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天幕

作者南希北庆 全文字数 4342字

“什么?” 李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但他脖颈间是空无一物,心知被骗了,又看向烛九阴,恼火道:“血金公,难道你觉得这很有趣吗?” “你果然不知道。” 烛九阴嘴角微微扬起,突然抬起头手来,取下蒙住双目自己的灵文布。 “你干什么?” 壬女立刻喝止道。 但烛九阴不予理会,突然双目睁开,一眸似月,一眸似日,但见金、银两道光芒射向李奇。 李奇慌得一BI,但就他那速度,怎么躲闪得了,突然,壬女出现在李奇身前,衣袖一拂,一面灵镜出现在身前。 可是两道光却透过灵境,透过壬女的身体。 壬女面色一惊,回头看去。 但见那两道光芒汇聚在李奇胸口。 李奇发现一点疼痛都没有,低头一看,顿时一惊,只见他胸前闪烁出一团绿光来。 毋庸置疑,他憎恨绿光。 渐渐的绿光形成一个葫芦形,像似一块翡翠玉佩。 李奇是越看越熟悉,喃喃自语道:“这不是我的玉...玉佛吗?它...它怎么会在我身上。” 原来这块玉佩乃是他家祖传的,也是他穿越北宋时,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故此他当时就拿去当了,后来兜兜转转,又回到他身边,但是他明明记得他已经将这块玉佩送给了他的一位夫人,他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块玉佩又会出现在他脖子上。 烛九阴突然右手一挥,在他面前同时出现闪烁着赤、橙、黄、青、蓝、紫六块碎片,只见那玉佛受到一股吸力,立刻离开李奇的脖颈,飞向那六块碎片。 七块碎片立刻围聚在一起,飞速转动着,看上去就仿佛是一个高速旋转的七彩球。 壬女他们也都被这神奇的一幕给惊呆了。 李奇更是目瞪口呆。 过得一会儿,一道白光闪过,大家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立刻又听得“当”得一声清脆的声音。 大家睁开眼来,只见方才还飞舞的碎片已经不见,在低目看去,只见烛九阴脚底上多出一个大概有着蓝白相间,有着一米多长,弯曲的海螺,又相似一个号角。 烛九阴弯身拾起那海螺来,双目凝视着。 常羲问道:“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烛九阴摇摇头,抬起头来,又看向李奇。 李奇兀自是呆若木鸡,过得一会儿,他才注意到大家都在看着他,道:“我也不知道,方才那碎片只是我家祖传的一块玉佩而已,我从来不知道它是什么第七块碎片。” 话虽之此,他心里陡然一惊,这真是奇了怪,我的家的祖传玉佩竟然就是第七块碎片,那....那我究竟穿越了,还没有穿越呢? 烛九阴问道:“那你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当然.....。” 李奇话刚出口,突然又闭上嘴,然后看了眼壬女,又道:“就我个人而言,我当然是很想弄清楚,但是我作为华夏联盟的盟主,我必须要以联盟的利益为先,你们休想得到我们华夏联盟的支持,至少目前是不可能的。” “这可由不得你。” 烛九阴嘴角一扬。 “小心!” 素女突然开口喊道。 壬女又是一步跃上前,护住李奇,但是烛九阴突然却向门外跑去。 壬女微微一愣。 “小心。” 素女又再喊道。 但为时已晚,一旁的九婴突然壬女身旁闪过,拎着李奇,双足一点,往上飞去,又是一拳击破屋顶,足尖在屋顶上又是一点,直接跃上刚刚飞过来的应身上。 “李奇。” ...... “等等我。” 饕餮长袖一会,手脚顿时化作血云,跃上学院,追了出去。 与此同时,壬女、素女也都立刻追了出去。 来到外面,只见烛九阴、九婴已经站在应身上,往西边飞去。 在外等候的赤赶紧走了过来,道:“我让战机去拦截。” “已经来不及了!” 素女立刻叫来重鸣鸟,追了过去。 壬女、常羲、昆仑母、青后、大地之王、水麒麟、穷奇、帝江、梼杌也纷纷上得坐骑,追了过去。 刑天公郁闷极了。 眨眼间,这些大佬们就消失在西边的天空中。 “你不是挺能说的吗?为什么现在不说呢?” 九婴低头看着躺在应背上,曲臂枕头,双目微瞌,悠闲自得的李奇。 李奇慵懒的睁开眼来,道:“因为我知道你想看到我害怕、惊慌、求饶的样子,我怎么可能让你如意。” 九婴眼中闪过一抹怒色,边上的烛九突然道:“李奇,你当真对此一无所知吗?” 九婴怒容一敛,昂头看向远方。 李奇暗自松得一口气,道:“我要知道就不会被你们破坏我的好事了,都说七分汗水,三分天赋,原来全TM是骗人的,我李奇这么聪明,花了这么多心思布下的一个局,却抵不过你的一双怪眼,你说气不气人。” 烛九阴笑道:“但你也想弄明白不是吗?” 李奇道:“我是想弄明白,但是我绝不会像你这么冲动。”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这么冲动的。”烛九阴一笑,道:“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们又不知道要耗费多久时间,况且,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究竟这玩意能不能够摧毁天幕,若是不能摧毁,我们将是在白费力气,同时也会令常羲她们白白逃过一劫,岂不是得不偿失。” 他说得也对,这到底只是一个传言,能不能摧毁天幕,还都不知道,如果不能,而那边同时又放过常羲他们,这真的是得不偿失啊!李奇嘴上却是哼道:“得了吧。我看你就是纯粹的好奇,毕竟你拥有六块碎片这么多个纪元,肯定早就按耐不住了。”
