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爆满

有妖气客栈 835 作者程砚秋 全文字数 2847字

“平衡你大爷。” 旁边一妖怪一把夺走他手里的那半串儿,直接塞进自己嘴里。 “你干什么。”说“不好”的妖怪去抢,那串儿已经只剩下竹签了。 “不好吃,你抢什么?”那妖怪把竹签递给他,没好气的问。 “我这不是再仔细尝尝,看我是不是冤枉他了。”这妖怪理直气壮。 “嘁”,围观的诸妖怪对他嗤之以鼻,其中尤以挎着篮子的猪大婶儿为最。 “干什么,干什么?”这妖怪瞪回去,“我也是为了鞭策掌柜的手艺更进一步。” “若不允许提出批评,那你们的赞美也毫无意义。”这妖怪说。 这下子围观的妖怪们还真辩驳不过他。 正在这妖怪得意洋洋时,“哗啦”,小猪妖霍然起身,把桌上的酒杯,烛光打翻了。 幸而叶子高正在为另外三位妖怪上菜,站在在旁边,见状忙跑过来把酒杯和蜡烛放好。 小猪妖却顾不上这些,他指着羊肉串儿,吃惊的说:“这,这,这肉串儿…” “这肉串儿怎么了?”围观的妖怪问。 “莫不是猪肉?”一妖怪问。 “胡说,猪肉根本不是这味儿。”另一猪妖立刻反驳。 待所有妖怪疑惑地看向他的时候,这猪妖一缩脖子,指了指自己大腿。 “我与稷山妖怪打斗时,不小心掉了一块肉,我觉着丢了可惜,自己烤了烤吃了。”猪妖说。 余生肃然起敬,疯起来连自己都打已经弱爆了,面前这位疯起来连自己都吃。 “那一定是肉里有毒。”方才说羊肉串不好吃的猪妖说。 万一成真,他方才说不好吃岂不是众妖皆醉我独醒? 正在众妖怪疑惑不已时,震惊之余又向身子确认过的小猪妖终于说话了:“这肉串儿里面有灵力。 “哗”,围观的妖怪乱了,方才作诗的猪妖问:“当真?” 小猪妖点了点头,“当真,我已经确定过了,这肉串儿里的灵力很充足,比每天修炼还多很多。” 这下围观的妖怪彻底炸了。 灵力充足,比修炼快,这是什么概念? 妖怪们之所以要先化作人形,并不是想成为人。 而是因为自巨人一代开始,人形便是最容易得到天地感应,吸收天地灵气于体内的体质。 对于妖怪们来说,修炼成人不易,与人一样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更为不易。 围观的这些妖怪,哪个不是一点一滴的吸收灵气,把灵气攒起,继而汇聚成流,从而成为妖怪的。 现在听到肉串里有灵力,而且比修炼得来的快很多,如何不激动? 方才尝过几串羊肉串的妖怪忙屏气凝神。 他们吃的虽然少,但里面的灵力也不是少的不可察觉的。 很快,那些吃的多的便感觉到肚腹之间,有一丝丝温暖的灵力,如春雨融进身体。 “真的有灵力,真的有灵力啊。”方才作诗的猪妖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其他围观的妖怪也不知道做什么动作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了。 忽然,一妖怪跳起来,举着手向余生嚷道:“余掌柜,你就待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给你弄几本书。” 说罢,这妖怪转身就走。 看他背影,正是方才说余生羊肉串儿不好吃,质疑有毒的那位。 “论不要脸,还是这厮”,挎篮子的猪大婶说一句也转身跑了。 其他妖怪听见了,恍然大悟,纷纷转身向自己家跑去,或去找书,或去寻摸钱去了。 余生宠辱不惊,依旧待在原地烤羊肉串儿,倒上红酒与蜡烛。 野旷天高,草浪滚滚。 面对此情此景,饮上一杯红酒,吃上一口羊肉串,品味诱人的滋味,还不耽误修炼,或许这便是神们所享受的日子吧。
等羊肉串的妖怪与闻风而来的妖怪,望着面前这一幕,只觉格调比以前待在酒楼里夜夜笙歌还要好。 这一夜,余生忙到很久。 不少妖怪举着书来到摊子前,很快把余生方才说的额外赠送的名额占满了。 不止如此,后面还来了一群妖怪,吵嚷着要把手里的书或铜钱丢到余生身上。 余生实在无奈,喊道:“诸位,请排队,咱们一个个来。” “对,排队,排队。”在前面的妖怪立刻赞同。 后面的妖怪不情愿,但在余生插队不卖的威胁下,还是乖乖排起了队。 余生这才松口气,方才被他们挤着,空气都不流通了。 期间城主坚持不住,险些吐了,余生忙放下手里的羊肉串儿走过去轻抚她的背。 “怎么样,不要紧吧?”余生关切的问。 城主摇了摇头,“不大紧,有些恶心罢了。” 余生沉吟一下,把咸鱼丢出去,在酒楼对面变大,让客栈矗立在众妖怪面前。 不理妖怪们的惊讶,余生把黑妞招呼过来,让她扶着城主回去休息。 至于酒楼,里面白骨累累,余生才不愿城主去里面休息沾了那些污秽。 黑妞早不想串羊肉串了,闻言应了,扶着城主进客栈休息去了。 余生回头继续烤串,面前的队伍一直排到了灯光外的黑暗中,不知道有多长。 今儿是不能全招待了,而且今儿收获不少,有三位酒楼的旧客,还得到了三十余本书,足够了。 余生拱手向他们致歉:“谢诸位青睐,不过今儿酒楼要打烊了,从现在开始只招待已经落座的客人。诸位若想品尝,还请明日傍晚再来吧。” “那怎么行,我们已经等很长时间了。”猪大婶说。 她终究是没寻摸来书,不过掏箱底儿的弄出五贯钱来。 “非常抱歉,羊肉快完了,而且我们也已经累了。”余生再次拱手。。 “胡说,我看那儿还有许多串儿。”一猪妖挤前来。 他头上留着一溜儿小黑毛,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猪妖。 他们听说这儿卖有灵气的肉串儿后,忙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赶了过来。 见这么长的队伍,凭着表姐是猪神夫人之一的身份,黑毛猪妖也不放在心上,径直领着手下来前面插队了。 “快,给我们虎爷麻溜儿的把串儿端上来。”旁边的猪妖说着,掏出一袋子的铜钱来。 余生再次重申,“酒楼已经打烊了,从现在起不接待新客了。” “嘿,你这厮,还想不想在大悲山混下去了?”他上去抓余生,“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虎爷…” 话说半截,在他快摸到余生时,蹲在余生脚边的狗子“汪汪”叫起来。 平日里,狗子还是很忠心护主的。 “叫你妹”,这猪妖不屑的瞥狗子一眼,也没看见它丑。 他刚要继续动手,黑影一闪,黑毛猪妖再看自己手下,头已经被一头怪物张着大口含住了。 “这是穷奇。”余生说。 黑毛猪妖一个激灵,“打烊好,打烊好呀,掌柜的也是要休息的,打烊好。” 他转过身嚣张的对排队的妖怪们招呼,“掌柜的累了,要休息,你们明天傍晚来吧。” 妖怪们是惹不起他的,见余生又如此坚决,还有一怪物把守着,只能败兴归去。 黑毛猪妖见人散了,转身拱了拱手:“掌柜的,那我们明天再来叨扰?” 这猪妖倒是够从心的,余生点头,“欢迎客官明日再来。” “那…”黑猫猪妖看了看被咬着头的手下。 余生挥了挥手,穷奇把嘴松开,黑毛猪妖忙拉着手下去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