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四章阴祟尸穴

元始诸天 254 作者弃还真 全文字数 4473字

转瞬三日…… 荀少背着手,眺望着深山老林,眸光幽幽一片,近乎晦暗莫名。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这里,” “来,这里,” “都看仔细了,” 苏老汉带着本家子弟,十几个身强体壮的村民,手上拿着锄头、草叉、镐头,一点点的搜索着深山中的各处洞穴。 这些村民们,是风门村中仅存的壮年,风门村一直被尸魔持续‘放血’,能有十几个村壮,都是为了村子里的传宗接代考虑。 如今尸地崩塌,最后一头尸魔逃遁隐匿,一直压在村人胸中的阴霾顿消。但斩草要除根,还剩下的一头尸魔的是必须要除掉的。 只是荀少对这一片深山老林极为陌生,不似风门村人一般,常年混迹山中与山林为伴、鸟兽为伍,只能让这些村人自行搜寻。 虽然这当中或许有着危险,但关系到一村的切身安危,十几个村壮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山搜寻。 “三十六头尸魔……以三十六天罡数,葬于地煞真脉中,这其中的手笔着实不小。” 荀少衣袍猎猎,眸光开阖中,自有精芒跳动。 这三日以来,荀少仔仔细细勘察一番,风门村墓地的风水布置,对于风门村多了许多了解。 “风门,在人身为风门热府穴,足太阳膀胱经,在天地即为先天八卦之巽卦。” “这村子的先人,一定非寻常人物,若非如此也不会有‘风门’二字。” 荀少心思转动,对于那一头尸魔愈发慎重。 虽说那头尸魔,也不一定就是风门村第一代先人,但以天罡三十六数,又以先天八卦之数含杂,先天根基远非寻常尸魔能比。 固然地脉被毁,尸魔元气大伤,但诸葛一生唯谨慎,关羽大意失荆州。 要知道,这一方山境已属河南地界,道门第一洞天小有清虚天就在河南地界。尸魔在河南地界上,肆无忌惮的出手,手上若没有几分手段,焉能让人信服。 毕竟,这尸魔胆敢在小有清虚天的眼皮底下,圈养生前血裔,用作己身修行资粮。 若说尸魔没有什么杀手锏傍身,自持有把握瞒过小有清虚天的缉察,荀少却是分毫不信的。 “道爷,你看这几天,咱们钻在山里,没日没夜的找,也没找到那尸魔。您看会不会是尸魔知道,不是道爷你的对手,所以逃出山了?” 苏老汉擦了擦脸上的汗,气喘吁吁的说着。 风门村的十几个人,投入深山老林中,简直连一点水花都打不起来,就算他们对这一带极为熟悉。但这三日来的辛苦搜寻,至多也就是尽一尽人事罢了。 荀少神情默然,摇了摇头道:“尸魔的藏尸地固然毁了,但也不是没有补救的方法。天下地脉纵横交错,未必就没有与这段阴煞脉,相辅相成的地脉存在。” “虽然如此一来,葬尸之地有了瑕疵,不如天地造就的完满无缺,但也够他一时之用了。” “若不趁着现在,正是尸魔最虚弱之时,彻底镇杀尸魔,待他卷土重来时,吾自然是不惧尸魔的报复,但你们就未必不在乎了。” “这……道爷说得是!” 苏老汉的心有一些打鼓,望着一望无际的老林子,犹如在看着一头静寂庞大的野兽,心惊肉跳不能自己。 荀少能抽身自如,是靠着人仙绝顶的修为,一头尸魔在他面前,着实掀不起风浪。而他们风门村人少势微,都是一群凡夫俗子,尸魔随意吐一口气,都能弄死一大片,根本不能比。 “放心吧,青天白日之下,尸魔是不会现身的。” 荀少开口道:“尸魔一旦现身,尸气远隔数十里,也能看的见。以尸魔的灵慧,岂会如此的不智?” “若非忌惮贫道,这尸魔大可以直接冲击村落,将你们阖村老少一并吞了。” 荀少眸光明亮,嘴角浮现冷笑。 ………… 风门村, 高家老宅, 高老汉坐在屋檐下的石阶上,手上拿着根烟袋杆子,面上露出凝重下色,一口又一口的抽着旱烟。 此时此刻的风门村,上上下下男女老少尽数出动。 高老汉躲在家中,颇有偷得浮生半日闲之意。 只是老汉脸上,却不见半分悠闲神色,有的只是冷然沉重。 “咳咳咳……” 不时的,老汉咳嗽了数声,在这座空旷的院落中回响。干瘦老迈的身躯,似乎要把心肝脾肺儿,都给一并的咳出来。 “唉……这事儿,真是麻烦了!” 高老汉神情晦涩莫名,带着深深的疲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困扰着风门村五十载的阴霾,终于烟消云散。但老汉面上却无多少喜,反而神情中多有冷肃,恍惚换了一张面庞。 他佝偻着身躯,刺鼻烟气絮绕在老院中,昏黄浑浊的眸子,瞳孔微微扩散一分。 如此神态的高老汉,与平常之时迥然不同,多了几分鬼气,少了几许人味。 “事啊……有缓有急,关乎老儿的身家性命,老汉就只能对不住你们了。” 高老汉缓缓起身,将烟袋锅的烟土一一磕出去,黄铜落在石阶上,发出一声声脆响。 老院中似有一片阴影覆盖,老汉的身形也似乎愈发模糊。似有千百声呢喃自语,在老汉耳畔响起,在敲击着院落周匝。 老汉心事重重,一点也没有人前的喜悦,反而多有冷意。 “嚯嚯嚯……” “你终于想明白了,你终于想明白了,现在不比以往了,那个小道士就是个祸害,必须要除掉他……除掉他!” 一丝丝诡谲妖异之音,回响在院落之中。 整个院落内,似乎被一股无形力量束缚,任由诡谲妖异之音,如何似癫似狂的叫嚣,也没有溢出院落一丝一毫。 高老汉将烟袋杆别在腰间,阴厌厌的一笑,道:“人老了,心也跟着软了,毕竟住了六七十年,亲手毁了这里,还是有些不舍的。” “人老伤情,老儿以往一直对此不屑一顾,没想到……不服老真是不行了啊!” “是么?” 似是而非的笑声,自院落中飘荡。
一尊庞大的黑影,不知何时自荀少的背后浮现。 “是啊!” 高老汉低声呢喃,这一尊幽暗黑影徐徐覆盖在老汉的身上,恍惚间上空的云色为之一暗。 他缓缓踏入正堂,阴诡森冷的面庞,与寻常几乎判若两人。 “先人在上,” 老汉对着正堂的墙壁一拍,墙壁顿时挪动,渐渐露出两尊铜人像。 这两尊铜人像,一具男相,一具女相,男相着一身王朝官袍,器宇轩昂;女相着一袭宫装宝衣,品性柔美。 两尊铜人像都十分传神,具备着男、女二人的斐然神采。 “不肖子孙高明知,自先父手中接过祖训,数十年如一日,不敢有一日懈怠,不敢有一时轻慢。” 他郑重的拱手一礼,道:“如今时机已到,不肖子孙高明知告慰先灵,必不负高氏七世余泽。” “嘎嘎嘎……” 似癫似狂的大笑,在高老汉背后的阴影中响起,无尽的扭曲感,在这一刻沸腾着。 ………… 古洞尸穴, 一尊尸魔面色苍白,似人似兽的身躯,汲取着地脉中的阴煞浑浊,淬练着自身的尸躯。 “呃……” 尸魔舒展着身躯,周匝蛇虫鼠蚁的尸体,堆成一堆‘小山’,浓郁的尸气如同实质,在尸穴中盘恒着。 作为三十六头尸魔之首,也是三十六头尸魔精华所在,这一头尸魔的力量,是一般尸魔可望而不可及的。 人仙元神级数只差一步迈入法相,若非被打断了温养孕育,这一头尸魔甚至能直接踏入法相级数。 恐怖惊人的尸气,挤压着尸穴洞壁,尸魔低声自语:“折损的五成元气,一时是难以复原了。” “最多只能恢复如此了,没有精血滋养,能维持这些力量,已经极是不易。” 尸魔狠声道:“臭道士坏吾道基,害吾落得如此田地,吾与你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先屠了风门村,再屠你阖家满门。” 轰―― 强烈的尸气拍打着洞壁,震的整个尸穴乱颤,人仙级数的气机,满溢在这一方洞穴。 