自离开了。夏忘忧和常安的确是没有跟着她,易清走远了之后查探一番,这才放了心。 暂不提易清离开之后,在五舟门山门前公开了救治那些蛊虫器皿的方法,并且直言这方法是易清留给他的常安的一席话引起了多大的争议和轰动。在天机岛,通隐和通悲都面临着一场抉择。 曲白出去寻找伍家兄妹,一时不敢回到那个小渔村。他不知易清已经离开,更不知伍鉴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决定采纳妹妹的建议。将伍娉柔安置好之后,他孤身一人上了天机岛。 “两边都没有讨上好,不知岛主现在心情如何?”见到通隐,伍鉴皮笑肉不笑地问。 万万没想到伍鉴会主动来见他,通隐后背的汗毛都在乱舞。他尴尬地笑笑,一双眼睛愣是没有找到曲白后,他咽了口唾沫:“伍兄说笑了。” “没有说笑。伍某此次斗胆前来天机岛,是为了跟岛主商量正事的。” “商量……商量什么事情?”越看越觉得伍鉴脸上的神色不对劲,通隐害怕这人会狗急跳墙。万一他是被曲白逼得没地方去,今天上门来跟他同归于尽怎么办? 通隐退了一步,很是勉强地笑着。 “虽然岛主做的事情实在是不地道,可是伍某还没想着跟岛主翻脸,所以你不必吓成这个样子。我来只是想问问岛主,现在有一个忙,不知岛主肯不肯帮?” 问的还真是客气,如果他不肯,他的那些事就要被没来天机岛的伍娉柔宣扬的人尽皆知了吧!通隐又扯着嘴角笑了笑,干巴巴地道:“伍兄的忙,我自然是万死不辞的。” “不必说的那么严重,伍某只是想要让岛主算一算九转道体的位置而已。” “这……这怕是不容易。”算九转道体的位置,还而已……九转道体是老天爷的孩子,苍天亲自动手隐匿掉了孩子们的所有信息,让他算易清的位置,伍鉴他怎么不干脆一点说让他死? “伍某也知道不容易,但是那女子实在是藏得太好,全天下的人都在找她,却偏生找不到。伍某一个人势单力薄,自然更是全无希望。岛主虽然也不容易,但总比伍某找人要轻松一些吧。”
要求很高,在人家面露难色之后,伍鉴依然没有收回自己的要求。通隐还想说什么,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讲废话,便苦着脸先答应了下来。不过,做人哪里有这么憋屈的呢?他现在的确是境况糟糕,可也不能就被人这样羞辱一般的命令,这太窝囊了! “九转道体的一切被天机隐匿,开了天眼,又熟悉她气机的人,才能勉强算出一些事情。我的确是做不到,不过岛上有人可以,只要他愿意的话……”答应了下来,但是通隐话头一转,却把这件事推到了通悲身上。 谁都不把他当回事,他偏偏要让所有人知道,让他们看看,笑到最后的到底是谁? 通隐眼色阴深,看着伍鉴忽然亮了的双眼,他在心头冷笑。 他已经跟辛家联手了,其实现在,他可以想方设法的困住伍鉴,然后让辛家来抓人,也可以拜托辛家人去找到伍娉柔。这样,这对兄妹给他带来的危机就化解了。但是这样,他又把人情欠在了辛家,又将把柄落在了辛家。威胁他的人,不过是换了一个罢了。他一样活得窝窝囊囊,所以,还不如搏一搏! 五舟门事发,灵宗现在肯定乱作一团。辛家也不一定是永永远远的老大呀!谁规定他们天机岛不能成为第一宗门呢? 不知通隐竟然有跟自己一样野心的伍鉴,听到那个能够算出来易清位置的人,心中立即明白,通隐说的是他的小师弟。他当然知道,想要问出易清的位置,最好是去找通悲。这世上,可能也就只有一个通悲能算出那女子的位置。但是,通悲可没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贸贸然去问,定会碰上一鼻子灰,然后无功而返。 人家根本没有必要跟他说任何事情,除非他逼得他不得不说。现在看来,貌似这个没用的岛主,好像还知道一些事。 “岛主说的,可是通悲大师?” “正是。” “通悲大师跟那月家的余孽关系匪浅,恐怕不会轻易吐露真言吧。” “所以啊,你我要找到那个能够让他说真话的人!” “什么人?如今又在何处?” “我曾以为那人是易清,不过在得知她是九转道体之后,就打消了这个怀疑。我如今也不知那人在何处,只知道他可以让通悲魂飞魄散,不得轮回!只要有那个人在手,相信小八会愿意说些事的。” “是吗?”原来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伍鉴双眼轻眯,“我该如何找到他?” “这个……” 兄长去了天机岛,藏好的伍娉柔多等一分一秒都觉得是种煎熬。幸好,在他们约定好的时间,伍鉴回来了。 “哥哥,怎么样?”伍娉柔心头的一颗大石放下来。 “柔柔,你当时跟易清在一起的时候,也见过通悲的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