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梦碎天池

作者南希北庆 全文字数 4069字

虽然从表面上他们似乎达成了一致,有了一定的默契,但实际上,关系却是极其错综复杂的。 究竟该怎么惩罚对方? 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算盘,因为关键不在于泄恨,如他们这种级别的大佬,思想可不会那么肤浅,这一言不合,就要灭天毁地,他们更加关心是权力,是利益,是战后的秩序。 原本这片大陆一直都是王国统治的,这也是大家公认的,但是如今华夏联盟作为新贵崛起,并且谁都知道,他们不会再愿意接受王国的统治,更为关键的是,他们还打了这场仗,那么事情可就不是这么简单。 由谁来制定战后的秩序,也就是代表着谁才是这片大陆的统治者。 争斗必将持续下去。 故此回到帐中的壬女仍是一脸忧虑,她向李奇道:“这样是难以成功的,常羲她们是不会接受这种条件的,战争还将会继续下去的。” 说到此处,她顿了顿,又很矛盾的说道:“但是文宰他们说得也不无道理,如果不那么做,战争迟早还是会卷土重来的。” 语气中,透着一种非常纠结的心理。 她其实也是赞成白泽他们的建议,但同时她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这一直都是一个非常纠结的问题。 就说有些执行残暴政策的统治者,他也并不是生性残暴,他就是找不到其它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那生灵的天性又都是非常自私的,在你死,还是我死的选择下,当然是选择你死,而非是我死。 如果他们为了和平,就放过常羲她们,这事很快就能够解决,战争也马上会平息。 但可能吗? 等你们回头再来,死得可能就是我们。 李奇微微一笑道:“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并不是非常困难,但关键在于你是否愿意为此牺牲。” 壬女毫不犹豫道:“我当然愿意,你快说,是什么办法?” 李奇道:“统一精族和灵族。” 壬女美目睁至极致,十分震惊的看着李奇。 ...... “还在跟李奇生气?” 烛九阴慢悠悠的走到九婴身边,笑呵呵道。 九婴淡淡道:“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李奇能够活到现在。” 言下之意,他早应该被打死。 “这我倒是知道。”烛九阴呵呵一笑,道:“因为之前他绝不敢这么跟你说话。” “也对。” 九婴稍稍点头。 烛九阴突然收起那玩味的神态,道:“但由此可见,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九婴斜目看向烛九阴。 烛九阴反问道:“难道李奇就不怕你今后报复他吗?可见他对于未来是充满信心的。” “这个问题也困扰着我很久。”九婴紧锁眉头道:“从李奇的动机来看,他的确是有与王一争高下的意思,但是,人类是无法坐上王座的,如果一个人类坐上王座,结果必定是人类从这片大陆上消失,可要说李奇被权力蒙蔽了心智,我看又不太像。” 烛九阴笑着点点头,道:“不错,所以他肯定还藏着一手,不过我相信他瞒不多久,但是,他并不知道我们的计划,故此这主动权还是在我们手中的。” ...... 而那边素女也回到了大本营。 “你们谈得怎么样?” 昆仑母问道。 “事情变得有些复杂......。” 话说至此,素女突然目光一扫,道:“月母呢?” 青后道:“她说她有些不舒服,要回去静养一些时日,她还说她相信你可以将此事办妥。” 说话时,她眉宇间也充斥着疑惑。 素女听得黛眉一皱,问道:“月母什么时候离开的?” 青后道:“你出发不久。” 素女立刻站起身来,道:“我有事得先回去一趟,在我离开的期间,千万不要对他们举行谈判,如果对方派人来询问的话,就告诉他们,十日之后,我们将会给他们一个准确的答复,其余的不要跟他们多谈。” 青后听得更是疑惑:“究竟出什么事呢?” 素女极其认真道:“情况一直在我的掌控之中,只不过我们现在多出一个选择,也许是更好的选择,等我回来,我会仔细跟你们说得,还请各位能够相信我,拜托了。” 青后与昆仑母相视一眼,眼中透着一丝困惑,但同时也点了点头。 ...... 如今的天池已经不仅仅是昆仑山的一个象征,还是力量的源泉。 基本上所有的术士都住在在天池。 其实他们发现天池时间是很短的,他们对于天池的了解,那都只是皮毛,天池还透着很多很多奇妙之处,这对于精族的术士而言,这就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宝库。 “月母?” “月母回来了。” ...... 这日,常羲突然抵达天池,那些术士立刻走了过来,眼中透着关心。 他们当然知道失败了,常羲又一次带领他们走向失败,但即便如此,他们眼中并没有一丝的责怪。 常羲的目光倒是有些躲闪,只是向他们略显疲态的点点头,然后道:“你们先回去休息一下。” 那些术士只是诧异的看了眼常羲,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招呼着远处的术士,然后一同离开了这里。 很快,偌大的天池就只剩下常羲,她望着天池大漩涡,怔怔出神。 “你来了。” 天池中突然响起一个嘶哑的声音。
