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王的男人

作者南希北庆 全文字数 4193字

“王...王的男人?” 素女一头雾水的看着李奇。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李奇微微不爽:“你不会以为是大地之王吧。” “壬女。是壬女。” 素女猛然惊醒过来,道:“你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壬女坐在王座。啊!我...我明白了,我全然明白了。是了,是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切都能够说得通,一切都能够说得通了。” 李奇轻轻出得一口气,一脸轻松道:“可算是真相大白,我当初就说过,我是要冲冠一怒为红颜,可是你们都不信,这可怪不得我” 是呀!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将答案告诉我们。素女如泄了气一般,显得非常的沮丧,她自以为非常了解李奇,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全然猜错了。突然,她猛地看向李奇,讽刺道:“你也不是为了感情,而是为了你们人类。” 她冷笑一声,又继续道:“从始至终,一直都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相信这个问题同样也困扰着大地之王,就算你个人有能力坐上王座,但是你们人类根本不足以支持你坐在王座上,虽然你们的武器,可以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但是那些武器却不能保护坐在王座上的你,如果我们要想杀你,实在是太简单了。” 李奇沉默不语。 素女又道:“因此你才想方设法推壬女坐上去,灵族坐在王座上,是最符合你们人类的利益,因为灵族追求的万物生灵皆平等,再加上你与壬女的关系......李奇,你这一招还真是高啊!相信大地之王也没有想到,因为没有谁会认为,你面对近在咫尺的王座,却会选择放弃。” 李奇笑道:“随便你怎么说,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你们误会。” “但这就是事实。” “事实个P。” 李奇不屑一笑,道:“事实不是我让你们去焚烧大地之树的?也不是我事先就料到灵族会被赶出家门,之前我们也不敢肯定就一定能够战胜你么,你不要忘记,我们的胜利就在那一瞬间,如果你们早半年得到突破,那胜利的将是你们。然而,在那之前,我与壬女的感情就非常好,是先有感情,再有我这个想法的。” “但是你的计划还没有结束。” 素女道:“光凭灵族,还不足以威慑到王国,所以你必须要让我们精族也支持壬女,这就是你让我们精族和灵族统一的目的,这也是你告诉我你的计划的原因,因为你希望我相信你是支持我们统一的。” “这重要吗?” 李奇笑道:“你们不是做梦都想着,让你们精族或者说灵族,入驻王城,成为这片大地的主宰,而不是让某个精或者灵坐上去,如今让壬女坐上去,不也符合你们的利益吗?既然我们的目标是一样,那还计较这些干什么。” 素女微微蹙眉。 李奇笑道:“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服壬女,你认为自己要远远强于壬女,但是有些事是天注定的,谁让壬女拥有我这么出色的男人,而且唯一的,呐呐呐,你可别想着反败为胜,我对感情那是非常专一的,不信你试试看,看你能否追求到我,我绝对是不为所动的。” 那是一脸傲娇呀。 素女听得火冒三丈,抬起手来。 李奇急急往后一跃,指着素女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带着寒影,就是怕你因妒生恨。” “我因妒生恨?” 素女指着李奇道:“你不过是一个人类。” 李奇二话不说拿出一个最新研发出来的照相机,对着素女就是咔嚓一张。 速度之快,调度之刁钻,手法之熟练,堪比陈教授,绝非是那些东施效颦之辈可比的。 “你干什么?” 素女万万没有想到李奇来这么一手。 李奇笑呵呵道:“这口说无凭,等到照片洗出来,你自己看,是不是一张因妒生恨的脸。” “我......。”素女气得脸都红了,上前一步,道:“拿来。” “想要消灭证据?”李奇斜目一瞧,思索片刻,然后便将相机递过去,道:“算了,看你脸皮薄,就让你消灭证据吧。” 素女手都已经伸在半空中,硬生生又缩了回来,是咬着银牙道:“你去洗出来,看看我是不是因妒生恨。” 李奇道:“你确定?” “确定。” 素女睁着美目。 “行,到时洗出来,我通知你。”李奇嘻嘻一笑,将照相机小心翼翼的放到口袋里面,嘴里还嘀嘀咕咕着,“这可得保存好,毕竟是我魅力的见证。” 素女粉拳紧握,却...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奇轻咳一声,道:“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什么正事?” 素女跟吃了火药似得,双目瞪着李奇。 “啊?” 李奇郁闷道:“敢情我们谈了半天,你连个事都没有弄明白呀?这...这就尴尬了。” “我.......。” 素女都快要哭了,一张足以蔑视众生的脸庞,顿时红了个通透。冷笑一声,道:“你就这么有把握我一定会答应你?” “算了,算了,今日不适合谈正事,我们改日再谈吧。” 李奇叹了口气,道:“任何事,一旦牵扯到感情,那就容易冲动,容易失去理智。” “你才失去理智。” 素女快要咆哮起来。 这在素女的一生中可都是绝无仅有,他们都被打成那样,素女都没有这么激动过。 “你若没有失去理智,又岂会拒绝我的提议呢?” “我凭什么答应你。”素女哼道。
