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十章 冤家路窄

移动藏经阁 3020 作者汉宝 全文字数 3524字

小乔在周瑜的面前显得非常腼腆,不过周瑜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两人是情投意合,不过却都是内敛的人,别看周瑜意气风发,可是在小乔的面前,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为何会装扮成普通的兵卒?” “师兄在曹cao麾下,也是作为一个卒子上战场,我也要学他。” “那你可杀过人了?” 小乔的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杀过了。” “那便好了,下次再杀人就没那么恐怖了。”白晨看了眼周瑜:“周公瑾,把你的人送去城外,别在城内引起混乱,还有……这里是曹cao的地盘,你们最好收敛一点。” “白先生说的是,我这便带人出城。” 周瑜带人走后,小乔立刻凑到白晨的身边:“师尊,您刚才说,我也有求到您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呵呵……我只是说个万一。”白晨淡然说道。 可是大乔与小乔都是心思细腻的人,一旁的孙权觉得白晨是故弄玄虚,可是俩女的心中却都升起异样的感觉。 上次白晨这么对大乔说的时候,大乔就已经有所预感。 这次白晨又如此说,这让小乔的心中也升起几分突兀的感觉。 隆衫一旁观望着,看起来白晨与江东的关系非浅,他在江东孙家居然还有一个女弟子。 白晨回头看向隆衫,隆衫连忙避开白晨的目光,白晨笑了笑:“去为我的朋友准备几间客房。” “是,白先生。”隆衫老老实实的回到府内。 “先生,可会麻烦你?” “不会。”白晨淡然说道:“反正殷家家大业大,多几个吃饭的嘴巴也不会吃垮他们。” “先生,你为何会来这地方当教书先生?若是先生想要传授学识,我想江东很多子弟都很愿意接受您的教导。” “闲来无事,那日途经此地的时候,正巧被这府里的一个管事当作是新来的教书先生,把我拉入府内,我便将错就错的当了殷家的教书先生。” “呵呵……还有这回事,这殷家也是走运,居然这么轻易便寻到先生这般的人物,这天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先生能够教导他们。” “这事也是看缘分的。” 大乔、小乔、孙权,以及太史慈跟在白晨的身后进了府内,对面隆衫领着殷小馨和殷小虎过来。 “在下殷家长女(殷家长男),见过孙夫人。” “两位多礼了,妇人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夫人身份尊贵,能光临殷家实乃我等之幸事,何来的冒昧。” 别看殷小馨和殷小虎平日里不着调,可是面对大乔等人的时候,还是彰显出大门子弟的礼数。 双方一阵客套,白晨却颇为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都不是客套的人,怎么这时候居然客套起来了,殷小馨,我这几个朋友的房间准备好了吗?” 双方都有点受不了白晨的这种直接,殷小馨可不敢疏忽,对方的身份尊贵无比,一根寒毛都比殷家粗,虽说滨海不是孙家的地盘,可是以江东孙家的能力,打下区区一个滨海城实在易如反掌。 更何况,他们也已经知道了,其实滨海城的几个官员,都被江东孙家cao控,不然的话,他们也不敢如此招摇的来滨海城。 正因如此,殷小馨更不敢怠慢大乔等人。 就在这时候,一个家丁又匆匆的跑到众人的面前,气喘吁吁的说着:“小姐、少爷……城外……城外……城外打……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什么打起来了?” “曹丞相来了……还有……还有三万大军……现在……现在就在城外……”家丁又看了看大乔等人:“还有江东孙家的军队……” “先生,这……”大乔立刻求助的看向白晨。 “我去看看。”白晨转身便走。 “我也去,师兄应该来了吧。”小乔立刻跟上白晨的脚步。 大乔想了想,也道:“一起去吧。” 殷小馨和殷小虎也跟上了白晨的脚步,他们也想看看,白晨是如何阻止这场纷争的。 如果白晨能够阻止这场纷争,那么他就有办法解决殷家目前的危机。 这时候的城外已经完全战作一团,双方是不死不休的死敌,自然是一见面就打。 众人看到这景象,便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最糟糕的境地。 “全部给我住手!” 轰隆隆—— 白晨的声音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响彻整个战场,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震的头晕脑胀。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白晨,刹那间,战场上静到了极点。
