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寒胜公子背后人(二)

长生庄主 504.2 作者天上有飞鱼 全文字数 2749字

声音来得很突兀。 就好像是从幽远的虚无深处传来,响起在空荡荡的殿堂内。 这一瞬间,寒胜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全身汗毛乍起。 “谁?是谁?给本公子出来!” 寒胜猛然从座位上站起,色厉内荏地说道。 他双眼不断地扫视四周,想要找出那道声音的主人。 然而,四周空荡荡的,阒无一人。 直到几息后,寒胜的双眼,忽然直勾勾地盯向殿堂的门口处。 只见那里,一道身着月白色衣衫的年轻身影,缓缓地显现而出。 不过紧接着,那道年轻身影又蓦然消失。 刹那后,待那道身影重新出现时,已然来到了寒胜一丈之外。 看到这一幕,寒胜瞳孔骤然一缩。 “是你!你竟然追到城主府来了!” 寒胜望着面前之人,心中惶恐不已。 来人自然是宁小堂。 事实上,以宁小堂的实力,在寒胜逃跑的半路上,便可以彻底截住他们。 只是因为宁小堂想找出寒胜背后之人,这才暗暗尾随,一路跟到了城主府中。 不过,寒胜回到住处后,似乎并没有急着去见背后之人。 于是,宁小堂也懒的再隐藏,当即显现而出,准备直接逼问对方。 宁小堂淡淡地望着寒胜,平静说道:“说吧,那件魔门暗器‘天魔落雨针’,究竟是谁给你的?” 寒胜目光微微闪烁。 天魔落雨针自然是那个人给他的。 那个人是寒胜目前最大的依仗,比如他现在所修炼的夺阴邪功,便是那个人所传授他的。 若没有这门功法,他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便达到通脉境中期实力。 而未来,他若想要成为飘雪城城主,显然也需要借助那人的力量。 想到这里,寒胜直接否认道:“没人给我,这件暗器,我是从城外的山林中寻来的。” 宁小堂冷冷道:“你撒谎。” 寒胜摇头道:“我没有说谎。” 宁小堂微微眯了眯眼睛,威胁道:“你的实力已是通脉境中期,这个年纪便达到这等实力,也算是难得一见。若是我把你的武功废掉,你觉得如何?” 寒胜心中一凛,怒道:“尔敢!这里可是城主府,容不得你乱来。” 他嘴上如此说着,但心中却是真的怕了。 眼前之人武功深不可测。 若对方想要杀死他或者废掉他,当真是手到擒来之事。 宁小堂冷哼一声,道:“别人或许忌惮你飘雪城城主府,我可不在乎,你说我敢不敢废了你?” 说罢,宁小堂懒的多言。 他直接伸出手掌,对着寒胜隔空遥遥一吸。 “呼啦~~” 下一刹那,殿堂内仿佛刮起了一阵龙卷风。 寒胜整个身体,当即被席卷而起,朝着宁小堂这边飞了过来。 “哼!” 宁小堂一下子扣住了对方的脖子,像提一只小鸡般提着对方。 寒胜脸色一片惨白,身体颤如筛糠,对方这手隔空吸人,足以说明对方内力之深厚,已然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宁小堂冷冷盯着对方:“还是不想说么?” 寒胜神色变幻不定,似乎还在不断权衡、纠结之中。 宁小堂不想再浪费时间。 他冷哼一声后,直接开始吸取对方的内力。 因为还要向寒胜索取答案,直接杀死对方或者直接废掉对方,这种毫无余地的方法,都不可取。 于是,他想到了那门自己按照《饕餮魔功》残篇改编而成的功法。 那门功法可以吸取武者的内力,宁小堂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
此时此刻,那门功法刚好可以用在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身上。 随着宁小堂吸取内力,寒胜脸色骤然一变。 他满眼惊骇地望着宁小堂,惊恐道:“我的内力!你……你竟然在吸取我的内力!” 仅仅几息时间,寒胜便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两成的内力。 他体内的经脉,更是因为内力的流失,开始萎缩起来。 原本他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中的四脉。 此时眨眼工夫,那打通的四脉中,其中一脉因为萎缩过度,最后竟然重新堵塞住了。 “什么!” 感知到身上发生的变化,寒胜顿时大惊失色。 他连忙开口道:“停下……停下,我说,我现在就说!” 然而这一会儿工夫,寒胜的内力又被吸走了两成。 他原本打通的四脉,又有一脉因为萎缩过度而堵塞了。 寒胜的武功境界,直接从通脉境中期,掉到了通脉境初期。 感知到身上发生的变故,寒胜吓得头皮发麻,如同五雷轰顶,整个人都被吓懵了。 便在这时,宁小堂终于停止了吸取内力。 他冷哼一声,道:“活该受罪,早知如此,刚才何不早点开口。” 寒胜真的是欲哭无泪,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修炼,好不容易达到了通脉境中期,现在眨眼之间,武功境界就掉到了通脉境初期。 刚才若不是自己赶紧开口答应对方,寒胜相信现在自己恐怕武功境界都掉到了通脉境以下了。 这人究竟是何方魔头,怎会拥有如此恐怖的魔功? 事实上,这种亲身体验武功境界一点点掉下来,这才是最恐怖的。 若直接废掉武功,不过刹那之间。 而人一旦限于绝望,很可能会选择破釜沉舟,玉石俱焚。 只有这种处于希望与绝望之间不断摇摆,让对方自己选择的方法,才最容易让人崩溃。 寒胜战战兢兢地望了眼宁小堂,心中依然阵阵惶恐。 微微定了定神,他缓缓开口道:“那件暗器,是我师父给我的,我的武功,也是他传授给我的。” 宁小堂问道:“你师父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寒胜道:“我也不知道我师父是谁,更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宁小堂哼了声,冷笑道:“倒现在还想用谎言来搪塞我,你不觉得这个答案,很可笑吗?” 寒胜额头冷汗顿时流了下来。 他惊恐地发现,这个答案看上去,似乎确实像是在撒谎。 因为这个答案说出来,就和没说一样。 可是老天作证,他冤枉啊。 他真的是怕了,他真的没有说谎。 这个答案,真的是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寒胜哭丧着脸,说道:“我真的没骗你,我真的不知道我师父是谁,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宁小堂没有说话,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他。 寒胜思绪飞速流转着,迫切想要证明自己所言,确实没有虚假。 他真的急了。 寒胜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每次见师父他老人家的时候,他都戴着面罩,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平日里,一般都是他主动来找我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 宁小堂依然一脸冷笑着。 寒胜急得满头大汗。 忽然,他眼睛一亮,说道:“对了,师父他老人家上次说过,等庆典大会那天,他会再次过来找我。” (感谢用户浮生丶南修打赏100书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