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八章 我黄花大闺女不要面子的?

原来我在小说里 148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全文字数 2529字

陈歆慕大袖一挥,明日再议。 走了…… 他比齐平川还更大爷。 小桃嫌弃的很,说了句公子你自个儿去,我就在这等你。 她不想去画舫。 下午时分,老王回来了。 说已将梁思琪送到信州,又说一路归来,道听途说,因为信王和明王发兵讨伐赵负商的缘故,天下人心惶惶。 最后还说,顺道去了一趟昭宁县,发现昭宁县城防形同虚设。 一日无事。 齐平川养伤期间,看了本书。 是商有苏拿出来的。 齐平川见过这本书,那一次去商有苏房间,压在铜镜下面,书封和著作人页面都被撕掉的那本,字字如剑,比之兵书更像剑谱的书。 然而真的是本兵书。 齐平川不懂兵道,三十六计还是知道的。 这本书中,其实涉及到不少三十六计的内容,只是说辞不太一样。 至于它是否高妙,找个时间问问陈歆慕或者陈弼。 想起商有苏教给自己的剑法和三两神功,齐平川还是愿意相信这本兵书非同寻常,没准就是某位开国神将的著作。 是夜,陈歆慕貌似要夜不归宿。 小桃住客房。 然而半夜时分,响起敲门声,齐平川和商有苏起来,发现这货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见着齐平川后,气急败坏的说,又不差她钱,凭啥说我变态! 齐平川讶然,“你都做什么了?” 陈歆慕毫无掩饰的意思,说,我没做什么啊,我就是听曲儿听困了,让那个女伎给我读兵书听而已,顺便在兵书上批注见解…… 齐平川看了一眼商有苏,小心翼翼的问道:“她没往你怀里钻?” 陈歆慕挠挠头,“钻了,我以为她怕冷。” 齐平川哭笑不得。 你这是找了个女伎来帮你做作业啊。 够奇葩。 难怪别人要说你变态。 旋即暗乐,感情这货还没去青楼逛过,今天是第一次罢。 商有苏也忍俊不禁。 问题来了。 别看院子不小,可只有三间厢房,齐平川一间,商有苏一间,小桃住了一间。 陈歆慕无处睡觉。 齐平川弱弱的道:“要不,你和小桃住?” 反正也是个垂髫丫头。 陈歆慕一瞪眼,“你怕不是个傻子,小桃一个冰清玉洁小姑娘,我和她睡一间房,以后传出去,她还要不要嫁人?” 商有苏陷入沉思。 齐平川暗暗头疼,却忽然发现陈歆慕在对自己挤眉弄眼,有些茫然。 没过多深思。 想了想,不爽的道:“那你要是不嫌弃,和我一屋?” 陈歆慕像被踩住了尾巴的狗跳了起来,“齐平川,你真是个傻子还是缺心眼,两个大男人睡一个屋,传出去像什么话,你齐平川将来当了皇帝不在意一个龙阳皇帝的雅号,我陈大剑仙可不愿意,老子还要睡遍女侠的,不能被你玷污了名声。” 这确实是个道理。 齐平川忽然明白过来陈歆慕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意思了。 暗道一声:好哥们! 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于是一副为难的表情,又一副不容置疑的表情,“陈大剑仙所虑极是,两个大男人一个房间,传出去确实贻笑天下,既然这样,那你睡我屋,我去找裴昱吧,反正她的院子极大,不会有人说闲话。”
陈歆慕愣住。 我擦…… 去裴昱那里,你这是要闹哪出? “不行!” “不准!” 接连两个否定词从商有苏嘴里脱口而出。 陈歆慕懂了。 暗暗竖起了大拇指,我擦,齐平川这操作很骚啊,欲拒还迎声东击西,表面看是要去裴昱那里,实际上是觊觎商有苏的房间。 佩服,这手段端的是高明。 反正他已经仁至义尽,不管只穿了睡衣的两主仆,动作敏捷的冲入齐平川房间,关门时不往回头嚷道:“我先睡了啊,我睡得死,什么都听不见的。” 关上门躺在床上,陈歆慕偷笑一声。 我就能帮你到这了。 旋即又蹙眉,暗暗想着,如果商有苏真是自己在京都见过的那个人,那么这件事就让人费解。 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又为何成为齐平川的丫鬟? 以她的身份,怎么也不可能做一个丫鬟,就算是另起炉灶,也能像齐平川一样,麾下聚齐大批人才:毕竟人的名树的影。 她爹实在是太牛逼。 这也是为何天下都要大乱了,齐平川麾下还能有陈弼和自己这些人。 齐汗青之威名犹存! 院子里,齐平川一脸不甘,唉声叹气,“既然不能去裴昱那,有苏,那就没办法了,今夜只有咱俩凑合着住了,你的担心不无道理,我真怕去了裴昱院子,被她吃得下床走不动路。” 裴昱,对不起了。 说完自顾自的走进商有苏的闺房。 心中窃喜万分。 商有苏怔怔发呆,什么个状况。 公子要和我孤男寡女睡一个房间? 小桃要清白。 你和陈歆慕俩货要名声。 我商有苏就不要清白和名声么。 我是个黄花大闺女啊! 或许是齐平川最后那句会被裴昱吃得下不了床,让商有苏妥协,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怏怏的走入了闺房。 进去一看,鼻子都气歪了。 公子正睡在她的位置上,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拍了拍旁边枕头,说有苏啊,你不用担心,公子不是那样的人。 商有苏心里暗啐了一句,就怕你到时候不是人。 可也不能不睡觉啊。 无奈的很。 上前一把抢过枕头,一脚将齐平川撩到一边去,跑到床尾上,蜷缩在角落里。 委屈得眼泪花花的。 爹啊,为了你的大计,女儿的清白都快没了。 哪里知道…… 公子很快就原形毕露,伸出脚碰了一下她的小脚丫,“有苏啊,可别委屈自己啊,不用怕挤,你伸直腿睡便是。” 商有苏颤抖了一下。 她忽然觉得没有安全感。 如果万一后半夜公子兽性大发,自己真对他下死手? 他还有伤呢。 可若是不动手,公子毕竟是个男人,力气大着呢。 万一把自己吃得渣都不剩,如何是好。 于是索性坐起来,抱着枕头靠着床尾,将头埋在胸口,打算就这么凑合一夜。 齐平川见状暗暗心疼。 无奈的叹了口气,“得了,我来弄个地铺。” 不能委屈了朕的女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