经过三日来的修养,尸魔固然损失惨重,但一身修为最少有全盛时的七成。 一举一动风云变色,一喜一悲一方动荡! “嗯……生人……” “有生人的气息,” “竟然有生人……” 尸魔鼻子蓦然一动,鼻孔一连嗅了数下,暴然发出大吼。 丝丝缕缕的墨绿色尸气,一朝弥漫开来,遍布着尸穴之中。 “天助我也……正适合给吾疗伤之用。” 尸魔露出尖锐的利齿,嘶吼着。 人之精血对于尸魔,可是大补大益之物,不下于灵丹妙药的价值,对这头尸魔的诱惑尤为巨大。 若是能肆无忌惮的吞食人族精血,这尸魔的力量,也会很快实现跨越性飞跃。 ………… 老林中,几个村汉一点点搜寻着。 “高七,这是第几个山洞了?” 村人们用草耙将杂草分开,一个村汉喊到。 村人口中的高七,是高氏族人中少有的山里通,对这深山老林中的境况,着实是在清楚不过了。 高七想了一下,道:“这该是第十四个山洞了。” “十四个了……也不知道那东西,藏到了哪里,一连翻了三天三夜,都没找到他的踪迹。”一个粗鲁村汉大声抱怨着。 “嘿,找不着有找不着的好处,就咱们几个人,若是找到了那东西的巢穴,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将消息传递出去。” “消息传递不出去,咱们就是给那东西加餐了。” 几个村汉一边闲聊着,一边分开枯黄的杂草。 “唉……你们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倏然,有一个村人首先发言,牙齿似打着寒颤。 村人的恐惧,也似乎蔓延了一般。 “别乱说话,那那东西最重要惊醒,把咱们全都填了人家的五脏庙,都不够人家一口吞的。”高七一声严喝,镇住了骚乱的村人们。 “七哥,这声音洞里真的有东西。” 一声凄厉的叫喊,在洞府中盘恒,一个村人指着一滩绿色血液,吓道神容扭曲。 尸魔血液与凡人血液差距太大,只要一眼就能看明辨。 “什么?” 高七步伐交错,神请恐慌。 “啊……” “尸魔……” “啊啊啊……” 无力的哀嚎声,自尸穴洞口处传来,尸魔猩红色的眸子,闪烁着一抹畅然。 “生人的气血,真是大补啊!” 角落之中,尸魔舔拭着猩红的唇舌,徐徐走出来。 ………… “血,” 山林一侧,荀少眸光一凝,丝丝血腥气息拂过鼻尖儿。 这一点血腥味,引得他的警觉! 他南征北战这么多年,几世轮回下,杀的人何止千数百数,如何不知道这血腥是什么滋味。 “不好,是搜寻的村汉们出事了。” 荀少心思急转,身形一动向着血腥传来的位置掠去。 “青峰,” 一道剑光自他口中吐出,荀少飞身踏着剑光,一瞬间的速度,几乎肉眼不可直观。 只有千百道幻影,自他经过之时一闪即逝。 这一刻的荀少,赫然有着一尊剑仙人物的绝代风采,所谓一口剑气啸阴阳,惊的山中鸟兽四处奔逐。 “这一次,你是跑不了了。” 荀少的目光中,只有一片凛然之色。 这一头尸魔虽然神通不少,但真正让他忌惮的,还是地脉辅佐下,三十五尊尸魔混一爆发的力量。 那一股力量,俨然踏入地仙级数。 但这一股力量,早就在那一场斗法中,让尸魔用了一回。尸魔逃遁在深山中,没让荀少给生生击杀了。 如今尸魔修为尚在,但战力上有所缺失,正是斩杀尸魔的大好机会。 “青峰!” 这一口法剑,直指一个方向,沿途无数剑气肆虐,将所有的阻碍一一粉碎。 “剑光分化……” 荀少化为一道清光,眼眸中一枚青玉小剑发出嗡鸣,毫不犹豫的施展 数百、上千道剑光分化而出,落在荀少的脚下,一道道剑光纷纷崩灭,更为荀少平添了数分速度。 元始诸天 元始诸天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