常羲面色依旧平淡,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那嘶哑的声音又再说道:“其实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因为当你想得到的越多,你必然会经历越多的失败,但只要心存信念,胜利迟早会到来的,尤其是对于你这种完美的精灵而言。” 常羲嘴角微微扬起道:“所以直到如今,你依然坚持着信念,坚信着你们狌狌能够恢复往日的荣耀?” 旋涡中,沉默着了好一会儿。 突然间,血红的漩涡中,拱起一道池水来,渐渐的,池水化作狌狌的模样,而且他的双目射出两道红光来,正是天帝,他慢步走向常羲,“不瞒你说,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的信念也曾动摇过,甚至于绝望,是仇恨和愤怒让我坚持到如今的。” 常羲道:“对于我们的憎恨?” “不错,对于你们精灵,我心中唯有憎恨,我甚至都不恨那些兽族,因为他们不过是低等种族,就好像你无法去恨一头扑向你的猛兽,但是你们精灵,不是野兽,并且还是我们一直都非常尊敬的种族,我们认为唯有你们精灵,能够与我们平起平坐,你们当时应该主动出手相助,就像我们当初帮助你们那样,但是你并没有那么做,不但没有,反而还落井下石,在我们背后狠狠捅了一刀,当我得知这一切时,我真是恨不得将你们精灵彻底消灭。” 话说至此,天帝突然话锋一转,道:“但是我更痛恨失败,痛恨见到我们狌狌被那些低级种族屠杀、利用、羞辱,我愿意付出一切来换回我们狌狌的尊严,恢复我们狌狌昔日的辉煌,而仇恨与之相比较起来,真是太渺小了。” 常羲听得沉眉不语。 到低是天帝,手段真是非同一般,他毫不掩饰自己对精灵的憎恨,但是后半句,不但说中了常羲的心理,而且还能够引起常羲的共鸣。 我是憎恨你们,但是我更憎恨失败,这是非常痛苦的。 同理而言,你也憎恨我,你也害怕我,但是失败会更加令你感到害怕。 的确如此。 常羲无法再一次接受失败,她曾今对这一次战争是充满着信心和希望,但是她的美梦被突如其来的导弹给击碎,这让她难以面对,她无法告诉大家,我们又失败了,她无法面对自己的先祖,同时她也不敢去想象将来她们精族要面临怎样的羞辱。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来到这里。 天帝缓缓道:“让我们联手将这片大陆带回到它原本该有的模样吧。” 常羲看向天帝。 “这片大陆理应由我们狌狌和你们精灵共同统治,不,不止是这片大陆,还有那边的泰坦大陆,但唯有我们联合起来,才能够打败泰坦大陆的精灵。” 天帝向常羲伸出了手。 常羲厌恶的瞥了眼,但眉宇间却显得很是挣扎。 正当这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如果你接受他,也许你将来会坐王座上,但你也将会失去我对你的一切尊重。” 常羲回头看去,惊讶道:“素女。” 天帝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但他并没有急于开口。 素女走上前来,向常羲道:“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失败,我甚至都记不清楚我们经历过多少次失败,但是自始至终,我们都愿意追随你,不顾一切的支持你,即便是现在也是未曾有丝毫的改变,你去看看他们,虽然他们脸上都充满着沮丧,但没有谁对你有一丝的抱怨,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条路是非常艰难的,否则的话,也不该由我们来走。 其实...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你的信念和坚持,在鼓励着我们前进,让我们也一直坚信,我们精族就是这片大陆最优秀的种族,我们迟早会向其他种族证明这一点,并且坐上王座,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造就了我们精族,否则的话,我们的先祖就不会离开大地之树,是失败造就了我们精族。” 说到这里,她话锋一转,道:“但如果你接受天帝,等于你否认了你心中一直坚持的信念,你不再认为我们精族是最有优秀的种族,你不再认为我们精族一定能够主宰这片大陆,但这也否定了你自己,以及我们精族,也许你将来会取得成功,但那只是你常羲的成功,与我们精族毫无关系。” 天帝突然呵呵笑了起来:“小精灵,话可不能这么说,一直以来与你们合作的异族,可就是我们创造的,你们精族也不是一直以来都靠自己,你们需要盟友,尤其是现在,而我能够帮助你们,同样你们也能够帮助我,我们联手,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素女始终看着常羲道:“究竟你为何来此,只有你自己明白。我不会阻拦你,我也阻拦不了你,但是我会看不起你。” 常羲凝视着素女,过得半响,她突然微微一笑,是非常欣慰的笑容,她回头看向天帝,道:“抱歉,打扰了。” 说着,便往前面走去。 天帝不甘心道:“常羲,如果你放弃与我合作,你将会为此后悔的,看看你周边的狌狌,那将你们精族的下场。” 素女轻轻一笑,道:“至少我们还活着,活着就代表着希望,而你......。” 她右手凭空一抓,一把灵枪出现在手中,然后甩向天帝。 天帝顿时化作一滩池水,便卷入旋涡中。 “只有绝望。”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