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无穷碧

作者剑南飞 全文字数 3351字

“真人,翠云谷如此弱势,我们折腾这些天岂不是白瞎了?” 丑婆婆望着鸱夷真人,那张难看的老脸带着忧色,她倒是不担心翠云谷被灭,而是为心血白费可惜。 鸱夷真人笑笑道:“你当紫檀真的惧怕那老贼的狗屁鬼火,看她退得从容自如,翠云谷肯定有后招。” 经他这么提醒,众人回想起当时场景,确实感到紫檀撤退得有点问题,姬元更是觉得这紫檀副谷主完全就是在演戏,而且还很巧妙地把南宫胡带进了剧里,这比他见过的老戏骨演技还要精湛啊! 南宫胡追着紫檀进入翠云谷,双方也短暂交锋过,只是后者并不真的和他拚命,触之即退。 当貘风崖的人马全部进入谷内,紫檀却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际竹海。 “法阵!”南宫胡第一个反应过来。 这时他才清醒过来,原来紫檀的败退都是演出来,目的就是把他们引过阵中。 甄易真人的竹屋,她盘膝坐在蒲团上,眼前地面上同样摆放着九个形态各异的小人。 “起……”甄易真人心里默念,九个小人脚下金光勾勒,离地三寸而立。 而翠云谷谷口,竹海就像无穷碧浪翻卷起来,那些竹叶离竹之箭,带着破空尖鸣,射向貘风崖的强者,不过,对如雨般的竹叶,那些准神、真神都没放在眼里,以他们的身体强度,真箭都伤不了,何况竹叶! 很多强者都非常放松,连挡也没有挡,万千的竹叶射来,瞬间切割过他们的**。 竹叶比最锋利的刀还快,当切割过**时,他们才知道,这些竹叶竟然真的可以杀神。 竹叶太多,当他们释放源力去抵抗的时候,实力较弱的准神,已被割成一堆碎肉。 唯有那些实力较强的准神和真神,竹叶只是在他们皮肤表面留下许多极浅的血痕,不过都被迅速修复。 仅这一轮攻击,就使貘风崖失去了五位准神。 情势的突然翻转,令南宫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此次攻打翠云谷,貘风崖虽不能说出动了全部精锐,但也是带出来了大半的力量。 如果折损过多,或者说无功而返,无法和崖主交待不说,就是貘风崖的声誉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必须想办法从这里冲出去!”南宫胡眼里厉色一闪而逝,迅速作出了决定。 但面对着满眼的碧色,方向感尽失,看哪儿都是南,看哪儿都是北,如何知道出谷的方向? 他突然想到高空,也只有在高空中才能摆脱无穷碧色的纠缠。 南宫胡脚掌一跺地面,整个身体凌空而起。 令他失望的是,他飞得越高,那些碧竹长得越高,总是逃脱不了无穷碧的困惑。 无奈降落地面,骷髅形态转换成本尊,在这期间又有两名准神陨落。 “既然无法辨别方向,那就烧,把这些破竹子都给我烧了,我就不信冲不出去。” 有三位潜修火道的强者站了出来,他们一张嘴,就喷出了熊熊火焰,那些碧竹遇火即燃,滚滚狼烟直冲天际,望着不断漫延的火势,南宫胡双目都燃烧着疯狂,更多的却是期待。 “青竹,巽位!”甄易真人盘坐在那儿,双目微微垂闭。 她心意一动,立即有个如修竹般的小人移动到巽位上。 巽位代表生命,代表生生不息,不断繁衍。 南宫胡望着那滔天火势,身周血海翻卷,“烧,烧啊,将翠云谷给烧没了,才解我心头之恨!” 他心里快意得很,那些貘风崖的强者也都是满目炽热,不过须臾他们的瞳孔便紧紧一缩。 刚才被烧得光秃秃的地面,又有千杆修竹冒出,仍然阻挡着他们的视线和去路。 南宫胡也呆了,现在倒是不再有人员伤亡,但要被困在阵中久而不破,后果就严重了。 他有点着急,也有点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如此孟浪,直接带队攻打翠云谷老巢,端木昊很受崖主器重不假,死就死了,与他有毛钱关系,最多不过被崖主责骂几句,论其份量,他要比端木昊重要得多。 南宫胡呼出一团浊气,烦躁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心想,是阵总会有阵盘,将其找到,法阵不攻自破。 想到此节,他盘膝坐下,放开神魂仔细感应。 那些貘风崖的强者环拱着他,目光如鹰注视着四面八方。 南宫胡神魂扫过,“地底两千米,掩藏的够深,还有法阵护持,都无法确定阵基的具体位置!”
