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拜将(下)

作者嘉图李的猫 全文字数 2685字

拜将(下) 一轮斜阳靠在墙边,一个青衫教书先生,一个背着剑的布衣少年还有一只白色的小猫迎着夕阳走来。顶 点 少年把麻布裹起来的剑扛在了肩上,嘴里面叼着一根草,小白猫端庄的蹲在了剑尖之上。 小夫子转过头看了一眼小白,满意的笑了笑。 “别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徐长安叼着草,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小夫子摇了摇头,笑了笑,没有回话。 两人一猫的影子被拉得极长,阳光下“平山王世子府”六个大字金灿灿的。 远远的望去,门口站着一人,腰间挎着一杆烟枪,双手插在了袖口中,来回的踱步,他佝偻着背,似乎背上背的是那轮斜阳。 “小夫子,终于见到您了!”老军医走了上来,从袖口中掏出双手,朝着小夫子深深一拜。 青衫的小夫子皱起了没有,神色之中透露着一丝不喜。 还未等老军医开口,便问道:“你若领兵去了越州,你该如何自处?” “我……”老军医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若你领兵前往,不尽全力克敌,是为不忠;克敌得胜取敌首级而归,是为不孝;陷己于两难之地,是为不智;知其不可为而求于人,是为不义。你韩士涛,当初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才和韩家斩断瓜葛,今日何苦行那不忠不孝不智不义之事!” 小夫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甩了甩衣袖,没有说话。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那轮金黄的斜阳也变成了红色,天边火烧云卷着,翻腾着,朝着这里袭来。 小夫子冷哼一声,指着不断翻腾的红云说道:“你以为现在这朝堂之上还是一片朗朗乾坤么?要不是你这些年替我师父做了几件事,你早就被那些革新派拿去祭旗了!还想出征越州,做你的春秋大梦!” “你以为这世子府有多大的能耐?一个没实权的府邸罢了,也是形势所迫,圣皇才高看几分,你以为所有的门阀世家都看得起世子府么?” 老军医抬起头看那六个字,显得有些刺眼。 老军医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帮他吧!”徐长安打破了沉默。 老军医和青衫小夫子都惊诧的看着他,小夫子更是出言:“你是傻了么,你可要知道,若他犯浑,别说世子府,就是你我都会有麻烦。” 徐长安露出了牙笑道:“我虽然不知道什么大道理,可我至少觉得老军医不会害我们。而且你也说过,别小看血脉这东西,可我们也不能否认它啊,这个是割舍不了的,也许血脉的力量还能令人幡然悔悟呢?!” 小夫子皱起了眉。 “可没必要搭上自己吧?” 徐长安抬头看向了府邸上的六个大字,有些不舍,不过还是摇摇头说道:“人呢,就是太贪,我也没搭上什么啊!” “平山王世子府”六个大字熠熠生辉。 “要不是被人找到追杀,我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啊,也许此时的我还在渭城里,没事就去听听书,然后还会去那的花柳巷逛两圈,当然只是逛逛,我不认为时叔会给我去窑子的钱。” “这些东西本来就不属于我,我什么都没有,又怕什么失去呢?”徐长安淡淡的说道。 小夫子和老军医猛地转过头看着他。 最终,小夫子摇摇牙说道:“好,我就去替这世子府领一军!” 说完之后,世子府大门缓缓打开,一青衫一少年一猫大步踏了进去。 看着缓缓关起的大门,门外的人深深一拜!
…… 乾龙殿。 小夫子站在了大殿之中,看着圣皇。 空荡荡的大殿,两人对视。 圣皇目光如炬,不威自怒。小夫子如清风一缕,琢磨不定。 突然之间,两人之间的空气炸开,小夫子后退一步,嘴角溢血。 他用袖口擦干了嘴角的血迹,笑了笑这才说道:“原来借助你轩辕家的气运你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那之前的受伤也是装的咯?” 圣皇叹了一口气道:“他那游戏挺好玩,而且,本皇也想看看会有多少人蠢蠢欲动,可惜啊!时日至今,仍然没有人敢出手。” “在这长安城,轩辕家的祖祠之内,本皇无敌!”轩辕黄帝怒吼道。 小夫子摇了摇头。 圣皇目光一凝问道:“你这是何意?难道谁还能一剑斩断我轩辕家气运?” 小夫子长叹一声:“当真是井蛙不知地阔,蜉蝣不知海深,燕雀不知天高。” 圣皇有些恼怒,看着这小夫子,拳头紧紧的握起,想了想,然后缓缓松开。要不是顾忌他身后的某些老怪物,他真想把这个所谓的小夫子清理掉。 “你这气运,何须斩断,撞散便是!” 无形的力量从天而降,压到了圣皇的身上。他的身前突显一条小小的五爪金龙虚影,只是那第五爪还未长全,只有小小的雏形。 那股力量犹如天水降临,浩浩荡荡直袭圣皇。 那小小五爪金龙虚影直接被撞开,消散无踪,那股神秘力量也同时消失。 圣皇口吐鲜血,惊骇道:“这是什么?” 那站在大殿中的读书人傲然道:“这天下不是你轩辕家的天下,这是天下人的天下,你区区轩辕家气运,怎么能和天下读书人比?” 圣皇盯着小夫子,想看清真伪。 “别看了,我告诉你,这只不过是一缕而已!” “若我能十中取一,今日便要你改朝换代!” 圣皇听得此言,站了起来,看着这位一袭青衫,手执戒尺的小夫子。 最终,他又颓然的坐下。 他咬咬牙说道:“你应该知道,韩士涛即便我同意,朝廷内外也不会有人同意;至于徐长安领兵,更是别想。” 这位圣皇盯着小夫子:“虎父无犬子,我不相信姓时的能教出一个庸才!” “你会有办法的!”小夫子冷冷的说道。 圣皇看着他,口中最终吐出了两个字。 “代价!” 小夫子看了圣皇一眼,袖中一杆毛笔甩了过去。 “暂存!” 圣皇接过那杆年代久远的毛笔也禁不住失声大呼:“儒圣笔!” 小夫子没有说话,转身离开,大殿里传响着他的脚步声。 出门之后,两人同时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 三日之后,圣旨传遍。 此番征越,三军齐发。 中路军李孝存领帅印,直取越地。 东路军郭汾领帅印,从东击越。 西路军徐长安领帅印,从西击之,另韩士涛为先锋大将,辅佐平山王世子! 圣旨一出,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议论纷纷,对于中和东两路没有异议,讨论最多的还是西路军。 一个叛逆之子,一个未满二十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看都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可有一个人不一样,那便是薛潘。 一听到旨意,他便立马跑到了世子府,跪求随军! 在这里悄悄说一声,月票加更,十张一更,若没人看到那便算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