烛九阴笑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早就可以从你身上拿走这最后一块碎片,这对我而言,真是再简单不过了,为何我又要等到今日再动手呢?” 是呀!他为什么早不这么做。李奇思索半响,道:“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哪句?” “你不冲动,你非但不冲动,而且对此是早有预谋。”李奇突然坐起身来,看着边上的烛九***:“我知道你当初为什么在世纪之宴上突然对常羲她们发飙,你是临时决定的,因为你在之前见到了我,当时你就知道第七块碎片在我身上。” 烛九阴微笑道:“继续说下去啊!” 李奇继续道:“但是你同时又担心,一旦摧毁天幕,你们将无法击败泰坦大陆的精灵,再加上当时你们完美种族之间充斥着各种矛盾和仇恨,故此你需要一场大战,一场能够席卷整个大陆的战争。因为这场战争能够满足你摧毁天幕的三个需求。 其一,就是用战争抹去所有的仇恨和矛盾,也唯有战争能够做到这一点。 其二,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将拥有整合大陆势力的权力,这将是进攻泰坦大陆最重要的基础,只不过你当时没有料到华夏联盟的崛起。不过...也许你根本就不在乎谁胜谁败。 其三,你希望每个种族都能够在战争中得到进化,据我所知,每一次种族出现进化,都是因为环境的巨变或者发生大规模的战争。 你当初挑起与常羲他们的矛盾,实则是为了这一场大战做铺垫。唉...想不到李奇也有今日,忙活了一辈子,却帮你做了嫁衣,真是伤自尊啊!” 烛九阴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个盟主必须得你来当,否则的话,我们将无法团结一致。” 李奇哼道:“让我当盟主,无非就是因为我们人类弱小,难道我还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吗?” 烛九阴呵呵道:“你们人类弱小,但是你不弱小,这权力在你手里,相信你能够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我对此是充满着期待。” “真是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李奇呵呵两声,他才不吃这一套,他知道烛九阴之所以对此期待,是因为第七块碎片在他身上,而这其中一定有原因的,或者解释为冥冥之中,当然,这个原因,李奇也想知道,他也没有打算反抗,问道:“不过,这还得飞多久啊!” 烛九**:“大概还要飞三十天吧。” “这么久。” 李奇眼眸一转,道:“你们能不能等等壬女,我可不想这三天跟你们两个在一块渡过。” “瞎子,等等我!” 只听得后面传来一阵叫喊。 烛九阴笑道:“既然你不愿意跟我们两个在一起,那你就去跟大嘴在一起吧。” 李奇赶紧道:“其实你们也还不错。” ..... 飞得二十日,他们终于来到了海边上。 “这里的浪怎么这么大?” 李奇低头看去,只见下面是惊涛骇浪,要知道那南海和北海几乎就没有什么浪,因为这里的天气都非常稳定,而这里的浪远比后世的巨浪要恐怖的多,就好像常态化海啸一般,但奇怪的是,没有什么大风,这浪也不知是怎么来的。 边上的烛九**:“因为这里离天幕已经很近了。” “不是还有十日吗?” “十日的路程可不算远。” “.......!” 李奇一阵无语,这应的速度可真不比飞机慢,只不过它比较大,脖颈又能够挡住气流,躺在上面,倒是不会觉得非常难受。 又飞得十日,应突然停了下来。 “到了吗?” 李奇赶忙站起身来,遥望远方,但见远处是一片白蒙蒙的,仿佛天地是连在一起的,道:“那便是天幕吗?” 烛九**:“那只是天幕最外面的气流,并且离我们非常远,稍微靠近一点,就会立刻被卷入其中,谁也无法逃离。” “这么恐怖。” 李奇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又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做?” 烛九阴低目注视着手中的海螺。 “血金公,莫要冲动。” 只听得后面传来一声叫喊。 李奇回头看去,只见壬女他们正往这边飞来。 烛九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突然拿起海螺,用力吹了起来。 只听得海螺里面发出一种非常奇妙的声音,如同一首美妙的曲子,闻之,只觉浑身舒适。 “奇怪?这好像是密语?” 常羲突然道。 这密语其实就是他们灵族未进化前的语言,说得简单一点,就是类似于是一种动物的语言,好似蜜蜂嗡嗡嗡叫一样。 后来灵族得到进化,有了更加先进的语言,不过他们因为本来就通宵万灵之语,他们并没有舍弃自己以前的语言,而是将其作为一种密语,这种密语只有他们能够听得懂。 昆仑母急忙问道:“那说得是什么?” 常羲摇摇头道:“只是像而已,我也听不懂。” 突然间,烛九阴将海螺放下来,呆呆的望着远方。 李奇好奇的看了眼烛九阴,然后举目望去,瞳孔顿时放大。 只见远处那白蒙蒙中突然出现一道巨大无比的阴影,远远看去,仿佛与天一般高。 “那...那是什么?” 常羲双手微微有些颤抖。 渐渐的,那阴影变得清晰起来,竟似人影,但也不完全是,因为只是上半身似人,但是却无脚,而是像似一条龙尾阴影,并且其似乎是站在一只乌龟上的。 李奇看到那状似乌龟的阴影,不禁双目一睁:“难道是......?”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