作为五阶真神,神魂要比三阶真神强大得多,要想感应到阵基不难,但有法阵干扰,预确实具体位置就是不那么简单了,就像端木昊,一个三阶真神,要寻找阵基还得凭借傀儡的力量,浪费很多时间才找到。 “法阵隔绝窥视,就凭此也想难倒我吗?”南宫胡嘴角勾起一抹嗤笑。 随手一挥,十二个地鼠傀儡迅速放大到拳头大小,然后钻进地面不见。 这些地鼠傀儡都是端木昊炼制的,共两套,貘风崖两位副崖主各有一套,是专门用来破坏法阵阵基的。 而地鼠傀儡钻进地面的瞬间,无穷碧法阵再起波澜…… 无边无际的青青翠竹不断摇荡起伏,凝聚出九个竹人,竹人身上都披着坚甲,手握竹刀。 他们出现的太多突然,一出现便在貘风崖列位强者的面前,竹刀带着睥睨之势砍落。 貘风崖的强者挥舞着兵器去迎,只是竹刀极其锋锐,那些实力较弱的准神挡都挡不住。 竹刀从一女修的左肩入,在肉身划了个对号,又从右肩出,将其心室切成两半。 太锋利,就像热刀入豆腐,准神女修强横的肉身都挡不住。 更可怕的是,竹刀仿佛带着诅咒,**根本无法修复! 但那名女修仍然没有放弃,只到源力枯竭,无奈死去。 “神级,这些凝聚出来的竹人竟然都是神级境界!!”有真神的兵器和竹刀碰在一起,立即发现,这些竹人的境界之高,并不弱于一阶真神,对这些法阵不破、永不会死的真神竹人,就是真神都感觉到麻烦。 竹屋内,甄易真人面前的小人爆发出通天威势,辗转腾挪,竹刀在空中劈出道道痕迹。 而那些痕迹都带着某种神秘感,看上去令人敬畏。 无穷碧大阵,又有位瘦高的老头被两把竹刀剁成肉泥。 不过也有两个竹人被砍掉了脑袋,但迅速凝聚出新的头颅。 “法阵不破,不死不灭。我就看看你们能支撑多久。”南宫胡挥手遣散众人,独对九个竹人。 他是五阶真神,要抹杀一阶真神,分分钟的事儿,周身血海急速扩大,将竹人们苑囿其间,无数怨魂凄厉鸣叫,带起满血海的骷髅,那些骷髅眼中鬼火闪烁,就像放大的雨滴,愤怒地砸向九个竹人。 竹人置身血海,行动难度增长不少,再被箭雨般的骷髅攻击,只是维持了数息,便轰然泯灭于无形。 但很快又重新凝聚出现,然后再被轰爆,如此不断循环。 “找到阵基了,好啊!”南宫胡心里松了口气,只要找到阵基,并将其摧毁,无穷碧不攻自破。 就在他想着不能白来翠云谷,更不能白死那么多人的时候,舒松的脸色再变。 地鼠傀儡他早就滴血认主,十万里内都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可是现在竟然失去了和地鼠的联系! “这是什么情况?!” 南宫胡经验丰富,反应很快,也清楚无穷碧挡不住真神存在。 可那些准神想要逃出法阵,就有点困难了! “能有如何手段,甄易真人肯定在翠云谷,这和原来得到的情报大有出入,不能在此久留,就是把全部的准神葬在这里,也要带着那些真神活着走出翠云谷。”南宫胡当即做出决断。 如果早知道甄易真人在,就是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造次,除非崖主亲自坐阵。 “走!”南宫胡高喝一声,收起血海,迈步而起,朝着一个方向突围。 貘风崖的真神紧随其后,那些准神快步跟进。 没有血海控制,那些竹人立即活络起来,手握竹刀,弹腿消失不见。 无穷碧就是他们的力量渊源,在这里他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哼!想用地鼠傀儡破坏我的阵基,如果换成他人操纵法阵,说不定还真能成功,可惜南宫胡气运太差,更没料到我会坐阵翠云谷,想从我翠云谷得到便宜,不知道你貘风崖是否能消化得了?” 甄易真人精致的唇角勾起一弯冷艳,貘风崖欺翠云谷,她忍了,截翠云谷的宝贝,她也忍了。 忍并非真的忍,而是时机未到,只要时机到了,新仇旧恨,一切了了。 “崔成、紫檀,当南宫胡冲出法阵,你俩率众立即掩杀,本谷主要让貘风崖的强者留下一半。” “是,谷主。”翠云谷口,崔成、紫檀两位副谷主俯身领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