他们之中可是有不少人都认识白晨的,至少他们在战场上见过白晨。 这时候曹军阵前打出收兵的旗语,周瑜也打出了收兵的旗语。 殷小馨和殷小虎瞪大眼睛,白晨就这么一吼,就让战事平息了? 这时候几匹高头大马朝着白晨过来,为首的那人不正是曹cao本人。 到了白晨面前数丈,曹cao便跳下战马,大步的走到白晨的面前。 可是下一刻,大乔突然拿着匕首,朝着曹cao刺去。 “曹zei,纳命来!”大乔怨恨的大喊着。 可是却被一人挡住了,这人正是白晨的弟子沐子鱼。 沐子鱼手中长剑一挑,便将大乔手中的匕首挑飞。 小乔一见自己的姐姐被欺负,立刻便冲上前去,同样是以佩剑挡住沐子鱼的剑。 “敢伤我姐姐,找打!” 沐子鱼也没和小乔客气,两人立刻就战作一团。 双方打的不可开交,你一招我一式,而且奇招频出。 殷小虎看着这两人的打斗,看的如痴如醉,这二人的武艺简直就超凡入圣,招招惊奇,式式惊险。 突然,小乔长剑一扫,剑锋之中荡出一道弧光。 沐子鱼脸色微变:“主公,退!” 沐子鱼手中长剑一横,一招竖劈直下,只听一声闷声荡开。 附近众人全都耳膜生疼,连连退后。 沐子鱼本身是防守的一方,也被这剑光震的双臂发麻,反观小乔劈出这一记剑弧,同样也有点力有不逮。 沐子鱼站定之后,深吸一口气:“师妹,小心了!” “来!”小乔娇喝一声,剑锋横在胸前蓄势待发。 下一瞬,沐子鱼的身形突然一闪而过,留下十几个残影,每一个残影都如鬼魅一般,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小乔却像是在凭空的舞剑一样,手中剑锋不断的挥舞着,空气中传来金铁交击声。 旁人越看越是心惊,此二人的打斗实在是匪夷所思,神鬼莫测,完全就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 曹cao也是看的心惊,他知道得到白晨真传的沐子鱼实力大进,最近几场战役他都有参加,而且每一次战斗都是表现突出,只不过白晨曾经说过,不管他立下什么功劳,都只能当小兵,所以曹cao才一直没有提拔他。 可是他所知道的也仅仅是沐子鱼的实力很强,却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幕紫衣到底有多强。 如今他才真正的认识到,在不知不觉中,沐子鱼已经凌驾于自己麾下的所有武将了。 这便是他的弟子吗? 只是短暂的几日教导,便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本事。 想当初,这小子还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 如今却成了一员悍将,再看那小乔,看似娇滴滴的小女孩,却有如此本事。 也不知道他二人比之白晨,还差多少。 白晨看他二人打了两刻钟,还是没分出胜负,便道:“好了,你二人够了。” 可是两人却浑然忘我的交战着,他二人是旗鼓相当,恐怕没有一个时辰,根本就分不出胜负,可是白晨显然不会等他们一个时辰的时间。 “你们两个,给我住手!”白晨低吼一声。 刹那间,两人同时顿住了,嘴里喷出一口血,身体摇摇欲坠的,差点没站稳。 “我不希望我的弟子将我的话视作耳旁风,你们可明白!?” “弟子知错。”小乔与沐子鱼全都向白晨行礼道。 “这次便算了,莫要再有下次了。” 这时候曹cao哈哈的走上前来:“白先生,多日不见,你是风采依旧啊。” “曹丞相,别来无恙。”白晨微笑的看着曹cao。 “白先生,我听说你杀了我的一个总兵,白先生可否给我说说,这其中是何原由?” 殷小馨和殷小虎心头一惊,曹cao果然是来兴师问罪的,这让他们开始担心起来,曹cao会不会将气撒到他们的头上。 “那个舟山打扰我睡觉。” “嗯,那他确实该死。”曹cao点点头,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可是其他人却张大嘴巴,愕然的看着白晨与曹cao,这么荒谬的理由,曹cao居然接受了? “曹丞相,我想知道,你派人潜伏在殷家,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这……”曹cao目光闪烁,不是很愿意解释,特别是江东孙家的人还在面前。 “我最近在追杀一人,此人非同寻常,他想要彻底颠覆天下,曹丞相,你想要找的东西,与此人可是一样?” “额……颠覆天下?这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