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苦修士(下)

作者Deathstate 全文字数 3426字

魔法是双刃剑,使用不当,先伤害的肯定是自己。要知道萨林现在还在维持着3个萤光术,4个水纹之盾还有1个迷惑之雾,这样的精神力消耗,他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 苦修士感觉到了魔法师带来的危险,只是眼前的高加索女战士一样危险,他不能分神,只好一只手虚握,金属手套中突然出现了一支金光灿烂的短矛,投向迷惑之雾中的萨林。 苦修士的精神力强大,迷惑之雾对他似乎没有作用,金色的短矛直奔萨林心口,席卡的棍棒已经砸下,巨大的棍棒顶端出现了一张魔兽的面孔。这面孔并不狰狞,只是带着远古的洪荒之气,有种巍峨如山的压力。 吼! 棍棒发出震撼人心的咆哮声,命中了苦修士的右手。至少是高级魔法道具的金属手套被这一棒子直接砸碎,金属碎片乱飞,露出苦修士如同枯枝般的手指。 苦修士大惊失色,左手握拳,横着击中了棍棒顶端那魔兽的面孔。 神文迅速流转,魔兽面孔发出凄凉的咆哮声,消失了,席卡也仿佛脱力一般,松手,棍棒掉在地上。 萨林面沉似水,金色的短矛扎向他的心口,脚下躲避是来不及的,四面水纹之盾瞬间重叠在一起,挡在在金色短矛的前面。 噗!噗!噗! 连续三声,三面水纹之盾被瞬间破开,金色短矛暗淡了许多,在第四面水纹之盾上滑开,偏离了方向,命中了萨林的腰间。 萨林感觉自己像是被狂奔的烈马踹中了一般,金色短矛虽然没有扎进他的腰,但是这一击依然让他内脏震动,再也维持不住魔法,手中的冰箭顺势发出,一道白线更加迅速的飞向苦修士的眉心。 苦修士冷笑,强弩之末的魔法,他是不在乎的。完整的左手金属手套上神文再度流转,一把就握住了萨林的冰箭。 噗嗤…… 苦修士的冷笑凝结了脸上,冰箭被他捏碎,却化作一团液体,四下飞射。 酸液溅射,0级魔法。那个被他轻视的魔法师竟然在受伤的情况下还能完成这种复合魔法,金属手套瞬间被腐蚀得斑斑点点,神文运转也不再流畅。 萨林瘫软在迷惑之雾里,席卡跪在地面,武器脱手。皮诺已经横尸在地,莎拉的救援略晚,苍红的软鞭此刻将重铠剑士的身体缠绕住,他也没有了武器,卢卡斯的三角剑飞在半空,莎拉一咬牙,没有去救援卢卡斯,而是继续攻击被苍红缠绕住的重铠剑士。 如果苍红死了,那卢卡斯也活不下去,除了苦修士,敌人最强的就是这个重铠剑士了。 苍隼佣兵团的小队面临全灭的窘境。 苦修士惨叫一声,却是被飞溅的酸液射中了一只眼睛,顿时发出吱吱啦啦的声音。他痛苦的弯下腰去,跪在他面前的席卡口中继续念诵着高加索语,腰间的那把回旋镖突然从皮套里飞出,毫无征兆的划了条弧线,在苦修士的左手掠过。 苦修士再度痛苦的呻吟一声,回旋镖切断了他的手腕,当的一声,带着金属手套的左手坠落地面。 席卡这才慢慢抬起头,声音嘶哑的对苦修士道:“要杀祭司,先杀我!” 她已经再没有攻击的力气了,可是这话说的无比坚决,断掉一只手,少了一只眼睛的苦修士被席卡的气势震慑住了,数十年的苦修、祈祷,仿佛都不如席卡这一句话单纯,无暇。这个异端,为什么会这样? 苦修士的强大来源于他坚定的信仰,只是这一刻,席卡让他的信仰近乎崩溃。 席卡棍棒上那魔兽的力量和她本人是有精神联系的,魔兽被神文加持的手套击散,她应该也精神崩溃才对,怎么会这样!难道神灵也无法降服这个异端? 萨林忍住剧痛,常年使用神秘的家族徽章,让他对痛苦的承受能力超过了任何人,就算是被所有的负面魔法击中,他也不会失去知觉或者行动能力,也不去查看腰间的伤势,萨林从口袋里取出狩魔蜘蛛,散去迷惑之雾,一步步走向苦修士。 苦修士单眼失神,似乎没有看到魔法师向他走来。萨林握住狩魔蜘蛛的前肢,用力捅进苦修士的眉心。坚硬的头骨在狩魔蜘蛛的爪子面前无比脆弱,苦修士的独眼顿时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萨林喘息了一下,这一次的攻击让他消耗不小,可他没有时间调整,卢卡斯已经被剑刃枪捅穿,他的三角剑在空中射下,杀掉了一个敌人,这样的计策,单打独斗还可以,面对两个敌人,却是死亡的代价。 萨林抬手,也不念诵咒语,连续使用了三个酸液溅射,命中了那个枪剑士。枪剑士的整张脸都被酸液腐蚀,皮肉掉落,放开剑刃枪,拼命的护住脸,却无法阻止酸液的伤害。