“难道你有更好的选择?” “我.....。” 素女哼道:“你又怎知我没有?” 李奇嗨了一声:“你的选择无非也是想挑拨我们与王国的关系,然后利用我们之间的矛盾,为你们争取一个喘息之机。” 壬女愣了下,道:“是又如何?” “在我没有说出我的计划前,这的确是你们最好的选择,但是现在肯定不是。” 李奇笑道:“你难道认为大地之王、四大战族、刑天公都是吃素的吗?你若这么做的话,可正中他们的下怀,因为他们也想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然后拉拢你们,毕竟我们现在太强势。但是你不要忘记,王国现在是赢家,而你们是输家,如果你们合作,那一定是王国占有绝对的主导权。 他们不会说,完全不惩罚你们,就拉拢你们,他们一定会借此机会限制住你们,直到他们相信他们足以控制住你们,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这最后的赢家将是王国,而不是你们。但是你若跟我合作的话,最后的赢家你们精灵,其次才是我们人类,因为最终坐在王座上的也将是精灵。” 素女眯了眯眼,心道,是呀,我们若是在这时候统一,这场谈判可能要面临的矛盾、困难,也都不存在,难怪一直以来他都有恃无恐,这个混蛋,竟然想出这么一招来。 李奇道:“你这么漂亮,不,你这么聪明,难道无法判断其中的利害关系?我还真是不信,简单粗暴一点的说,王族是有能力彻底消灭你们的,而我们人类几乎不可能消灭你们,我们人类还需要依靠你们。” 素女真心无话可说。 李奇这一招最妙的,还真就是感情。 人类受困于种族限制,是难以统治这片大陆的,李奇也不可能坐在王座上,任何一个完美种族要刺杀他,简直不要简单,在非战争的情况,人类无法保护他的,但是壬女是有资格坐上去,对于李奇最好的结果,壬女坐在王座上,而他与壬女联姻,那彼此就是一家人,等于他也坐在王座上。 这就是为什么李奇当初让壬女出任参谋长,而他却跟大地之王待在一起。 大地之王还认为他是为了避免他们之间出现矛盾,其实根本不是,他是有意的弱化自己,顺带还捎上大地之王和刑天公,然后让壬女建功立业。 当然,壬女也争气,如果她最终无法破解血气罩,那李奇做在多事,也都是无用之功。 李奇又道:“你自己说,你若不答应,唯一的答案,是不是你现在受到的感情羁绊,一时冲动,故此才赌气不接受的。” 素女道:“当然不是。” “那是为什么?”李奇好奇道。 “因为...因为你无耻。”素女彻底怒了。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啊!” 李奇紧张兮兮道。 素女哼道:“我说得事实。” “事实就更加可怕了。” “你什么意思?” 李奇叹了口气,道:“事情是这样的,这世上唯有一妖一灵骂过我无耻,一个是夕舞,一个是壬女,而你是第三个。” 素女半天才反应过来,顿时怒不可遏道:“你做梦。” “我也想,但是无数事实证明......。”李奇悲天悯人一叹。 “我杀了你。” 素女实在是忍无可忍,伸出手揪住李奇的衣襟。 “别动。” 李奇面色一紧,喝止住素女,又神情异常严肃道:“我突然想到其实可以将我的计划变得更加完美。” 素女一怔,好奇道:“什么意思?” 李奇道:“其实...其实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即便统一的话,你们精族与灵族一时半会也难以放下心中芥蒂呀。” 素女微微蹙眉,道:“那你有什么办法?” 李奇长叹一声:“只能牺牲我一个人。” “啊?” “就是你取代常羲,成为精族的首领,然后,你也嫁给我呀,这样的话,你与壬女就是一家子,那么精族和灵族自然而然也成为一家,这是不是很完美,当然,你千万不要在乎我的感受,我已经被动惯了。” 素女听罢,呆呆的凝视着李奇。 被这么一个大美女深情款款的凝视着,那一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可是李奇却莫名的很虚,赶忙打个哈哈道:“我不过是想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看来是一点也不好笑,你可别当真了。” 素女突然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拧着李奇后衣襟,便是往山坡上面扔去。 素女可是常羲的接班者,当然是天赋异禀,扔李奇,不就跟扔个蚂蚁似得。这也是李奇无法坐上王座的原因。 我命休矣! 只见李奇以一个“太”字形飞向山坡,这回他可真是感受到飞得感觉,可是这一点也不好玩,吓得他是双目紧闭。 忽然,他觉得身子变轻,又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睁眼一看,只见寒影正轻轻抱着他。 “寒影!” 李奇顿时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不禁喜极而泣,就是一把抱住寒影,眼中含泪道:“寒影,你又救了我一命,呜呜呜,我要以身相许,我一定要以身相许,唯有如此,才能够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话音未落,他又飞了出去。 当他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又正站在了素女面前。 “天啊!” 李奇哭了,双手捂脸,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别玩我了,我只是来谈判的。呜呜呜......我想回家。”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