最后一个重铠剑士已经崩开了苍红的皮鞭,重剑横着拍飞了莎拉,正要先杀掉苍红,却见自己的同伴一一死去,而那个魔法师,竟然还有攻击能力! “死吧!” 萨林狂吼着,双眼中全是疯狂,一道青芒落在了重铠剑士的身上。重铠剑士魂飞魄散,脚下一扭,向后逃去。 逃走的只有他的双脚,重铠剑士的上半身留在了原地,落在他身上的青芒只有1秒的时间就消失了。被斩断的身体,伤口处是凝结的冰晶,没有一丝的鲜血流出。 萨林见计策奏效,这才双腿一软,坐在了地面。 魔弦再次消耗干净,这是他最后一个一级魔法,冰环术。 冰环术是个很另类的魔法,只能攻击固定目标,攻击时间只有一秒,在这一秒内,目标会被一个锋利的冰环围困。只要不动,这个冰环就会在1秒后消失。 尽管冰环的威力巨大,锋利无匹,可以切开任何一种高级魔法铠甲的保护,可是依然被视为鸡肋魔法。 如果不是重铠剑士成了惊弓之鸟,想要用最快的速度逃离魔法伤害的范围,这冰环术不会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哪怕他被吓傻了,脚步挪不开都不会是这个结果。 这全靠萨林的计算,他散去迷惑之雾,用狩魔蜘蛛杀死苦修士,是为了让敌人误以为他魔弦消耗干净了,然后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施展了三个0级魔法,偷袭了枪剑士,给重铠剑士的心灵造成打击,随后的这个冰环术,重铠剑士不敢不逃。 枪剑士没死,可脸都被腐蚀得见了骨头,双目失明,不可能对萨林等人造成什么伤害了。电光火石之间,萨林想好的对策让敌人崩溃,这就是魔法师的力量。 只要控制住敌人的心灵,魔法师就是无敌的。 萨林想起杰森和他说过的这句话,这一刻才理解其中包含的道理。 洞穴内的呼吸声变得沉重,深远,每个人都受了不清的伤。莎拉甚至躺在地上,一直没有起来,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有呼吸,苍红以为她已经死了。 萨林突然抬起头,看着走向自己的苍红,问:“苍红,你是想杀我?” 苍红脚步骤然停止,看着萨林清澈的目光,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看看你的伤势。” “不必,你去看莎拉吧。”萨林说着,在腰间解下金属水壶,扶住席卡,往她的嘴里灌了一大口。修复之水对于席卡的伤势很有帮助,萨林却没有给苍红的意思。 他有些理解苍红的感觉,如果不是自己执意杀死神术师,苍红的小队还有退路,不必这么拼命。 席卡喝下一口修复之水,手脚上麻木的感觉消失,这才捡起回旋镖,插回皮套。苍红看席卡有把那巨大的棍棒背在身上,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她的对手,转身走向了莎拉。 “席卡,你没事吧?”萨林也看到席卡棍棒上魔兽被苦修士击散的情形,异常的担心。席卡把他当成了祭祀,那句话他是听到了的。无论萨林多么早熟,还是异常的感动。 “没事,就是暂时无法施展那种力量了。”席卡活动了一下手脚,还是没有去打扫战场,而是在萨林身边老实的坐着。她看得出来,萨林才是强弩之末,暂时无法施展魔法了。 萨林用手揉了揉席卡的头发,笑了笑,说:“席卡,我不是祭祀,下次,别这么拼命。” 他是用高加索语说的这话,席卡低下头,轻轻的道:“知道了,团长。” 萨林尴尬的抽回自己的手,席卡面如桃花,艳丽不可方物。如果不是她头发有些脏,手感太差,像流浪狗的毛,萨林几乎心神荡漾起来。 这对魔法师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眼前,战斗还没有结束。 萨林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奇怪的问题,自己初见席卡的时候,她叫自己野猪,而不是色狼,那是什么意思? 莎拉伤得不轻,这时候还在昏迷着。萨林见席卡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才把修复之水交给苍红,他和席卡打扫起战场来。 苍红的情绪也稳定下来,包扎伤口,给莎拉灌下修复之水,处理卢卡斯和皮诺的尸体。这事情全怪萨林也是没道理的,萨林是他雇用来的,面对敌人,怎么会考虑敌人的身份,当然是先干掉再说。 方才生出的杀机淡了下去,苍红看着萨林用黑色的粉末引燃尸体,重新释放了迷惑之雾,开始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 ;
隐藏